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琵琶新闻 > 正文

赵聪:从敦煌壁画里复活的琵琶精灵

5月14日晚,举世瞩目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晚宴在灯光璀璨的北京人民大会堂宴会厅隆重举行。在盛大友好的气氛中,身着精美华服的琵琶演奏家赵聪与百余位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音乐家携手演奏了“琵琶交响曲”《绽放》,以其花雨般瑰丽的琴音和精湛技巧向在座的30国元首和政府首脑成功展示了中国传统音乐与现代节奏相结合所产生的独特魅力。

去年,在如梦似幻的西子湖畔的G20杭州峰会文艺晚会上,赵聪率先出场,以其出神入化的演奏,凭借《春江花月夜》和《采茶舞曲》,一举点亮了“最忆是江南”的整场晚会,赢得了与会嘉宾的广泛赞誉。

中国的传统文化源远流长,民族音乐也极具特色,只是由于偏重旋律与韵味,忽视节奏的变化与律动,使得较长时间只被国人欣赏而难以走向世界。如何借助这一千载难逢的机遇,借助琵琶这一极具中国特色的乐器,打开一条与世界各国在文化与情感上沟通的渠道并取得共鸣,是作为国家一级演员、中央民族乐团首席琵琶演奏家赵聪体会最深,付出心血最多的事情。

国家提出“一带一路”的宏伟战略,仿佛一盏明灯,一下子点亮了赵聪创作的激情与灵感。除了参与改编并演奏了这首通过百花的绽放来寓意祖国欣欣向荣、日益强盛的琵琶代表作《绽放》,赵聪为响应“一带一路”的雄伟蓝图,还专门创作了一首讴歌“丝绸之路”的琵琶独奏曲《丝路飞天》。

为了钩沉历史,找寻最原始的灵感,赵聪穿越旷野戈壁,飞临浩瀚大漠,当她想往经幢凌云的梵宫之境,思绪飘然翱翔在九天之际,“反弹琵琶伎乐天”那悠远缥缈的艺术形象突然从脑海里飘飞出来,耳畔响起的竟是“边城暮雨雁飞低,芦笋初生渐欲齐,无数铃声摇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的诗句;而她,也依稀梦见自己变成了敦煌壁画上那个精美绝伦的琵琶精灵。

当她真的踏入莫高窟,随着向导手中的电筒光束,看到四壁与穹顶交接处上百位身着长裙、凝神微蹙,腰系飘带反弹琵琶的壁画时,灵感突然像流沙一样从心头滑落——一个颇具西域风格的音乐动机和一组奇绝苍劲的琵琶音效油然而生。这种如梦中天赐的音响令她激动不已,她赶回驻地,用右手大指、食指、中指、反扣二三四弦,“嗖”的一下从琴头急速滑向琴尾,一缕从未有过的垂直刮奏,最后定名为“飕”的奇妙音响在琵琶演奏技巧的图谱中飘然诞生。

伴随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日益加快的脚步,赵聪创作的大型琵琶作品《丝路飞天》应声面世,2014年在国家大剧院一经首演便大获成功。其后3年多来,赵聪带着《绽放》和《丝路飞天》,从世界的东方巡演到西方,从地球的北端巡演到南端,共演出了七八十场,征服了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听众。也正是因为这些精品力作,赵聪荣获首批中国国家艺术基金大奖资助的音乐演奏家,并被世界各地的媒体誉为“从敦煌壁画里复活的琵琶精灵”。

作为一名年轻的器乐演奏家、音乐艺术家,赵聪的传承志在创新,创新志在成为经典,同时让经典焕发青春。近年来,在繁忙的世界巡演与日常的工作之余,赵聪一边受邀担任文化部网络演出试点单位民乐国际网的CEO,一边创建了《民乐国际》网站,探访了大量深具文化内涵的国宝级人物。她的希望就是哪怕牺牲自己再多的业余时间,也要把老一代艺术家的绝活儿及时抢救下来,以便用互联网技术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让民族艺术以前所未有的自信荣耀地呈现在世界人民面前。

在相继出版《卡门》《经典永恒》《东方音画》《聆听中国·月舞》《琵琶新语》《聆听中国》《丝路飞天》等专辑之后,赵聪参加的活动更多了,属于自己的时间更少了。但她总是说:“上天给我一把琵琶,我只能以一生相赠,这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梦想。”所以她才能一直以慎终如始的心态对待音乐,对待观众。

至此,我突然想起,赵聪有一场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音乐会的名字叫“指上天下”,其实,这不仅是弹奏乐曲,也是十指弄禅;既“弄禅”,就要入心;要入心,就要连天下;这个天下,恐怕就是一直在赵聪心里盛装的——在丝绸之路上展示当代中国的独具魅力,绽放中国“新民乐”的美丽梦想吧。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