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琵琶新闻 > 正文

琵琶

琵琶,不适合体格声调,意趣筋骨。它更适合描摹情绪,叙述故事的。

总觉得琵琶,离红尘太近。听琵琶,在古道戍边,不如秦淮月下。在高墙深院里,不如繁华街肆中。听名曲《高山流水》、《阳春白雪》,也总不如《大浪淘沙》、《飞花点翠》有味。而且,用琵琶弹《高山流水》,太嘈杂,太人间。觉得那山下瀑口,有人声;那山上的峰峦、杂树太多;那绕流而下的水呢,太肥,太近,太急促。

琵琶,不适合体格声调,意趣筋骨。它更适合描摹情绪,叙述故事的。在诗歌里,乐府、歌行,适合琵琶。格律、绝句,则不合适。其他文体,如杂剧、戏剧、张恨水的小说,适合琵琶。散曲、小令、周作人的散文,则不适合。琵琶声,脆,奇丽,猛而厉,凄而寂,与旗袍、桃花、美人、江南是绝配,与重剑、莲花、高士、游侠不相干。

我看元曲,每每讲到风尘女子,借音抒怀时,总用着琵琶。如《宋公明闹元宵》里的李师师,《救风尘》里的宋引章,还有《贩茶船》、《豫章城》里的苏小卿。尤其是茶船月下,拨琵琶的苏小卿,那一曲的哀怨,离乱的身世。用心看,用心听,总教人心堵,眼酸,“眼泪儿涔涔”的。戏剧里,第一面教人落泪的琵琶在京剧《昭君出塞》里。第二面在越剧《琵琶记》里。看尚小云的《昭君出塞》,看王昭君一步一步离了汉宫帝院,一步一步上了辇车,终别在塞外路旁。尚小云唱“王昭君,一俟海枯石烂”,然后,双手接过左右递来的琵琶,看一眼,再看一眼。最后,把它横在怀里,继续唱:“手挽着金镶玉嵌琵琶儿一面,俺这里思刘想汉,眼睁睁,眼睁睁盼不到南来雁,南来雁……”。最终,雁不曾来。人就断了音信,结了骨肉团聚之时。越剧《琵琶记》里的那面琵琶,出现在赵五娘头戴白绫,进京寻夫的那一段里。她背着一面曲颈琵琶,一路风尘,一路悲歌,歌声凄惶,耳不胜听。

记得文学史上也有则关于“琵琶”的公案,说的是欧阳修与苏东坡论说韩愈《听颖师弹琴》的事。欧阳修说:“ 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战场。 此句是琵琶声,不是琴声。”东坡听了,“深以为然”。我想,欧阳修与苏东坡是懂琵琶的!而儿女情思,恩怨情长,才是琵琶的正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