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琵琶新闻 > 正文

从保定老旧民居走向人民大会堂---琵琶演奏家李雪

前不久,《最忆是杭州》G20峰会文艺演出刷爆了朋友圈,独具中国古典文化的琵琶独奏《采茶舞曲》,更是让中外观众惊艳于中国民族音乐的独特魅力。中秋节期间,咱保定市的18位中小学生将在中央电视台CCTV发现之旅频道黄金档演奏琵琶版的《金蛇狂舞》,该节目不仅在人民大会堂展演,还获得了“2016年第十届青春飞扬中华青少年艺术人才评展活动”中民乐组金奖。

带领她们一路过关斩将,走向央视的80后老师李晓雪,是咱保定市第一家琵琶琴社的创始人, 12年来, 她脱下华美礼服,退居绚丽舞台幕后,默默在保定教授中华古典民乐,为保定的传统文化建设出力。

从保定老旧民居走向人民大会堂

很难将这间老旧小区里的普通两居室与保定市第一家琵琶琴社联系在一起。更不会想到,今年7月底,曾在这训练的18位保定学生,最大17岁,最小8岁,在人民大会堂弹了琵琶,还获得“2016年第十届青春飞扬中华青少年艺术人才评展活动”中民乐组的金奖。

在琴社的墙上,挂着不少奖牌以及照片,李晓雪告诉燕赵都市报记者,自2004年教学以来,几乎每年她都要带领学生参加权威级比赛,比赛中还获了专业组金奖、银奖、铜奖等荣誉。今年刚获得的民乐组金奖,不过是其中一个。

虽然她经常带学生比赛、演出,却拒绝商业演出,无论对方多高的演出费。“这些学生都处在人生观、价值观未定型的年纪,各种诱惑很容易让她们迷失,忘了学琴的初衷。”李晓雪告诉记者, 她不会为钱委屈自己与学生,“蜗居”在民宿而不是街边宽阔便利的店铺,“不是生源不够,而是租金成本太高,会影响到教学质量。”

为漂亮衣服学琵琶,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李晓雪翻出以前在舞台上的照片,难想到,现在衣着朴素的她,也曾身着华服,在灯光闪耀的舞台和竞技赛场上,时而婉转时而激亢弹奏琵琶。从小到大,她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秀,多才多艺。但其中各种心酸,如鱼饮水。与之结伴的琵琶,还是源于母亲的哄骗,“学会了琵琶,就能像《西游记》(86版)里的琵琶精那样,穿着漂亮的衣服,拿着金光闪闪的琵琶在台上表演。”

民乐教学中,一直流传着“十年琵琶三年古筝”的说法,李晓雪告诉记者,到现在她都仍怕第一位琵琶老师。那是一位很严厉的老先生,为了训练她们扫拂的动作,居然在不远的地方,手握着点燃的香,放在我们不远处,“每次弹的时候我都看着这香,就怕被烫着 。“

所有的坚持付出都有回报,无论多心酸,她还是坚持了下来,一把琵琶一段舞,她从保定市区里一路比赛到全国,更以高分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后来,名字后也跟着一长串让同行羡慕的头衔:中央音乐学院琵琶专业硕士,国家音乐专业教学一级教师,中国音协委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理事, “中国文化音乐传承大使”等等。

从一而终,她为1600多学生写下不一样的教案

那位严厉的老师曾一度让她放弃琵琶,尽管后来没再跟他学习,但老师对琵琶、对人生的态度却深深影响到李晓雪。“做人要像这枝香,从一而终,如果掺水就燃不了,如果中间疏了,就会散。“这话时时劝诫着她,也让她毅然脱下演出华服,放弃光鲜亮丽的舞台,潜心做起教书匠,原本她已考取国家一级演奏师,却不想违心像演员那样生活。

与这位严师不同,她更懂得去尊重、理解学生。人民大会堂演出完后,因看到李晓雪与18位学生亲昵玩闹,解放军军人艺术学院副教授徐晓燕竟开心地给每位学生做一对一辅导,告诫她们好好跟着李晓雪学基本功。附近一家食品店老板告诉记者,下课时,学生们经常和李晓雪一块过来,边吃边玩闹,全然不像她们的老师。

“有老师劝我不要太耿直,家长要学就教,但我依旧坚持视具体学生身体情况而定,有些孩子的手指本就不适合学高难度的,不能为了钱耽误人家。”但只要是她亲手教的学生,都有属于自己的教案,“加起来差不多1600份吧”。“只要是没见过的,对学生技艺有用的我都会随时添加进去”,就这样,教材从开始的6本高校权威教材,扩充到17本。她也曾兼职河北农业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等高校艺术修养课,但都有不同的讲义,每学期还不一样。而记者在储物室见到的一摞高高的打印教案,只不过是最近尚未整理的。

创立琴社至今,她一直默默向保定学生教授传统乐器。今年9月,为丰富保定传统乐器文化,她将开授箜篌课,“这是曾经的贵族乐器,之前河北省还没箜篌老师,全国只有90个注册老师,我是第12个。

图片1

李晓雪

6岁学琵琶。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琵琶专业,河北省音乐家协会会员,世界华人演奏家协会理事,保定市韵律飞文化艺术学校创始人,社长。国家音乐专业教学一级教师,中国琵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理事,中华传统乐协会理事,中国民族管弦乐考级考官。河北省琵琶专业委员会理事,曾多次在国家级与省市级成人、青少年音乐、民乐比赛中担任评委老师。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