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琵琶新闻 > 正文

章红艳:用手中的琵琶歌唱爱

昨晚,“打开艺术之门”艺术节正式开门。在这个欢乐的暑期,艺术家们将在61天的时间里,为孩子们准备70场精彩演出、10个特色夏令营、10场艺术讲座。“打开艺术之门”是一个爱心工程,无数有爱心的艺术家多年来坚持不懈的为孩子们奉献着爱心,中央音乐学院章红艳教授就是其中一个。至今,章红艳的“欢乐琵琶夏令营”如今已经举办了五年。一个音乐学院的教授,五年来醉心于当个孩子头,每年抽出时间在暑期陪着孩子们一起开心一起玩儿。前天,章红艳在接受信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自己成长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而爱是需要传承的,她希望孩子们不仅在其中感受到音乐的魅力,同时更能够触摸到其中的爱。

2

2

从小感受家庭的爱

在外人看来,章红艳的家庭似乎并不那么完美。因为一场高烧,她的父亲章时钧从小就患上了小儿麻痹。上帝为他关上了一扇门,就在另一个地方打开一扇窗。后来,喜欢音乐的父亲靠着那份儿天赋和超乎常人的努力,练就了一手好琵琶,成为一起自学音乐的少年中的佼佼者。那个年代,报考音乐学院除了技艺还有一个硬性要求“五官端正”,而他却最终因为这双腿止步于音乐学府的大门外。好在他的音乐梦想并没有因此而破灭,福建的一家越剧团收下了这位有才华的年轻人,并且很快就成了乐队的台柱子。幸福接踵而至,同样作为台柱子的一位漂亮女演员走到了他身边,这就是章红艳的母亲。从此,“现实版”的“天仙配”发生在章红艳的家里。谁都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对,但是摆脱了世俗偏见的母亲就是勇敢的站在父亲的身边,即便是走在大街上她总是不离左右。从小什么也不会做的父亲竟然学会了做饭。小时候她经常看见父母在厨房里一起忙碌的身影。当然,父亲弹琴母亲唱戏更是家里日常最动人的场景。事业上相互扶持,生活中相亲相爱,美丽的母亲和善良但有残缺的父亲在一起是那么和谐幸福。“我就是在这种充满温暖和爱的氛围中长大的,我的父亲不但是我的音乐启蒙老师,更是我的人生启蒙老师,他和母亲的这种爱始终感染着我并成为我的音乐的主旋律。”章红艳说,她弹奏乐器是用来歌唱的,是通过音乐来表达爱与情感的。“爱是需要传承的”,这是章红艳的人生理念,多年来她秉承着一颗公益心,坚持不懈的做着“且弹且谈”讲座式音乐会、“章红艳音乐文化讲堂”,从不间断的做着“打开艺术之门”的“快乐琵琶夏令营”,她希望孩子们不仅感受到音乐的魅力,更能够触摸到其中的爱。

1

1

不做大师课做夏令营

随着音乐的普及,在普及之后的提高,大师班恐怕是比较直接的方式。看着遍地开花的大师班,章红艳有些迷茫。她觉得,现在许多大师班越来越多地带有功利性和目的性,音乐的作用被弱化了。章红艳说,她想寻求一种安静的方式,回归到自己内心最本真的状态,“只有在这种静的时候,我才可以敏感的传递出音乐的情感,我才可以扑捉到孩子们最点滴的变化。”于是,章红艳拒绝了众多的大师班,但是她要给孩子们留出时间来举办夏令营。五年来,章红艳在紧张的档期内,推掉了所有赚钱的事情,雷打不动地在暑期抽出三天时间,和她的志愿者团队连续举办了5届夏令营。在“打开艺术之门”的夏令营中,章红艳的“快乐琵琶夏令营”是最受欢迎的一个,而且每一次都是最早报名额满。章红艳说:“做这件事情绝对不能靠一时的冲动,必须有一颗公益心。只有这样,才能持之以恒的做下去。”

4

4

大教授,孩子头儿

夏令营连着三天,每天章红艳这个“孩子头儿”都会早出晚归,而且她要求自己每一堂课都必须在场,在“打开艺术之门”所有的夏令营里这是唯一的一个。她说:“在确定下这三天做夏令营之后,我一分钟不会离开的。孩子们冲着我和我的团队来的,我不能不在。”于是,每一天章红艳会在六七个班的孩子中间到处窜来窜去,忙得不亦乐乎。她说:“我希望,参加夏令营的孩子们每一分钟都有收获,而这些收获是和陪伴他们分不开的。”章红艳的夏令营有股子“魔性”,很多并不愿意学琴的孩子们,在这里突然喜欢上音乐。于是,大家一起练琴,相互督促较量。有时候学员们都不想下课,甚至晚上回家还要练习到很晚。章红艳在夏令营内容上可谓是用心良苦,除了给孩子们传授技艺之外,还会展示一把琵琶是如何从一块木头变成乐器的过程,让孩子们以此养成爱护乐器的好习惯。同时,通过齐奏的方式,培养小营员们的集体意识和荣誉感。而每次在夏令营最后一天,章红艳不仅会和孩子们合影留念,另外还自费给孩子一人一条小毛巾,教会他们如何给琴进行保养。这几年,章红艳变着花样给夏令营增加新内容。去年,章红艳给孩子们增加了节奏的练习;今年,又加上了歌唱。她说:“通过歌唱培养自己的听觉,培养他们如何用琴歌唱。如今,太多的孩子们他们技术很好,但是音乐中没有情感不能感动人。在这个高速发达的时代,什么是最本真的东西?情感!情感从哪儿来?内心!音乐是直指内心的。”每一次夏令营结束,师生在一起总是恋恋不舍。章红艳说说:“我的夏令营叫做快乐夏令营,每当看到孩子们的点滴进步,看到他们欢乐的笑脸,我们也收获了无穷无尽的快乐。”

夏令营,那些爱的奇迹

用爱心与耐心和孩子们交流与交融,是这个琵琶夏令营最令人感动的地方。于是,爱就会造就奇迹。在夏令营里,不但有活泼可爱的孩子们,也有自闭症患者、白血病患者以及盲童等特殊的小营员。对于眼睛看到的孩子们,章红艳和夏令营老师们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她说:“我们提前给他找好录音,让他听熟,把谱子摸熟,再到课堂上面对面交谈。让他感受到生活的美好,树立生活的信念与尊严。”

自闭症孩子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难融入集体当中。章红艳记得,这个小家伙第一次来的时候,自己给了他一把琵琶,“一开始连坐都坐不住,慢慢地能抱琴了、慢慢的开始有了自己的朋友,甚至可以演奏《粉刷匠》《小星星》很简单的乐曲。”章红艳对这位孩子关爱有加,除了夏令营平时有时候也会让自己的学生以极大的耐心为他进行免费辅导。连续五年,每次夏令营他都会到场。去年,在自己的新年音乐会上,章红艳专门让他上台演奏。当一首曲子完整的弹奏完成,章红艳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小营员陈佳伊是一个非常喜欢琵琶的女孩儿,12岁那年不幸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饱受病痛折磨。对于陈佳伊,章红艳也是除了夏令营,私下也会抽时间给她悉心的辅导。而陈佳伊对音乐的爱以及乐观顽强的精神,也感染着章红艳及所有人。医生知道她喜欢琵琶,每一次在痛苦治疗时,都在跟她聊琵琶,只有在想起琵琶和聊琵琶的时候,她就能挺过来。章红艳经常收到陈佳伊发来的令她感动的短信:“在我病重、失望甚至不想治的时候,学不下去的时候都是您在背后支撑着我、鼓励着我……。”“我也病危过很多次,对于死亡这个东西我看的很开,但就是一直不想从您身边离开,我不想离开您……在外面您是我的老师,在我心里,您是我家庭中的一个成员。”章红艳说,每次她都会把陈佳伊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而且每年都会有新的故事发生,“几年之间,陈佳伊从刚开始一个羸弱的小女孩儿变得非常自信。她不仅被评为房山区‘最美学生’,同时今年她已经考上了大学。我相信,如果一个人得到的爱越多,她的力量就会越强大。”

五年来,章红艳的夏令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身后有一支充满爱心的志愿者团队。其中,大多数是她的学生,甚至有毕业十几年或者在外地工作的学生,每年也锲而不舍的赶来参加夏令营。采访结束,章红艳特意让记者将这些名字写下来,感谢五年来有他们的一路支持与陪伴——宁燕、刘小菁、李跞、隋琼莹、崔颖、陶亮亮、王谌思、卢雨薇、程语……。信报记者 张学军

人物小传:章红艳,7岁学琴,8岁登台,10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随后在该院就读附中、大学本科及研究生,获硕士学位。如今是著名琵琶演奏家、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她的琵琶经典作品专辑《十面埋伏》发行于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她的足迹几乎遍及卡内基音乐厅、林肯中心、柏林爱乐大厅等世界顶级艺术殿堂。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