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琵琶新闻 > 正文

吴玉霞:艺术需要精神支撑

——写在第八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琵琶比赛之后

 

近年,对于年轻的民乐练习者来说,证明自己能力的机遇不少,无论是职业还是非职业,形式多样,有心者都有展现的可能。2014年多项琵琶比赛相拥在下半年,希望参赛者严谨、细致地做准备,把握机会,做自己的最佳!我们为你加油!

吴玉霞(第八届金钟奖琵琶比赛评委、第九次文代会代表)

中国音乐金钟奖是由中宣部批准设立,中国文联和中国音协主办,通过比赛的方式遴选优秀艺术人才,力求推新人新作以达到业界深度推广,具有专业性、权威性和导向性的艺术活动。金钟奖自2001年创办以来至今已经八届,她是衡量年轻音乐人艺术水准的标杆,更是发现艺术人才重要的途径与平台,被视为国家级专业大奖,主要包括声乐演唱以及器乐类独奏。作为国内重要的赛事之一,金钟奖以较强的影响力吸引着全国乃至海内外音乐界的目光,其良好的口碑,被称为有高度、有层次、有品质的艺术“奥林匹克”。

今年10月在江苏南京、无锡举行的金钟奖为琵琶、二胡比赛,琵琶是继2004年比赛之后的第二次,两届比赛时隔七年之久真是需要耐力和耐心。作为两届比赛评审,在这漫长的等待中与选手们的心情一样,充满了感慨:七年的积蓄令我们充满期待与憧憬;七年的变化,令人欣喜地发现琵琶艺术在教学、演奏方面的突飞猛进;七年的感怀,不仅仅是在特定时段的精彩释放,更让我们看到了琵琶艺术的发展与希望!

带有竞技性的艺术展现不同于体育比赛有一个绝对的标准,它还包含了诸多的因素,如审美认知、作品内涵、临场经验等等。艺术评审不仅仅是看熟练和准确性,在表达中对意境、风格、技术、技巧等多方位的把握、尺寸拿捏、综合实力均包含其中。在评审的过程中,当看到选手们面对紧张激烈的赛场自如发挥精彩演绎,面对突如其来的困难从容应对的拼搏精神,真为之感动。艺术需要精神支撑,我觉得通过比赛应该大力倡导这样的文化品格。

针对一些选手的演奏及其现场普遍反映的问题所引发的思考本人已在多种场合与媒体、同行、选手交流,比如对现代、民间、传统类作品的认知,对作品音乐性格及其色彩的定位,对技术技巧的把控以及艺术的审美与表达等话题。我始终认为,“快”和“响”并非器乐演奏的最高境界。

近年来,不少演奏者有种误区,认为移植改编的外国作品,特别是一些艺术大家演奏过的难度较高的作品,快速达标甚至超标就认为是技艺的最高层次了。不否认移植改编一些成熟的经典作品来辅助教学的确能为演奏者的协调性和心理素质的提高有积极的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演奏中只有这一种模式或是最佳的选择,中国音乐讲诗情画意,其自身的意韵与魅力是不能丢弃的。不少选手习惯了一种单一的表达方式,静不下心来分析思考作品的内涵寓意,一味地追求“疯狂与刺激”,致使音乐表达苍白空洞甚至外化的情景令人担心。此外,比赛的自选曲目应尽可能扬长补短,与指定作品配套时应尽量考虑艺术表达的多重性,以求丰富、多方位地展现个人才能。

在教与学中我们发现,很多的练习者认为文板或者是慢板类作品因为音符少、节奏、性格变化相对单一而显得容易弹奏,常以轻视的目光对待训练。其实不然,本次大赛中的几首规定作品《春江花月夜》《平沙落雁》《虚籁》《大浪淘沙》等,使多位选手在赛后总结中感慨地表示:“文板难、民间传统曲目更难”,“回去后要好好的补上这一课”。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感言?其深层内涵究竟在哪儿?演绎作品,倘若没有认知,没有内涵,便缺乏深度。刘天华先生创作的琵琶曲《虚籁》,作品始终贯穿着刘天华先生的文化观和艺术观。他将传统乐器古琴的演奏技法和独特音色融入琵琶演奏中,并将快慢、强弱、大小、虚实、长短等这些外在数据和富有哲理的两极观照上升到美学的高度,使得作品更具灵性和深邃性。

浮躁的当下与“快餐式文化”无疑给我们的艺术带来冲击,甚至会有些诱惑和疑虑。随着社会的不断进化,老式的“要什么给什么”和新式的“人性化设计”已成为当下艺术教育的重要话题。年轻人在这一方面的缺课,是需要从认知上作调整的,特别是一些来自专业院校的艺术生、职业演奏者,更需要通过揣摩、精读,踏实努力地追寻艺术的“技”和“道”。演绎一首优秀并能打动人心的作品不应该仅仅是谱面标记或单纯数据的呈现,更需要演奏者站得高、看得远,即多方位、多视角、多手段地表达。如何保持艺术的独特性,深入细致地“做功课”显得尤为重要,在我数十年的学习经历中,“读谱”和善于吸纳各类姊妹艺术的精髓都是一种很好的方法,很愿意与更多的同行、琴友一起分享心得。

年轻的选手由于资历阅历浅薄,更需要严格意义的区分、比较,多思、多想、多看、多听很重要,不能停留在单纯的模仿上。在感性的基础上具有理性归类是我的深切体会,克服盲目、随意和功利性非常重要,只有踏实积累、勇于开拓,才有可能获得更多的收获。有技无道是匠人,艺术表达讲究的是领悟力,准确把握中国文化的根脉与气质,如何把力度、速度、技法等等这些“数据”上升为音乐表达的“语汇”,在作品演绎中传递思想情感并能耐人回味是演奏者的本事。艺术拓展需要不断地积累,音乐人特别是职业音乐家,一定要耐得住寂寞,脚踏实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成长故事,不在于结果有多么地辉煌灿烂,应看重过程中的自我修炼;多吸收中国传统文化的养分,她是我们每个人成长过程中的强大后盾。只有深度思考、潜心研究才有可能将深层意蕴完美表达。

老中青三代民乐人在琵琶艺术的感召下集中到金钟奖这一平台思考深层话题,与年轻人分享心得是本届琵琶比赛的特色之一。赛事期间,评委和选手在每个阶段都会有沟通与交流,无论是举办专家、评委系列专场音乐会还是评委、专家点评等活动,都让很多选手带着美好心情参与其中并依依不舍地离开。尤其是外省的、边远地区的选手,平时没有机会与专家面对面,更加珍惜比赛和交流的机会,特别是对专家提出的建议和肺腑之言感动不已。大赛结束后,我在微博上还看到了不少参赛选手的留言表达参赛心境,网络让我们的距离变得更近。看到年轻人向上追求的动力,不禁回忆起自己当年的成长,希望通过这样的赛事有更多的人才涌现,希望金钟奖在培养人才方面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琵琶音乐在不同的发展时期,始终秉承“和而不同”的理念以解读、诠释、彰显丰厚的文化资源及其特色,演奏者们在传承与发展的大文化背景下,勇于拓展创新。本届金钟奖琵琶比赛,整体感觉比首届更趋成熟,无论是在赛程设置、曲目安排、选手水平以及比赛氛围上,都较前次更注重专业性、学术性、艺术性和权威性。如此丰富和多数量的曲目展现相比国内其他赛事真是少有,本次大赛无论是民间传统经典还是当代优秀新作,无论个人独奏还是与乐队现场合作,都从不同角度展现了琵琶艺术发展中在人才、作品等方面的丰硕成果,可以不夸张地说,但凡进入半决赛的选手,大多都具备了一场独奏会的精彩与积累,以至于在本次金钟奖比赛后的文代会上,专家们谈及此事依然兴高采烈。特别是整个赛程结束后,让我们看到了获奖选手江洋、汤晓风、于源春、杨婧、马琳、董晓琳、张亮、徐贺、宋梓滢、吴爽、周娇、齐洁等青年新秀的出色表现以及琵琶教学“地区差异在缩小”的可喜现状。荣誉来之不易,琵琶艺术发展到今天,无论是乐器制作工艺,音色、音量、技法的挖掘,还是人才的培养都已经非常成熟。选手、评委参加金钟奖,看中的不仅是金钟奖的分量,某种程度也是在展现琵琶艺术整体的水准和实力,我们都应该好好的珍惜与呵护。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