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音乐无需翻译,5国青年作曲家将中国民歌谱成交响乐

让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作曲家听见中国;让中国传统音乐元素为当代音乐创作注入灵感。

1

来自英国牛津大学的亚历山大,把中国民歌《小河淌水》改编成了交响乐。来自美国耶鲁大学的娜塔莉·迪特里奇,则从云南民歌《猜调》中寻找音乐灵感。上海音乐学院“听见中国”项目已进行到第二年,8位来自5个不同国家的青年作曲家根据中国传统音乐元素编创的交响作品,于11月15日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上演。未来10年间,“听见中国”项目计划拓展到50个国家,推进中国音乐的跨文化交流。

从戏曲到民歌,用心倾听是创作的开端

2

上海音乐学院学生霍霏霏为京剧老生与管弦乐队而作的京剧《空城计》。

去年的“听见中国”,各国青年作曲家挑选的中国音乐元素集中在戏曲,京剧《赵氏孤儿》选段、昆曲《牡丹亭》选段、越剧《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选段都得到了充满创造力的的延伸。而今年,音乐素材集中于短小精干的民歌。“听见中国”项目艺术总监叶国辉教授说,比起戏曲,民歌更通俗易懂,给来自异国他乡的青年作曲家们更大施展的空间。

4

美国夏威夷大学马诺阿分校Chris Molina为笛子与管弦乐队而作的民歌《小白菜·大城市》。

这是一次充满挑战的命题作文。首先,每个参与者必须依据指定的中国传统音乐的音频素材进行创作。因为没有乐谱,只有用心倾听才能开始创作,对他们的耳朵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考验。其次,不少外国作曲家的创作中都用到了二胡、琵琶、笛子等中国传统乐器。但在此前,很少有人了解这些乐器。

倾听云南民歌《猜调》,给耶鲁大学的娜塔莉·迪特里奇带来许多关于异域的想象。她的创作用到了琵琶,但身边没有人会弹。她发现西方的鲁特琴与琵琶比较接近,于是从鲁特琴身上寻找灵感。来自夏威夷大学的克里斯·莫利纳,基于民歌《小白菜》所创作的作品为笛子与管弦乐队而作。虽然莫利纳从前没有接触过笛子,但在日本学习吹奏尺八的经验让他找到接近和研究这种东方乐器的方法。在他的作品《小白菜·大城市》中,笛子独奏与管弦乐队在旋律的变奏中进行交替,互动乃至竞争。

创作中国元素的交响乐,不仅对外国青年作曲家来说充满挑战,对中国学生来说也不容易。叶国辉说:“我们的学生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音乐的了解不足,反而是对西方的作曲技法更为熟悉。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让他们重新倾听民族音乐。”

为了创作《牧人语》,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学生张艺馨用心倾听蒙古长调,结合马头琴的音色与节奏特点,描绘北国草原与游牧生活。同样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孙钟瑜,倾听十二木卡姆的古老旋律。她说:“我从小在上海长大,很少听到民族音乐。今年在新疆的一次采风,听到当地民间艺人的表演,维吾尔族乐器萨塔尔苍凉的声音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也给了我灵感。”

音乐无需翻译,跨国语境传递民族之声

3

英国牛津大学Alexander Ian HO 为二胡与管弦乐队而作的《消失的点》。

让叶国辉欣慰的是,去年德国汉堡戏剧与音乐大学的特里斯坦·凯斯特基于京剧《空城计》选段的新作品,已在国外的作曲比赛中斩获嘉奖。同时,去年因为参加项目而对中国音乐和中国文化产生浓厚兴趣的剑桥大学学生克里斯·诺曼,也如愿以偿来到上海音乐学院留学。

今年,新的一批青年作曲家,从世界各地来到上海,在过去几天时间里参观了传统乐器制作工坊,还走进了上海昆剧团,穿戴上昆曲服饰,近距离与中国传统艺术面对面。叶国辉说:“ 音乐无需翻译。‘听见中国’通过音乐的交流让国外年轻的作曲家感知中国文化、爱上中国文化。近年来国际音乐学术交流日益增多,但年轻学者之间的交流还不够。让年轻作曲家了解中国,在创作中运用中国元素,其潜在的价值和意义在未来会持续凸显与放大。”叶国辉还透露,项目组计划整合两年以来的16部中国元素交响作品,在美国举行一场专场音乐会,让更多人听见中国的声音。今年,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霍霏霏,与去年来自德国的特里斯坦·凯斯特一样,都选取了京剧《空城计》选段进行创作。两位作曲家一个来自东方、一个来自西方,创作各具特色。两相对比,别有意味。

克里斯·莫利纳如今在美国夏威夷大学东西方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在那里,来自东方和西方国家的学生们常常在一起举行音乐会,演奏不同国家的乐器,其中常常有中国的二胡和古筝加入。他认为,要让中国音乐更多地被世界听到,需要提供更多机会让各国音乐家听见中国并表达中国。“了解中国民族乐器和传统民歌,给我的创作带来了新的元素和灵感。当代音乐的创作需要多元的文化背景和丰富的音乐素材。”

目前,“听见中国”项目计划已经排到了2020年,越来越多来自不同国家的青年作曲家将加入其中。2017年“听见中国”项目将覆盖匈牙利、奥地利、俄罗斯、新加坡等国。叶国辉希望,“听见中国”能不断积累优秀作品,推动中国元素的音乐创作在全球跨文化语境下的实践和传播。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