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闪光少女》让民乐重新闪光 中西斗琴,看哭了

    

或许是聚焦的群体太小众,《闪光少女》的排片占比一路从8.16%滑到了1.05%,随着《战狼2》和《建军大业》的上映,超高口碑和话题度完虐《闪光少女》,似乎已经可以预见该片的结局。但不管怎样,笔者还是要做一回自来水,好好夸夸这部真正意义上的青春片。

影片《闪光少女》燃点着重在民乐和西洋乐的相爱相杀上,编剧鲍鲸鲸学扬琴出身,当年就曾被西洋乐同学搞过阶级分化,这也成了《闪光少女》的主要辩题——音乐到底有没有阶级性?民乐就注定比西洋乐低一等吗?

民族的比不上世界的,这是很多人的内心想法,《闪光少女》用了很大篇幅试图打破观众内心的文化自卑情结,前有漫展上民乐版的《权御天下》点燃二次元之魂,中有民乐系隔着铁门与西洋乐系上演中西斗琴《野蜂飞舞》,后有民乐系登上国家大剧院集体演奏,每一次都打破了民乐不如西洋乐的固定成见,每一次都让观众见识了民乐的无限潜能。不少观众纷纷表示:“看哭了!没想到我们的国风也可以比西洋更潮!”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