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琵琶新闻 > 正文

醉里吴音 —— 吴玉霞琵琶雅集赏析

0

“宋代辛弃疾有一首词,叫做《清平乐·村居》,‘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2月22晚,国家大剧院·小剧场的《醉里吴音——吴玉霞琵琶雅集》正是出自于这首词当中。这首词原有的意境是作者酒后微醺,走到一处茅屋,屋檐下一对白发的夫妻正在聊着家常,那份乡音,让作者分外感动。当然,这里的‘醉里吴音’,不在酒醉,也不在乡音,而在于吴玉霞女士的琴音”,主持人李羚瑞娓娓道来。

1

心领神会 寻觅知音

著名钢琴演奏家霍洛维茨在演奏舒曼的《童年情景》之《梦幻曲》时,曾惹得许多观众流下了眼泪。我们时常感怀,有些历代传唱,即使短小精悍的作品,也能在“大师们”的手中牵动撼人心弦的情绪。聆听吴玉霞琵琶雅集的开场曲《阳春白雪》,不由心生此感。

琵琶语汇、琵琶素描、琵琶传承、琵琶情趣以及琵琶古风、琵琶诗韵、琵琶文板和琵琶武套,八个版块囊括了我国经典的古曲《阳春白雪》、《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灯月交辉》;地方民间特色浓郁的《龙船》、《瀛洲古调》;以及盛行于六十年代的《彝族舞曲》和八十年代的《春雨》,这些作品都是弹琴人必弹,听琴人百听不厌的经典。此外,吴玉霞还演奏了她自己创编的三首作品《倒影》、《风戏柳》、《霓裳曲》,一口气演奏这样十七首作品,对于现已年过半百,常做幕后工作的女性演奏家来说,是一种自我挑战。

这场音乐会没有选择琵琶领域所谓高精尖技术技巧及现当代大型的作品,也没有选择以往演奏与讲解并重的形式。不难发现,吴玉霞是想用这些大众很熟悉的经典曲调,拉近艺术与观众的距离,唤起人们对琵琶这件古老乐器新的认识与关爱。演奏家想说:艺术不是一个高不可攀且有距离的东西。从情感的角度上去追溯源头,感受民族音乐的美妙与独特的表达方式,在“雅集”的氛围当中,唤起一种对民乐的态度和认知,以求文化的认同和共鸣。

值得欣慰的是,观众们似乎体会到了吴玉霞琵琶雅集蕴含的意义,他们特别认真的聆听,偶尔喜悦,偶尔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或许就是艺术带来的诠释,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没有让人觉得无法接近,也没有纯粹空洞的炫技。“当我感觉到大家陶醉在音乐世界里的时候,我也会情不自禁地享受,这是观众反馈给我的一种磁场,我感觉到了。这是超越于技术层面上的信息传递,以雅、意境、文化内涵与观众交流的方式。”吴玉霞如是说。

2

文化艺术 星火燎原

从艺四十余载,吴玉霞全身心的投入在她所心爱的四根弦上,她谦虚的说,“如果说有一些自我超越的话,我觉得做雅集,其实也是在表达一种追求,这种追求有回报社会的,也是自觉的,我们在提升自己民族鉴赏力的同时,也是在提升自己。”

数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使得中国人自豪的站在世界经典艺术的行列中去展现我们的艺术。吴玉霞表示,“改革开放,让我们有机会走出国门参与国际间的文化交流,而每一次的参与都让我们深感中华文化悠久璀璨,作为一个民族艺术的传承者责任重大。文化自觉不是用口号喊出来的,也不是靠一两个项目堆起来的,它需要有具体行动。而每一次行动,都能贯穿理念让周围的人感受其中,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文化自信、自尊、自爱,在一定程度是需要我们树立正确的文化观的。

艺术家的天性是创造,而匠人的习性是重复。吴玉霞用她最擅长的——弹奏琵琶,通过每一次颇具特色和创意的音乐会诠释了这一点。“当技术融到音乐里面的时候是变成一种语言,而不是数据。”艺术家与艺术匠的一字之差,会导致一个人的研究方向和所诠释出的内容有很大不同。所以,吴玉霞更希望艺术和技术巧妙的结合,技道合一。

3

非遗传承 世代更迭

除了在艺术文化上的追求及传承,这场雅集还可见吴玉霞的另外一个理念,她在现场使用了根据敦煌壁画复原而成的五弦琵琶(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研制)和仿制明代的凤尾式、燕尾式琵琶(曹卫东研制),以呈现中国典雅、古朴的音乐文化底蕴,带观众追忆这件古老的乐器那遗失在岁月里的模样。吴玉霞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只是为了展示复原乐器,从内核来说,是在倡导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以及对传统乐器制作技艺的尊重。

吴玉霞常说“今天的接受者就是明天的传播者”,这是她几十年来特别明确的一个观念,她坦言自己如今去广泛的传播,也是得益于自己的成长和经历,她自己正是一个普及艺术的受益者。在整场音乐会中,还有一首作品是吴玉霞同她的学生张睿格一同完成的重奏曲,她想以此来倡导演奏形式的拓宽,更希望学生能够获得超越音乐层面的人文精神层面的默契。之所以选择这位读高中的业余学生,吴玉霞介绍说,“张睿格从5岁就开始跟我学琴,直到现在,非常不容易,弹琴的过程是一个人意志、品质磨练的过程,她作为一个成长中的学生,有她自己繁重的学业,但她还是克服层层的压力,坚持挤出时间来完成她课外的艺术学习,因为她坚持了,并且尝到了甜头,她的生活因此更有乐趣了。这是我从一个孩子成长的十几年过程中,所关注和捕捉到的。”

由此,吴玉霞想到,这个视角又恰恰是我们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提升中国民族文化自觉和文化软实力的方式,民族音乐文化需要广泛的去播种。无论是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角色还是作为一个职业的音乐家,亦或作为文化部直属院团(中央民族乐团)的业务管理者、民乐艺术的带头人、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这样的职务,这些光环在吴玉霞身上,使她对艺术的追求和高度越来越明确,目标越来越清晰。“社会赋予我那么多的角色,这给予了我一种文化自觉和文化意识,让我积极地去承担这些责任和义务,我不能只是拥有荣誉,而是有使命的,需要更多的实实在在,也是提升自身文化自觉理念的重要实践依据。”

一把琴,一双手,用心用情用智的表达了吴玉霞对文化传承的理念,《醉里吴音》——吴玉霞琵琶雅集,希望通过“雅”,表达“美”;通过“韵”,传递“爱”;通过“传播”,提升“境界。”希望这种理念能够影响和带动更多的人。正如吴玉霞感言“我觉得吴玉霞不过如此,我更希望看到“吴玉霞们”!

4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