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专访《闪光少女》音乐总监梁翘柏:民乐不土,可以流行,可以很酷!

题记:得知要采访梁翘柏老师,记者一边研究他的百度百科,一边紧张的跟同事开玩笑:“怎么办,我是不是得一见面就他跪下”。电影《闪光少女》上映,片中结合二次元与民乐的音乐是被夸赞最多的部分,对此,身为音乐总监的梁翘柏功不可没。采访当天,梁翘柏从公司匆匆赶来,他带着圆圆的黑框眼镜,对着镜头做出各种活泼的表情,特别随和,没有一点“大神”的样子。

把民乐变“燃”

很多人知道梁翘柏是因为他担任了《我是歌手》的音乐总监,了解多一些会惊喜的发现很多经典歌曲都创作:比如他是《王菲2001》的谱曲、编曲及监制,《红玫瑰》、《匆匆那年》、《光之翼》等歌曲都由他谱曲。他是音乐人、歌手、监制,而《闪光少女》之后,他的头衔多了一项“电影音乐总监”。

梁翘柏为电影创作过歌曲,也担任过歌手演唱会的音乐总监,但在电影的“音乐总监”署名还是第一次。

“一般电影应该没有音乐总监”梁翘柏笑着解释:“《闪光少女》的音乐部分很重要,有很多歌在里面,这些东西超越了一个帮助电影剧情进展的部分,音乐变成了这部电影的一个风格,我的作用比电影配乐更重,所以就变成了音乐总监”。

在什么样的场景下选择什么样的歌,有哪个歌手来演唱,甚至具体到每首歌的编曲、制作,这些梁翘柏都要参与。

在发布会上,梁翘柏说《闪光少女》的剧本特别好,他不舍得让别人做里面的音乐。对他而言,剧本最吸引他的地方就是“把民乐变得很燃”。

民乐也可以很流行

在看剧本的过程中,梁翘柏的脑海中会出现一些构想,他会想到在这个点上应该要出现怎样的结果,而在制作过程中,他所做的就是尽可能把想象中的结果落到现实,做到最相似。

《闪光少女》中有一段西洋乐和民乐对抗的高潮。陈奕迅饰演的上级领导来校参观,民乐和西洋乐系的同学搬着板凳拿着乐器站在铁栅栏的两边,中间夹着慌张的校长和一脸看好戏的领导,合奏了一曲《野蜂飞舞》。

《野蜂飞舞》由于速度快、音符的表现力强,在不同的音乐领域都有人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而民乐和西洋乐的合奏想要又快又齐其实很难,观众在电影院看的痛快,幕后的梁翘柏为了实现鲍鲸鲸的这一构想伤透了脑筋。

“其实分两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先用一些合成的乐器、键盘做一个大概的小样。之后我就把谱子给所有的演员,让他们去练他自己的部分。然后在拍摄的时候要一遍一遍的对,他们一起拉或者吹的时候必须要齐,那个是很难的。”

这场戏拍了很久,前期练习时间更长。里面的学生都来自音乐学院,《野蜂飞舞》对西洋乐的乐手来说比较熟悉,而学民乐的学生则需要更多的时间训练。为避免现场收音“不干净”,拍完现场的画面还需要再录音。

片中共有三场合奏,第一场是2.5次元乐队在漫展上表演《权御天下》,第二场是刚刚提的到中西合奏《野蜂飞舞》。很多观众对最后民乐系在音乐厅的合奏看不明白:“舞台上编钟、古筝、阮、二胡、大堂鼓等民族乐器都已经完成了各自的solo,但合奏的时候为什么要加入电吉他和贝斯呢?”

关注橘子电影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movie),发送“电影资源”,获取橘子君推荐电影资源,坐在家里看经典大片!

这是梁翘柏和导演王冉多次商讨后想要表达的结果:“我们的民乐也不一定非要加一个吉他,但现在一些西洋乐器是绝对可以跟民乐和在一起的”,民乐也可以更加流行。

相信很多学民乐的朋友都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当你在台上拉二胡或者弹琵琶,总有人开玩笑说要跟你扔两个钱。就像电影里有同学看到天桥下拉二胡的老爷爷,会拍照告诉你“遇见你们师哥了”,在很多人心里,民乐不如西洋乐洋气。

在看到剧本之前,梁翘柏虽然有留意二次元,但对其了解不深。为了制作好电影中的音乐,他找来关心二次元的朋友聊天,找资料做功课,深入了解二次元文化,这种学习的过程也是他想加入《闪光少女》的原因之一。

《闪光少女》之后有不少人赞扬梁翘柏把二次元和民乐做了很好的融合,但他坦言自己没有很大目标:“我只是想表达民族乐器一点也不土”。他希望将来大家看到演奏民乐的,不一定非要穿古装或者像电影里那样cosplay五四青年:“你可以穿的很特别”。

像是终于逮到一部以音乐为中心的电影,梁翘柏在电影里展示了各种音乐类型。电影中出现了国歌、《大花轿》、童声合唱《夏夜》、古风歌曲《陌上寸草》、二次元《权御天下》、《莫扎特第二十七钢琴协奏曲》、流行音乐《shine》、《北戴河之歌》等等。

“难得有一部电影这样围绕音乐来做,也难得导演和编剧他们都容许用这些细节表达出来。”在很多电影中,对音乐的涉及很表面,但这部电影的音乐部分很重要:“每一个音乐的段落,或者每一个小的细节都是有出处的,这才会让这部电影更加立体”,不管你对音乐认识多少,都会在电影中找到有趣的地方:“就算你完全不接触音乐,也会看的很开心”。

电影配乐和流行歌难度一样,坚持不做烂音乐

作为知名音乐人,梁翘柏帮很多歌手制作过专辑,如今也为电影配乐。都是作曲,两者是有区别的:“配乐的难度是你要帮助剧情说一个故事,流行歌是要通过一个歌手来说一个故事。所以配乐是为电影服务的,流行歌是为歌手的感情服务的。”两者都需要表达最真实的感情。

对一般的电影来说,配乐放在拍摄之后。而《闪光少女》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要在拍摄前根据导演和编剧的想法以及剧本写出来,让演员在这个氛围中演。另一部分则是在电影完成后再进行创作,比如剧中逃跑计划的《shine》就是梁翘柏请毛川来公司看完电影后创作的:“他说很有意思,很有感觉,两天之内就把歌写好了。”

最后我们聊到了对音乐的坚持,“我的坚持就是不要做烂音乐,做每一个出品或是制作都要认真,要对得起音乐。”

最后几句

记者常常被梁翘柏不普通的普通话搞得一头雾水,回来整理资料像是把那天的对话又翻译了一遍。从他推门进入采访间开始,他脸上总是带着笑容,认真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时不时的自我纠正不准确的发音,有些可爱。

采访顺利的结束了,梁翘柏跟大家打完招呼就快步走出门准备接受下一家媒体采访,记者在同事的提醒下才想起来没签橘子,赶忙追上去道歉,准备回采访间把橘子拿过来。

梁翘柏依然乐呵呵的:“没事儿,我过去给你签”,然后又回到采访间,认真的签名。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