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琵琶新闻 > 正文

【民族团结一家亲】琵琶弦系母女情

今年年初,木尼拉去探望王劲梅,搂着脖子亲昵地合影。

木尼拉(左)和姐姐儿时学琵琶的留影。(受访者供图)

    新疆网讯(记者王素芬报道)“王劲梅是我人生中的贵人,是老师,是知己,又是妈妈。”每每提及“王阿帕(王妈妈)”,36岁的木尼拉·依明总是很动情。

    “王阿帕”一喊就是30多年。王劲梅不会维吾尔语,唤木尼拉的发音却很纯正。木尼拉弹得一手好琵琶,这也多亏了王劲梅。

    1984年,两家人在友好路附近成了门对门的邻居。3岁多的木尼拉被母亲玛依努尔·沙比提从伊犁亲戚家接到乌鲁木齐时,最初找不到保姆,王劲梅的母亲就帮着看护。

    “那时,我一句汉语都不会,只会喊个‘姥姥’,也就是王阿帕的母亲。有一次,我口渴就嚷着‘姥姥,洽伊依且依(我要喝茶)!’可姥姥从西安到新疆也不久,听不懂。她急得满院子转着找翻译,才知道是喝茶的意思。”木尼拉回忆道。后来,姥姥总跟她开玩笑“你‘洽伊’不‘洽伊’?”

    尽管家中已有两女,王劲梅的丈夫吴恩信十分宠爱木尼拉,而木尼拉也亲昵地称他“吴达达”,即“吴爸爸”。

    有一次,吴达达抱着木尼拉买菜,有热心人以为吴达达是人贩子,一直跟踪到小区,直到看见两家人熟悉地交谈,才发现是误会一场。

    木尼拉说:“吴达达做饭特别好吃,我们两家互相尊重民族习惯,互相学习饮食文化。我母亲是医生,也经常为王阿帕一家人医治身体不适。”

    师从王劲梅学琵琶,于木尼拉是水到渠成的。1973年,王劲梅从重庆来到新疆后,一直致力于搜集挖掘新疆传统民族音乐,并整理改编或创作出琵琶曲,意在让琵琶重回新疆,落地开花。日常教学中,她着力义务培养少数民族学生,包括木尼拉和姐姐古丽娜尔。

    平日,木尼拉经常凝神聆听王劲梅弹琵琶。木尼拉6岁多时,有一天王劲梅让她抱着琵琶试试,没想到有模有样,手型很标准。王劲梅兴奋地喊来玛依努尔:“你看,木尼拉学琵琶肯定能学好!”

    自此,木尼拉姐妹俩天天到王劲梅家练习,王劲梅还为她们添置了节拍器和校音器。

第一首教什么曲子呢?王劲梅特意到都塔尔演奏大师木沙江·肉孜家请教:“我要给两个维吾尔族小姑娘教琵琶,哪个曲子简单好听又好弹?”木沙江·肉孜拿纸写下且比亚特木卡姆里的麦西热甫部分,王劲梅记下指法。

最初学琵琶的细节,木尼拉仍记忆犹新:“我的乐感并不出众,王阿帕很有耐心,学习之前总是描绘着曲子的意境。比如:学《黑眼睛的姑娘》时,眼前要出现故乡伊犁姑娘的眼睛,又黑又亮又灵动。学《恰尔尕主题随想曲》时,脑海中要浮现一群天鹅自远方飞来,扎入湖水后洗去一身疲劳。天气突变,天鹅和暴风雨抗争。过后它们又抖抖羽毛,重新出发,消失在天空……这样的描绘特别有画面感,我弹起来就容易多了。”

姐妹俩学了两个月后,就在社区文艺比赛上一举夺冠,此后还参加过自治区、全国的大赛,多次在电视台演出,几乎每次王劲梅都前去助威。

做了多年邻居,如今两家虽然分居经二路和春风巷,但往来并未中断。每周,木尼拉都要去王劲梅家学琵琶,一直持续到5年前木尼拉待产时。后来,她能演奏出技术含量较高的曲目《艾介姆》《在水边》《我的热瓦甫》等。

1999年,吴恩信去世,木尼拉几乎天天去陪王劲梅,有时干脆住下。“木尼拉搂着我说:‘吴达达没有了,还有我呢!’”王劲梅说,那时觉得一股暖流流入心间。

平日问候探望,逢年过节玛依努尔带女儿们炸好馓子、做好糕点,端到王劲梅家。2011年,王劲梅的母亲去世,木尼拉家除了古丽娜尔因有事未能送别,其他人都去吊唁。

次日,王劲梅在医院输液,古丽娜尔和丈夫孩子专程去表达心意,并把一个装有帛金的信封递给她。王劲梅说:“我们推来让去好多回,同时输液的其他各民族病友,有的问您是她的老师吧?您是她邻居吧?我回答‘都是’。他们感叹着‘你说这样多好!’”

练习琵琶的30多年间,木尼拉还为三名儿童授过课。如今,她在炉院东街社区上班,工作繁忙,加上育有一对双胞胎女儿,练习琵琶的时间有限。但木尼拉说:“跟王阿帕学习琵琶是特别幸运的一个经历,让我爱上了琵琶,也学会淡定和宽容。我的女儿管王阿帕叫‘王奶奶’,等她们再大一点,我也要教她们学琵琶。”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