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一鸣唢呐动婆娑 访青年唢呐演奏家董艳朵

    董艳朵,青年唢呐演奏家。2004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在校期间师从著名唢呐演奏家侯彦秋老师。学习成绩优秀曾获三好学生奖学金,优秀团员。多次代表接待外宾校方演出,并受到好评。同年由于专业优秀文化免试保送中国音乐学院,师从箸名管乐演奏家左继承教授门下,学习唢呐,在研修上有很深的造旨。。在校期间,应中央民族乐团邀请担任唢呐独奏在全国巡回演出,同时也多次代表学校出访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等地演出,并担任独奏。
    现任中国煤矿文工团青年唢呐演奏员。2009年10月随团出访美国参加中美和平友好纪念雕塑主题文艺演出,亚特兰大的观众朋友们给予了极高的评价。2010年春节期间,随中国侨联亲情中华艺术团出访捷克,丹麦等6个国家慰问演出,2011年5月中国煤矿文工团在国家大剧院举行的五一音乐会中,担任了唢呐与笛子重奏《喜讯传来乐开怀》和唢呐与板胡重奏《夜深沉》等作品,同年6月,应文化部的邀请,赴德国杜塞尔多夫、斯图加特、法兰克福进行了三场演出,此次演出获得了我国住法兰克福领事馆和文化部领导以及当地华人华侨的一致好评!


华音:据我们了解,除了您自小至考入音乐学院学习本专业唢呐外,还精于演奏朝鲜唢呐、朝鲜筚篥等少数民族管乐器,是一位当代优秀且不可多得的民族管乐器演奏家。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朝鲜唢呐、朝鲜筚篥等这些少数民族管乐器的演奏的?是有着怎样的想法使得您有了学习其它民族管乐器的兴趣的?除了笔者刚刚提到的几件乐器外,您还会演奏什么乐器呢?向我们大家展示一下吧?

董艳朵:我是从2005年开始接触朝鲜唢呐、朝鲜筚篥等少数民族乐器的。当时,我加入了“紫凤”中国女子乐团,它演奏的作品范围非常广泛,包含了古今中外各种风格的乐曲。而我首次接触到朝鲜民族乐器是我们乐团的音乐总监为我量身打造的一首《今道郎》,这首作品是由三首朝鲜名曲《大长今》、《道拉基》与《阿里郎》改编而成。谈到为什么一定要用朝鲜乐器演奏《今道郎》呢,在我看来原因有两点:其一、以《大长今》这首乐曲为例,它非常讲究颤音技巧,如选用我们的传统民族乐器唢呐来演奏的话,是不能完全体现出这首乐曲所需的大幅度颤音效果的,继而不能完全表现朝鲜民族作品的特色。其二、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选用融入朝鲜民族特色与人文的乐器演奏,更能有力地表现出朝鲜民族乐曲的韵味及其蕴含的文化风情,从而引起朝鲜民族听众的共鸣。
     其实,我最初学习朝鲜民族乐器也是因为乐团的音乐总监给我们安排了一项任务,要求我们演出一些地域特点非常强的作品。为了完成任务,我们深入到延吉,拜访老师学习朝鲜民族乐器演奏。
除了朝鲜唢呐、朝鲜筚篥外,我利用空闲时间自学了竹笛、箫,学习竹笛、箫的原因是它们与唢呐同属于民族吹管类乐器,在演奏上有共通之处,再者就是个人爱好了。另外,上大学时,我还选修了第二乐器——古筝,我希望借此能开阔自己的视野,使自己不局限在民族吹管类乐器的领域。

华音:您认为学习唢呐与学习其它少数民族管乐器之间,有着怎样的共性呢?那么不同之处在于?学习其它少数民族管乐器对您的本专业唢呐有着怎样帮助呢?学习了这些民族管乐器后,您最喜欢哪种乐器呢?那么这件乐器有着怎样的魅力与色彩呢?我们也很想知道,学习这些少数民族管乐器,是您自学?还是老师教您的?这是否也养成了您独立思考、学习的能力?

董艳朵:在我看来,唢呐与其它少数民族管乐器间的共通之处是两者在用气方法上是基本相同的。在演奏的指法上,唢呐与其它少数民族管乐器也大同小异。而不同点就在于演奏时的颤音,少数民族乐器作品中最大的特色就是颤音,需要用唇颤与气颤结合一起来演奏。此外就是音色上的差别,少数民族管乐器的音色,相较于唢呐的高亢、嘹亮,则更显得柔美。
    学习少数民族管乐器对我的唢呐演奏带来了很大的帮助,通过不断地接触、体验及把握各种地域特色的乐器及乐曲,极大地丰富了我自身对音乐的理解,从而使我演奏唢呐时表现得更自然、传神,更具有感染力。
    在这些民族管乐器中,我最喜欢的还是唢呐,尤其是高音唢呐,也就是民间所说的“小海笛”。因为它的音色非常透亮、高亢。吹奏时,不但让我心情愉快、胸怀开阔,同时它表现出的欣欣向荣的气息也给听众带去了热情、快乐的感觉,使他们心旷神怡。
    在我看来,要想学习好少数民族管乐器,最为重要的是一定要去其“故乡”跟随当地的老师学习如何演奏。在掌握基础的演奏技法后,便回来自己揣摩研究,把握少数民族乐器的特性,且融入自己的理解,进而演奏出带有自己特色的音乐。当然,不仅少数民族管乐器,包括唢呐在内,老师在教授完技巧,领你入门后,需要自己揣摩、实践直至领悟的。总而言之,通过对少数民族管乐器的研习,逐渐培养了我独立思考与学习的能力。

华音:大学本科毕业后,您顺利的考入煤矿文工团,成为了该职业演奏团体的一名民族器乐演奏家。也许煤矿文工团在普通听众视野中,并不如中央民族乐团、中国广播民族乐团这样有知名度,那么请您介绍一下您的单位——煤矿文工团?对此现象所述,您认为煤矿文工团为什么在大众心中的地位,不如中央民族乐团等有一定的知名度呢?在您考入了煤矿文工团后,希望自己的演奏可以为单位带来些什么?或怎样的变化呢?

董艳朵:煤矿文工团的前身是“华北煤矿文工团”,它成立于1947年,并于1954年进京与“华北煤矿文工团”合并为中国煤矿文工团。经过几代艺术家的努力,文工团终于走出了一条全心全意为矿工服务的文艺之路,现已成为综合文艺团体,其参与演出的许多作品均在国际、国内比赛中获奖。
    谈及为什么在普通人的概念中,煤矿文工团的知名度不及中央民族乐团与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我觉得主要是因为煤矿文工团是一个比较有针对性的团体,它服务的对象是矿工,因此普通人接触到煤矿文工团的机会不多。除此之外,正因为服务的对象是矿工,文工团在作品选择上会比较贴近生活,较为通俗易懂的,这也导致在大众眼中煤矿文工团不中央民族乐团与中国广播民族乐团那么受欢迎。但尽管在普通人中煤矿文工团的影响力不如这两者,但论起它在矿工中的影响力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我考入煤矿文工团后,领导对我非常看重,近年还为我打造了一首根据《夜深沉》改编,与京胡的重奏,并与舞蹈相结合的作品《弦歌夜梦》。乐团为我创造了优渥的条件及丰富的机遇,并对我给予深深的寄望,所以,我希望我的演奏可以给乐团带来一些新的元素、新的突破,能够在作品创作、表演形式等方面增添新的内容,更好的为矿工兄弟们服务,在体现自我的价值的同时,更加彰显民族音乐的魅力。

华音:您自8岁起,便与父亲学习唢呐,第一次听到唢呐的声音,那时候是否诞生了想要学习唢呐的冲动呢?您父亲也是学习音乐或民族器乐演奏专业的吗?您是否能为我们讲诉一下父亲在唢呐艺术上的梦想呢?您学习唢呐专业并迈向职业化的演奏道路,是否也是想完成父亲没有完成的梦想呢?

董艳朵:就现在来说,我自己也记不清第一次听到唢呐声音后的反应了,因为我从小就是听着父亲的唢呐声长大的,唢呐很自然的成为了我童年的一部分,与生活水乳交融,而跟随父亲学习唢呐也便成为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我父亲并未专业学习过音乐,唢呐仅是他的个人爱好,是自学成才的(呵呵)。父亲对唢呐非常热爱,经常在家里尽情的吹奏。尽管他的技术还达不到专业的水平,但他对唢呐的执著与热情,同样使他演奏十分具有表现力与感染力。
    父亲当年因为社会的局限性而无法专业学习唢呐,所以他将这个愿望寄托到了我的身上。在我11岁时,父亲带我到北京拜访青年唢呐演奏家侯彦秋老师,接受侯艳秋老师的专业指导。尽管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却为我今后走上了唢呐艺术之路,埋下了伏笔。当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属中学时,父亲为此十分高兴,在他看来,我既延续了他的梦想,真正步入了专业音乐的殿堂,同时,也开始了我自己的唢呐人生。
华音:在您的家乡,学习唢呐的孩子或以演奏唢呐为职业的人多吗?我们也想知道,唢呐这件乐器给您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呢?为了考取中国音乐学院附中,您与您的专业课老师侯彦秋老师学习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在老师的严格教导下,您的专业水平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而在您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音乐附中后,老师的教育方式或方法发生了改变吗?是怎样的改变呢?经过了中国音乐学院附中6年的学习,在升入中国音乐学院大学后,对于唢呐艺术的理念,是否也在发生着变化呢?这与您小时候接触唢呐时的感受是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呢?

董艳朵:
在我儿时生活学习的那个年代里,限于社会环境,学习唢呐的孩子比较少,主要是靠自学,并且因为当时唢呐乐器的发展前景不大,大多数人也就半途放弃了。但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孩子们可以更多的接触到外界,有更多、更好的途径去学习专业的知识,且演奏唢呐也成为了一个有前景的行业。因此,就目前来看,学习唢呐的人数正逐年增加。
    至于说到唢呐给我的印象,从最初接触直到现在,尽管我已经从听者转变为了演奏者,但唢呐带给我的感受都从未变过,始终都是喜庆的象征。
     在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的后,侯彦秋老师的教学方式与教学侧重点的确是有一些改变的。考学之前,我主要学习的是一些基础的知识,像是判断对构成音乐的音响的优劣,速度的快慢,声音的高低,力度的抑扬与节奏的顿挫,目的是为了培养我敏锐的听觉判断能力,以及优秀的音乐记忆能力等等。进入附中之后,侯彦秋老师更多教授的是一些高超的演奏技法与各家演奏流派的基本知识及特色等等,帮助我打开思路、增加演奏经验与音乐理解方面积累,为以后的塑造及形成自己的音乐风格做铺垫。
     如您所述,升入中国音乐学院本科后,我对唢呐艺术的理念也发生了改变,与小时候接触唢呐时的感受大有不同。首先,曲谱由简谱变成了五线谱,增加了认谱的难度,当然也提高了我这方面的能力。再有,相较于小时候的老师教什么就学什么的模式,在大学更多的是要求自己独立思考,在音乐中发现自己的风格。尤其是在频繁、大量接触现代派作品后,我对唢呐艺术有了更新的认识,让我的目光已不仅仅停留在传统的层面上,使我萌发了在保留唢呐传统精髓的同时,为唢呐艺术增添现代元素想法,为我未来的唢呐演奏道路开辟了一条新思路。

华音:在当代,提起唢呐乐器或唢呐艺术,在业内外人士看来,香港中乐团的著名唢呐演奏家郭雅志先生且风靡于整个民族乐坛。他以高超的演奏技术,绚目的表现力,极具民族色彩的风格韵味、大师般独特的气质与人格魅力,征服着越来越多的听众,也使得更多地听众从唢呐“婚丧嫁娶”的传统理念中释放出来,从而彻底的改变了人们对唢呐最初并传统的印象。您认为,作为一名民族器乐演奏家,郭雅志先生是依靠着什么取得了这样可谓空前的成功呢?这样的成功经验,您是否曾或曾想要借鉴一下?

董艳朵:郭雅志先生之所以能取得空前的成功,在我看来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据我了解,郭雅志先生除了吹奏唢呐外,还精通多种民族管乐器,并潜心研习过西洋管乐器萨克斯,而这样丰富的积累不仅使郭雅志先生在演奏技艺方面有了更多吸收、借鉴的机会,同时也使得他在音乐方面的理解大大深入,进而能够逐步把握音乐的精髓,因此,他的演奏自然就更有灵气、更加活泛。另一方面,郭雅志先生加入香港中乐团后,游经各国各地,开拓了见识,丰富了经验,他将自己行走世界的经历、对世界的理解与自己的音乐想法融为一体,打造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艺术之路。总而言之,我认为郭雅志先生的成功能够归结于八个字,那就是“触类旁通,厚积薄发”。
    当然,郭雅志先生这样成功的经验,是非常值得我借鉴的。就目前而言,除了唢呐,我还学习了其它的吹奏乐器,像朝鲜唢呐、朝鲜筚篥、笛子及萧等,而我要做的就是通过对这些乐器的研习,不断挖掘、掌握不同的音乐元素,从而创造属于自己的音乐。

华音:谈到郭雅志先生在近些年依据自身的演奏经验与唢呐的基本特性,他所发明的“活芯唢呐”,您是如何看待的?那么“活芯唢呐”的设计意图主要是为了解决唢呐的什么问题呢?“活芯唢呐”与“改良加键唢呐”的根本区别在于?您又是如何来看待唢呐的改良问题呢?

董艳朵:郭雅志先生所发明的“活芯唢呐”,它的“活芯”是指一个可以自由伸缩的唢呐铜芯,它不改变传统唢呐的结构,只是取代原来的铜芯。“活芯唢呐”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改变乐器振动气流的长短,通过准确地伸缩动作,使每一个音孔都能产生小二度,升高与还原的变化,能够在一般速度内吹出十二个半音,还可以进行快速地各种转调。在我看来,“活芯唢呐”在演奏临时变音与转、离调较多的现代作品时,具有更好的表现效能,可以更好地适应于一些现代音乐演出的需要。但“活芯唢呐”不是万能的,能发挥出怎样的、多大的作用,还是在于吹奏者根据现实演奏的需要去选择与应用。
     首先,“活芯唢呐”的活芯设计并未改变传统唢呐的结构,它可以与任何品牌的唢呐相匹配,而无需另购乐器。而“改良加键唢呐”是在传统唢呐的基础上,模仿西方单簧管与双簧管的机械装置进行了加键改良。其次,“活芯唢呐”与“改良加键唢呐”是应用于不同演奏要求下的,“活芯唢呐”擅长演奏临时变音与转、离调较多的作品,然“改良加键唢呐”正好相反,变化音越多越能突显它的优势。
     我认为传统唢呐是经过历史考验的,它的结构是合理的。而给唢呐加键,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唢呐的音质、音色,同时,音孔加键后唢呐的传统演奏技艺及特色也受到了抑制。另外,使用改良唢呐演奏时,可能会使一些形象不太好看的动作更为突出,把人们的观念又带回“婚丧嫁娶”的老想法中,所以我不太支持对传统唢呐进行改良。
华音:面对着大陆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市场化的萧条景象,反而像中国的台湾、香港、澳门以及中国周边等国家近几年更加重视我们的传统文化,并迅速的发展开来,您认为,归结原因后,是否存于在观念、态度上的问题呢?谈到尊重传统文化,尊重民族艺术,您认为国人又做到了多少呢?您认为,我们的国人以及民族器乐演奏专业的人士,应当如何去尊重我们的国乐艺术?

董艳朵:如您所述,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尽管我国历史悠长,文化底蕴优厚,但新中国建立还不足百年,物质基础上虽然有长足发展,但还不足以让更多的普通大众能够享受得起民族音乐的“消费”。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西洋乐器才是高雅音乐,才算得上“洋气”,才是真正的“艺术”,而抛弃自己的传统民族音乐。在我看来,这就是“崇洋媚外”的一种表现。因此,作为民族音乐的学习者与未来的传承者,我们要用演奏来培养更多的民族音乐听众,普及民族音乐文化,进而营造良好的民族音乐环境,只有这样,我们的民族音乐才能得到延续与发展,且具有艺术生命力。
    我觉得国人对于传统文化、民族艺术的认识程度在逐步提高。比如说,现在的各大电视台、电台等不断上演一些民族音乐类的节目,使得大众逐渐开始接受并认同民族音乐。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众应该会对民族音乐愈加重视吧!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董艳朵:华音网站作为民族音乐爱好者的摇篮,民族音乐艺术家的探讨问题、交流心得的平台,我希望你们能越办越好,展现民族音乐的魅力,弘扬民族音乐的文化。





华音网首都分处:李直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1年11月8日
采访地点:华音首都分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