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笙歌一曲意绵长 访笙乐新秀李春旭

李春旭,笙乐新秀。现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1991年9月23日出生于辽宁省营口市,2002年开始学习吹笙。
2003年5月参加全国艺术推新人选拔大赛,获辽宁赛区“金奖”。同年8月,参加全国艺术推新人选拔大赛总决赛,获“金奖”。
2004参加首届笙专业大赛,获少年组“优秀演奏奖”。同年师从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著名笙演奏家文佳良教授,继续学习笙演奏。
2005年参加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举办的“桃李芬芳”民族器乐观摩音乐会,获得好评。
2007年参加第七届“蒲公英杯”全国艺术新人选拔大赛,获辽宁赛区“特等奖”。
2009年参加第二届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赛,获笙少年组“三等奖”。
2010年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师从著名笙演奏家杨守成教授至今。并随著名管乐大师胡志厚教授学习管子演奏。
2011年参演由北京大学化学院和北京大学中乐社举办的国际化学节“乐以化学”音乐会,获得好评。
2011年末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中国国乐北京新年音乐会》。

华音:我们从您的艺术简历中看到,您11岁开始学习笙演奏,时至今日,以过硬的专业技术,过人一等的音乐天赋从而最终迈向了笙专业的演奏道路。笔者在最近这段时间中采访了多位优秀的民族乐坛新秀,但从接触及学习乐器的年龄段来看,您相对处于较晚。我们想知道,不同的年龄段接触及学习乐器,是否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呢?年龄段与学习乐器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吗?很多正在音乐学院中学习笙、唢呐演奏专业的同学,起初在接触这两件乐器时,大多都受家庭环境影响,耳濡目染,您也是这样的吗?您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与笙这件传统的鸣簧乐器结下不解之缘的呢?

李春旭:现在的家长对孩子都抱有“望子成龙”的心理,认为学习任何事物都要从小抓起,针对音乐艺术方面的学习自然也毫不例外。我认为年龄对学习乐器的效果是存在一定的影响的,在不同的年龄段接触与学习乐器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就小孩子学习乐器而言,虽然因其年龄小,生活阅历不足,对作品的领悟与感受要欠缺一些,但是他们对音乐的领悟却也是天然,一尘不染,更为纯正的。在我看来,这个时期着重培养的是小孩子学习音乐的兴趣及对音乐的感觉。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孩子的理解能力的增强,逐渐学习到音乐更深层次的知识,此时更强调他们对乐器的驾驭能力与注重音乐的表现力,进而在这样循序渐进,不断磨合的过程中,为孩子学习乐器打下牢固的基础。因此,我觉得,年龄与学习乐器的效果还是存有一定关系的,越小接触越如鱼得水的说法也是有其道理可言的。
   虽然年龄段与学习乐器之间存有关系,但实际上年龄并不是判定学习效果好坏的唯一标准,不对学习的效果起决定性作用。在以音乐为特长的学习过程中,年龄小的优势在于对音乐的敏感度与感受力与生俱来,接受新鲜事物能力较强;而相对来说,年龄大的优势在于具有学习的自主性,养成了主动学习的习惯,学习动机与自我约束力较强。通常情况下,学习音乐合适的年龄段在五岁或六岁,但也应该根据乐器特点等实际情况来确定。就民族管乐器而言,比如笙、唢呐,则更需要用气力,所以学习年龄不宜太小,从七、八岁左右开始学习,效果会比较好,也具备了一定的认知与理解能力。
    与大部分学习笙、唢呐乐器的同龄人所不同的是,我走上音乐之路完全是机缘巧合。既没有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也没有被周围同学所带动。对于唱歌都五音不全的自己来说,更是从没有想过在今后会把笙乐器当成毕生的兴趣爱好乃至专业发展。
    说起我与笙乐器的缘分,还得追溯到我小学五年级那年。那会我们正面临搬家,从辽宁营口搬到大连,随后认识了父亲的朋友,他拥有民间艺人兼商人双重身份,父亲与他商量后,建议我跟他学习笙这门乐器,就这样我便开始学习笙乐器。在老师的言传身教下,我从起初的被动了解,到主动学习,再到小有成就,在学习的过程中渐渐喜欢上了笙乐器的演奏。并从初中开始,树立了未来向专业门槛迈进的决心,进而一颗梦想的种子就这么在我心中生根发芽了。

华音:在您学习笙乐器演奏仅仅大约一年后,便于2003年参加了全国艺术推新人选拔大赛,并在赛事中崭露头角,获辽宁赛区“金奖”,随后在同年8月,您又参加了该项赛事的总决赛,同样也荣获“金奖”殊荣。在自己学习了笙乐器演奏仅仅一年之后,就报名参加比赛,那时候您曾对比赛抱有着怎样的心态呢?在比赛过程中,比起那些学习乐器很多年的选手,您觉得您当时的绝对优势在于?那么这种优势是否也保留下来并成为了您现在的演奏风格呢?这两次赛事的金奖,使得笙这件乐器在您的心中奠定了怎样的位置呢?

李春旭:由于学习笙乐器演奏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我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报名参加全国艺术推新人选拔大赛的,主要是想通过比赛检验与锻炼自己的演奏能力与水平,积累一些舞台经验。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当时并没有太多的顾虑,完全是轻松上阵。对于我来说,比赛的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应该去享受挑战自己、与其他选手互相切磋的这个过程。
    其实当时大家的水平是不相上下,难分高低的,而我的优势恰恰就在于拥有并保持良好的心态,亦可称之为一种心理优势。这种心理优势体现在三个阶段,在比赛之前,不以获奖为目标,不刻意的追求;在比赛过程中,就不会承受太大压力,自然能放松自如的演奏,甚至能够超水平发挥;在比赛之后,无论结果如何都坦然接受。
    将心理优势长期保持下来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因为遭遇坎坷而灰心丧气、内心纠结本来就是生命的常态。我相信任何人在遇到困境时,都很难做到镇定自若,更重要的是能不能在短时间重拾信心,勇往直前。由于笙乐器本身极具传统性,但其演奏却不为众所周知的特点,一直以来,无论在学习还是比赛演出方面,我都比较顺利。直到目前为止,我遇到过的第一次也是最大的挫折就是高考的落榜。2009年,我凭借笙乐器的特长从普通高中报考中央音乐学院以失败告终,这当时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打击。在我落榜到决定重考的那段灰暗的时期里,我特别感谢温家良老师,是他的关心与帮助使我重新站了起来,并报名参加了CCTV民族器乐大赛,使我迎来了人生重要的转折点。
    经过了比赛经验的积累,我获得了小小的成就,使我真正地由被动性的学习转变为主动性的学习,继而热爱上了笙这件乐器,并使之成为我不断努力,不断坚持的目标。
华音:可以说2003年这两次全国艺术推新人选拔大赛在您的心中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随后几年中,您每年都会参加地方或社会举办的一系列民族器乐大赛,连连摘金夺银,并以此获得了评委、专家们的一致好评与赞赏。在您小时候学习笙乐器这几年,所参加的多次大赛中,哪次赛事发挥的最令您最满意?哪次最令您感到不满意呢?在您多次参加比赛后,您认为最能使自己锻炼出什么呢?如果您以后作为一名老师在教授学生之时,是否也会建议他们多多的参与比赛锻炼自己呢?对于您在舞台上所表现出来的这种自如,兴奋的状态,与天赋又有着多大的联系呢?

李春旭:回首过往,2009年的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奖赛对我今后的专业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令我最满意。从初赛到半决赛再到决赛,在比赛过程中我都付出了辛苦与汗水,真正做到了无怨无悔。相对来说,不太满意的是2004年参加笙乐器演奏的比赛,那是第一次参加专业领域的比赛,记得那一年自己才十三岁,由于当时自己年纪小没经验,心理又紧张,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在经过多次比赛的锻炼后,我觉得自己一点点成长起来了。首当其冲的要数心理素质的培养了,由起初的紧张慌乱到放松自然,我慢慢地学会了及时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心智变得更加成熟,演奏也变得更加稳健。除了拥有良好的心理状态之外,比赛给我的最大帮助在于能够更快地提高自身的演奏技艺,由于全身心地投入练琴,在专业水平方面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与进步。
    如果未来有幸成为了一名笙乐器教师,我会建议学生多多参加比赛来锻炼自己。我认为比赛虽然在实质上是一个竞争的过程,是对自己能力的检验与肯定,但同时也能接触到更多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兼朋友,取他人之长,补己之短,相互学习,相互进步。
    我的舞台表现力是一点点培养起来的,是长期坚持的结果,与天赋没有太大的关系。正所谓厚积而薄发,要想在舞台上达到自如的状态与忘我的境界,必须付出长期的努力才能有所成就。爱因斯坦曾说过,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努力,我非常赞同这句话。也许不是每个人都有过人的天资与才情,但你只要肯努力付出并坚持下去,那么我相信始终有一天你会有所成就。

华音:2009年,您参加第二届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奖赛,在初赛与复赛的过程中可谓“过关斩将”,终进入决赛的残酷竞争中,我们更想知道您在决赛前夜的心态是怎样的?您认为自己在决赛上的表现是否发挥出了正常的专业水平呢?在决赛中虽然位居“探花”,但前三甲的位置,已经客观的展现出了您的专业业务水平,当您得知自己获得第三名时,会有一些不满或怨言出现吗?您认为自己的水平与能力与一等奖的选手相差的多吗?一等奖选手最值得您学习的地方在于?

李春旭:实话来讲,真正到了最后一刻,我反而变得不紧张了,仿佛还有一种置身梦中的错觉,因为当时自己是唯一一名由地方电视台选送,而并非专业音乐学校入围决赛的选手,觉得非常的偶然与幸运,于是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我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态完成了决赛。
    由于决赛时心态较好,我认为自己发挥了正常的专业水平,甚至可以说是超常发挥。虽然同样是电视直播,但我已经克服了在半决赛时紧张、头脑空白的状态,全身心投入到演奏中,使自己的演奏达到了与作品合二为一的境界。
    因为之前本就不曾奢望自己会入选决赛,因此能获得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奖赛少年组的第三名的成绩,我已经觉得很幸运了。虽然心中或多或少感觉有点差强人意,但毕竟比赛是残酷的,与前两名选手相比,自己在演奏技艺与舞台表现力方面也确实有所欠缺。
    能进入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奖赛的决赛环节,说明大家的演奏水平是旗鼓相当的,从某种程度来说差距不大。而我认为获得一等奖的选手最值得学习的地方在于其出色的舞台表现力及对作品细节的把握、处理,我还需要不断努力,严格要求自己,争取更大的进步。

华音:在本次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的作品选择上,您所选择参赛的作品从初赛到决赛分别是什么呢?您想尝试于通过这几首作品体现出笙艺术的哪些方面呢?很多参赛选手在选择作品时,都会扬长避短,您也是这样的吗?那么您的长处与短处可以告诉我们吗?您的专业课老师温家良老师,在比赛前对您抱有的希望大吗?比赛后他又是如何去总结您的得与失呢?

李春旭:从初赛到决赛,我仅选择了两首作品参赛。一首是在初赛与半决赛中演奏的《冬猎》;另一首是在决赛环节演奏的《晋调》。
     我希望通过《冬猎》与《晋调》这两首作品表现出笙乐器作为民族传统管乐的独特魅力。下面,我通过对比的形式,简单为大家介绍下这两首作品,大家便会明白我希望体现笙艺术的哪些魅力了。在思想情感方面,《冬猎》是温家良老师创作的笙独奏曲,艺术再现了东北鄂伦春人打猎时的情境以及欢快的舞蹈场面,表达了鄂伦春族人民粗犷的性格以及狩猎后的喜悦之情;而《晋调》是阎海登老师所创作的,更是笙专业独奏的经典曲目,它以山西梆子的曲牌唱腔为素材,是一首充分体现出山西民间音乐浓烈乡土气息的乐曲。在笙的演奏技巧方面,《冬猎》属于传统的艺术思维,在民族音乐的根基上,融合了现代技法,《晋调》则在快速演奏部分中应用了“双舌吐音”等高难度技巧,把曲牌、唱腔模仿得淋漓尽致,富有浓郁的晋地风格。《冬猎》与《晋调》都是颇具民族地域性特色的笙独奏曲,富于表现力与艺术美,且演奏技法难度极高,这也是我选择这两首作品参加比赛的原因所在。
    我在选择参赛作品时并没有考虑过扬长避短的问题。在我看来,演奏任何一首作品都能体现出演奏者的长处与短处。我的长处在于我的演奏较为富于情感,有激情;而短处在于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之前,没有受过系统性的训练,基础并不牢固,对作品的处理不太细腻。
    温家良老师在比赛前对自己抱有很大希望,他鼓励我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参加比赛,告诫我不要只看重名次,总结经验与有所收获更为重要。
    在我获得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奖赛少年组的第三名的成绩之后,温家良老师先是肯定了我的努力与付出,但同时也表示,我当时的演奏还欠火候,不够成熟,还需要经过不断的磨练。
华音:2010年,您以专业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并师从中央音乐学院著名笙演奏家、教育家杨守成教授。笔者了解到,很多自小学习乐器演奏的学生,在报考音乐学院时,有的学生看重的是学校的声誉,而有的学生是追随老师,那么您又是哪一种学生呢?国内的笙乐器演奏家、教育家资源十分广阔,且每个老师则都有着独特的演奏风格及教学特色,杨守成老师又是依靠着什么去打动您,继而让您决定追随杨守成老师学习笙演奏专业呢?在杨守成老师的众多弟子中,您认为以您的水平与能力可以算是杨守成老师较为得意的门生吗?

李春旭:我觉得自己属于后者,报考中央音乐学院的目的是希望能够跟随著名笙演奏家、教育家杨守成教授学习笙乐器演奏。杨守成老师在笙乐器演奏领域德高望重,人品也非常好,学生们都对他非常尊敬。在传授笙的技艺方面,杨守成老师的教学风格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善于激发学生的潜力,让学生自主发挥的空间很大。因此在了解了杨守成老师人格魅力后,我便下定决心要报考中央音乐学院,拜杨守成老师。
    在杨守成老师的众多弟子,以我的水平与能力而言,还不称不上是杨守成老师的得意门生。今年我才念本科二年级,各方面能力还不成熟,还有提升的空间,还需多向师哥师姐们学习。

华音:在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后,我们了解到,除了学习笙乐器演奏专业,您还曾与著名管子演奏家、教育家胡志厚教授学习管子演奏,那么您是出于怎样的想法,决定学习管子演奏呢?您认为管子最能抓住您内心的是它所凸显的哪些色彩、魅力呢?相信您也对其它民族管乐器颇有了解,那么您认为,我国民族管乐器所存在的共性是什么呢?

李春旭:我学习管子演奏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对德高望重的胡志厚教授久仰已久,另一方面是自己真心喜欢管子。
    在我看来,管子与笙乐器很神似,同属吹管乐器,且历史同样非常悠久,在演奏技法上也存有相通之处。管子的音色独特,明亮、质朴,具有迷人的魅力,演奏时利用口型变化,还能模拟出人声与动物的叫声。因此,基于管子的这些特点与我的主观意愿,我便跟随胡志厚老师学习管子演奏。
   在我看来,民族管乐器的共性在于用气发声,随着气力的大小,音色、节奏而发生相应的变化,亦可看作是情感起伏的象征。较之弦乐,民族管乐的音质更加圆润饱满,清脆响亮,可谓“正始之音”。

华音:除了学习杨守成老师所教授的演奏技术、演奏风格及作品,您还对笙艺术的哪些门派及作品抱有很大的兴趣呢?杨守成老师是否又是赞同您在同专业中兼学别样呢?您认为作为一名演奏者如果长期持保守,自封自闭的发展态度,那么面临他的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李春旭:杨守成老师在这方面并没有“门户之见”,他自己在演奏、教学实践中就经常研究其它的风格、流派,教导我们学习笙不需要分门派或类别,只要是遇到了好的作品、曲目,就鼓励我们进行学习。同时,杨守成老师还告诫我们不要去模仿、学习他的演奏风格,他希望同一首作品,在我们自己的处理与理解下,能体现出我们的风格。跟随杨守成老师学习的这段时间,我真的获益匪浅,非常感谢杨守成老师们为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
    当得知我同时选择管子作为第二专业学习的时候,杨守成老师非常支持。因为管子与笙乐器的学习具有相通性,可以互相借鉴。在学习本专业的同时,跟随胡志厚老师管子演奏,我收获得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提高,更对国乐艺术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与领悟。
     如果一名演奏者长期保守,那么其结果必然是“固步自封”,是不利于自身演奏技艺的提高的,其演奏艺术也是脱离社会现实的。在我看来,作为一名民族器乐演奏者,首先是要实实在在地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同时又吸收其他音乐元素的精华,以此来丰富自己,保持自身的民族性与时代性,继而是自己的演奏艺术绽放出夺目的光彩。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李春旭:一粒种子只有深深根植于沃土,才能生机无限。感谢华音网站不遗余力地普及、传播、推广民族音乐,希望华音网站这片沃土,能够滋养出更多的热爱民族音乐、民族器乐的“种子”,为民族音乐的发展带来无限生机!


华音网首都分处:李直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1年12月1日
采访地点:中央音乐学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笙歌 一曲 绵长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