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琵琶新闻 > 正文

那些年 远道而来的波斯乐器

中古时期,波斯文化起到枢纽作用,带动了整个欧亚大陆文化的交流与互动。古代波斯(今伊朗)作为“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的文明古国,其乐器和音乐体系以其特有的民族特色对丝路沿线各地的音乐文化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在金、元时期,唢呐传到中国中原地区。曾译作“锁呐”“销呐”“苏尔奈”“锁奈”“唆哪”等名。在明代,古籍中始有唢呐的记载,但仍将其视为外族的乐器:“至于喇叭、唢呐之流,并其器皆金、元遗物矣。”(参见明代戏曲家徐渭的《南词叙录》)。徐渭认为,唢呐是金朝、元朝的遗物,是女真人、蒙古人带到中原来的,因为这些“胡人”的乐曲盛行,而使中华正音不在。

那么,问题来了,除了唢呐,还有哪些我们看来老土的乐器,追根溯源,也是那些年从丝绸之路传来的波斯乐器呢?

琵琶

最早对于琵琶的记载是汉代刘熙《释名·释乐器》:“批把本出于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批,引手却曰把,象其鼓时,因以为名也。”意即批把是骑在马上弹奏的乐器,向前弹出称作批,向后挑进称作把;根据它演奏的特点而命名为“批把”。“批把”后改写为“琵琶”,大约在魏晋时期,由此来看“琵琶”是从象声字而得。

琵琶在唐朝时期尤为盛行,当时上至宫廷乐队,下至民间演唱都少不了琵琶,于是成为当时非常盛行的乐器,而且在乐队处于领奏地位。这种盛况在我国古代诗词中有大量的记载。例如,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他的著名诗篇《琵琶行》中非常形象地对琵琶演奏及其音响效果这样描述:“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琵琶发展的第二个高潮是在明清时期。当时在宫廷音乐中起主要作用的琵琶开始走向民间,成为说唱音乐的主要伴奏乐器之一。代表作有《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等。

箜篌

箜篌,又名坎侯或“空侯”,是中国古老的弹拨乐器,分为“卧箜篌、竖箜篌、凤首箜篌”三种形制。竖箜篌是古竖琴的一种,最早存在于古代巴比伦、埃及、希腊的音乐中,东汉时由波斯传入我国。为避免与汉族的箜篌混同,称竖箜篌,或“胡箜篌”。《隋书音乐志》记载:“今曲项琵琶、竖头箜篌之徒,并出自西域,非华夏之乐器。”《通典》载:“竖箜篌,胡乐也,汉灵帝好之,体曲而长,22弦,竖抱于怀中,而两手齐奏,俗谓‘擘箜篌’。”古代壁画和文献载,竖箜篌的弦有23根、22根、16根、7根等数种。据考证,箜篌流传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

箜篌的音域宽广,音色柔美清澈,不仅能演奏旋律,也能演奏和弦,在独奏与合奏中有着更多的优越性,是中国古代皇室中不可缺少的乐器。据史料记载,汉武帝深感箜篌之美,便令宫廷乐师进行仿制,用于宫廷和郊庙雅乐。特别是盛唐时期,中国社会经济文化高度繁荣和发展,人们不但会演奏箜篌,而且演奏艺术水平相当高。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中国盛行的箜篌,又先后传入日本、朝鲜等邻国。在日本东良大寺的院中,至今还保存着两架唐朝时期的箜篌残品。

那首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孔雀东南飞》,正通过箜篌的琴弦,缓缓地从遥远天边传到我们的耳畔:“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从我国大同云冈石窟的浮雕上和敦煌壁画中的许多乐舞场面都可以看到弹奏箜篌的人像,可见在中国流传之广、之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