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笙乐欢歌舞凤鸾 访笙乐新秀苏楠

苏楠,笙乐新秀。2002年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师从林富贵教授。200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大学本科民乐系笙专业,师从杨守成教授。
随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青年民族乐团在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中山音乐厅、北京音乐厅、国家大剧院国内外巡回等地演出,参加中央电视台节目录制等,获得一致好评。2004年获得由全国青少年文化活动周东方魅力之星大赛组委会和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笙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笙专项比赛专业组二等奖。在校期间也曾获得专业奖学金等。

华音:从您的艺术简历中,我们了解到,您出生于辽宁省鞍山,那么您出生的地方与您目前所从事的笙演奏专业是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呢?传统笙艺术可以说在建国前一直到如今,广泛且普遍流行于地方,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得民间,主要用于器乐合奏与戏曲音乐伴奏等形式,在您的家乡,这件乐器是否也是人们所喜闻乐见的呢?您在接触笙乐器之前,又曾对这件乐器了解多少?从接触到喜爱,之中您所度过了怎样的过程呢?笔者由自身的学琴经历来看,很多家长在建议孩子学习演奏民族乐器时,一般则会建议学习古筝、二胡、琵琶、笛子等,她们认为笙、唢呐乐器会比较“土”,或觉得这等乐器是“民间乐器”而并非“城市乐器”,您觉得她们所说的“土”则代表着什么呢,您赞同这样的说法吗?

苏楠:其实,我能够踏上学习笙演奏专业的道路与我的出生地辽宁鞍山并没有直接的联系,若要说关联,那就不得不提到我的启蒙老师辽宁歌舞团洪梅老师了,而我最初跟随洪梅老师学习的乐器是钢琴,在跟随洪梅老师学习钢琴的过程中,得知她同样擅长演奏笙乐器,第一次见到并听到笙乐器的演奏,我便被其特殊的形制与明亮、清脆的音色所深深地吸引,萌生了学习笙乐器的想法。就儿时的我而言,父母仅是希望丰富我的课余生活,增加一项业余爱好而已,但却并未想到自学习笙乐器开始,我便与笙乐器一路相伴至今。在我看来,这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在我的家乡辽宁鞍山,其实鲜有人人知道笙这件乐器,这其中也包括儿时的我。实话来讲,我在接触笙乐器之前,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样子,能发出怎样的声音,而是在我观看与聆听了洪梅老师的演奏之后,才初步了解到笙乐器的形制与音色,进而被笙乐器美妙的乐音所吸引。
    如您所说,从接触笙乐器对其产生了兴趣,到逐渐喜爱笙乐器,中间确实经过了一段痛苦的过程(呵呵)。对于小孩子而言,我觉得兴趣是排在首位的,若是说一接触就喜爱的不得了,那有些言过其实。但兴趣过后,便是枯燥、乏味的基本功训练,我还记得,当时人小手小,为了练习基本功,我的手指被笙管磨得满是水泡,也曾产生过放弃的想法,但在洪梅老师与父母的引导下,我一直坚持着慢慢学习、慢慢摸索。直到有一天,当我用笙乐器吹奏出优美的旋律,得到老师与父母的夸奖时,我才真正的感觉到我喜爱上了这件与我相伴的笙乐器。
    是的,确如您所说,许多家长在建议自己的孩子学习演奏民族乐器时,一般都会建议学习古筝、二胡、琵琶等乐器,她们认为笙或是唢呐乐器会比较“土”。我觉着她们所说的“土”,或许是感觉笙或是唢呐乐器比较俗气,其在声音上,听起来没有诸如弦乐、古筝乐器之类那么优美、优雅。在我看来,大众觉得笙或是唢呐乐器有些所谓的“俗气”是与它们不被人所了解有关,而并不是这两件乐器本身的原因。因此,我是不赞同这样的说法的。

华音:在刚开始学习笙乐器演奏的那段时光中,您觉得最让自己感到头疼或偶尔“冒出”放弃学习想法的因为遇到了怎样的阻碍呢?当初练习时的第一件笙乐器从形制上来说,是传统笙吗?从形制上来区分的传统笙乐器的音色特点给您的感觉又是怎样的?音色作为传递乐器给人们的第一印象,那么这样富于民族韵味与金属质感混合的音色,您小时候是否喜欢呢?儿时的学琴经历中,您最向往娴熟的吹奏好哪首笙乐曲呢?为什么?向往能够演奏这首笙乐器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您坚持、刻苦学下去的信念?经常在家中扮演一名演奏者演奏给爸爸妈妈或家中的亲戚听吗?

苏楠:我在之前的问题中也曾提到,我在跟随洪梅老师学习笙乐器演奏的过程中,确实遇到了头疼或放弃的想法。因为就儿时的我而言,笙乐器对于我来说有点大了,练习很不方便,且坚持不了很长时间,便会两手酸痛;再加上练习基本功的时候,手指会经常被笙管磨出水泡,有时甚至会磨破流血;另外,那时还处于初学阶段,吹奏出来的声音不成调,自己听着都觉得挺痛苦的,更不要说别人了。因此,我偶尔也会“冒出”放弃学习的想法,最后能坚持下来也要归功于老师与家长的鼓励、支持与引导,再加上我的性格中也是有股不服输的劲头儿存在,我克服了学习路上的所有阻碍。
    我接触的第一件笙乐器是二十一簧笙。笙乐器是古老的中国传统民族乐器,其属于簧片乐器族内的吹孔簧鸣乐器类,是世界上现存大多数簧片乐器的鼻祖。而传统笙乐器给人感觉就是比较民间,比较通俗一点。它的外观可能没什么特殊之处,传统笙与现代笙的最大区别就是指法不一样,传统笙乐器的发音其实更为清越、高雅,音质更为柔和。
    说实话小时候,我不太喜欢自己所演奏的笙乐,可能也与当时自己的能力与水平有关,因为技术上的不娴熟,吹奏出来的乐曲都不是很好听,再加上它的音色有金属的味道,比较民族一点,感觉并不是那么吸引像我那个年纪的孩子。但是,我小时候却非常喜欢洪梅老师吹奏的乐曲,演奏技巧丰富,极富华彩。我想,这也是让我一直坚持不懈努力学习的一个原因吧。
    儿时,我喜欢许多笙乐曲,且不止一首,像《天鹅畅想曲》、《山寨之夜》,我都非常喜欢,这两首笙曲在技术方面也具有较高的难度,因此我希望能将它们娴熟演奏,从而提高自己的演奏技巧、技术,同时这些笙曲在我学习笙乐的过程中也是支持我继续学习笙乐器演奏的信念。
    非常遗憾的是,我的家人很少听我吹奏,可能因为他们并非音乐出身,不能较好地理解音乐,因此,他们不会常常听我吹奏。不过家人还是十分支持与鼓励我学习笙乐器,这一点也让我觉得十分欣慰。

 

华音:建国后,随着传统笙合奏及伴奏的艺术形式登上了独奏艺术舞台,继而在这几十年的传承与发展中,众多老一辈笙艺术家与乐器制作厂商对传统笙乐器在形制上也进行了不小的改革与创新,所衍生出的三十五、三十六簧加键笙等,成为了如今笙乐器演奏中使用较为频繁的乐器形制,为笙这件历史悠久的民族吹管乐器带来了崭新的生命力。第一次接触改良加键笙是什么时候呢?由传统笙演奏过度到改良加键笙的演奏,是否需要“颠覆”当初的传统演奏技法呢?传统笙乐器与改良后的加键笙,其根本不同在于解决了传统笙乐器的转调问题,那么这样的改良是否也存在着些许弊端所在呢?当前,从笙乐器的形制与笙乐器的作品归纳来看,大多数传统笙乐器只能演奏传统作品,相同,改良加键笙只能演奏现代作品,这样的分界点您认为是否也成为了目前笙艺术发展的趋势所在呢?就目前实际演奏来看,加键笙的弊端需要如何的再次加以改革呢?

苏楠:我第一次接触改良加键笙是在我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当时是因为我打算报考中国音乐学院附属中学笙演奏专业,而改良加键笙是必须要掌握的一项。初接触改良加键笙,它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其音色与传统笙很不一样,包括其演奏指法也有所变化,音域较之传统笙也更为宽广,改良加键笙的音色较为偏西洋的风格,已经失去了一些“民族味”了。
    由传统笙过渡到改良加键笙的过程中肯定要颠覆以前所学的一些演奏技法的。传统笙音域没有加键笙那么全,传统笙以五声调式为主,加键笙则多了许多半音阶,其采用十二平均律,让我感觉改良加键笙已不是一件民族乐器了,它已经丧失了民族韵味。
    在我看来,也不能绝对地说传统笙只能演奏传统作品,加键笙只能演奏现代作品。传统笙是完全可以演奏现代作品的,像现在很多年轻的作曲家也写过一些关于传统笙的现代作品,吹起来也很不错。其实,键笙也可以吹一些民族作品,但是现在作曲家为键笙所创作的作品都是现代作品,很少有人愿意为键笙创作传统风格的作品。
    关于改良加键笙的问题,我也曾与我的老师杨守成老师讨论过,因为改良加键笙的扩音管特别粗,且在材质为金属,吹奏时,两个扩音管之间容易形成共鸣,产生较大的杂音,甚至有时候还会漏气,可以说基本上每把改良加键笙都会有这种问题,我认为这就是改良加键笙最大的弊端了。

华音:继上一个问题,让我们继续来谈一谈笙乐器的特点吧。笙属于吹孔簧鸣民族乐器类,那么我们所说的“簧”的数量通俗的来讲,又代表着什么?簧片的软硬和灵敏度,以及笙苗的粗细长短对笙又有着什么影响?改良后的圆形与方形加键笙相信您都曾或正在接触、演奏,就演奏者使用的方便性来看,您觉得那种形制的笙乐器较为良好?笔者了解到。很多笙专业演奏者最怕的是冬天,什么方法可以避免冬天给吹笙者带来的消极影响?其方法的科学依据又是什么呢?

苏楠:“簧”的数量没什么特殊的意义。说的通俗一点,“簧”的数量代表演奏者所能吹奏出音的多少。
    簧片如果过于软,如果演奏者吹的用力,笙的音会“拐”,会跑调。但是簧片如果太硬也不行,吹出来的音色会让人感觉特别死板,是僵硬的而非柔和,少了一些“凤吹声如隔彩霞,不知墙外是谁家”的感觉。而笙苗的长短按正规来说,每一根苗的长短与音高都是有标准的,如果差一点,音色听着就会不标准。
    个人认为改良后的加键笙中,方形笙的性能更为良好,它的指法都是按照规律编排的,演奏者用起来比较顺手。
    冬天的时候,我一般会在笙包里面加放一个暖水袋,这样基本就能避免冬天因为气温过低带来的种种问题。因为笙是簧片乐器,在室内时很暖和,一带出去骤冷的情况下,簧片上就会有水汽,这样音就会变得不再灵敏。因此放个暖水袋让它暖和一点,一直保持同样的温度,外出的时候就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其依据为暖水袋能够保持笙包里恒温,取出演奏时不会让笙乐器产生冷热变化,避免在簧片上聚结水汽。

华音:六岁起您跟随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的洪梅老师学习笙乐器,我们想知道,当时老师教授您的时候年龄有多大呢?与年轻的老师学习乐器,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吧?在学琴中尤其对于女孩来讲,遭到的严厉批评也许比男孩学琴要少很多,洪梅老师在您琴艺退步时,又是如何教导您的?之后的几年学琴历程中,随着您对学习笙乐器兴趣的加深,演奏技艺的提高,在与教授您的第二位老师沈阳音乐学院孙友老师学习笙仅一年后,您便考入了中国音乐学院附属中学,真正的成为了一名笙专业的学习者,洪梅老师可以说功不可没,而孙友老师则成为了具有导向性的老师,她在您的这一关键性转折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呢?从业余到专业,您在对待笙乐器的态度上发生了怎样的转变呢?在附中笙专业教师林富贵老师的教导下,您觉得自己进步最快的是哪方面呢?

苏楠:我是六岁时,开始跟随洪梅老师学习,当时洪梅老师还未完成大学的学业,仅仅二十岁不到的年纪。
    如您所说,我觉得老师年轻对于学生来讲是一件好事,因为洪梅老师那会儿年纪也不大,给我的感觉并不“威严”,上课就没那么大的压力,心情比较轻松舒缓,再加上洪梅老师上课时同样非常耐心、细心。因此,我觉得跟随年轻老师学习乐器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其实,我遭受严厉批评的次数还真不比男孩少,而且我觉得无论是在学习文化课,还是与学习乐器演奏方面是不分男女的。虽然洪梅老师非常年轻,但是她对专业的要求却非常严格、严谨,如果说老师布置的小曲子我没练好,或者课没上好,洪梅老师就会罚我到一个小屋子单独练习,什么时候练好什么时候为止。洪梅老师对待专业严格、严谨的态度,也让我明白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道理。在此,我也非常感谢洪梅老师对我的培养与教导。
    第一次与孙友老师见面时,我便提出了我想报考中国音乐学院附中的意愿,但当时孙友老师测试了我的演奏水平后,就觉得不太可能,他认为我当时的程度还达不到中国音乐学院附中的要求。听闻此言,我当晚回去就开始勤加练习,最终我的勤奋得到了孙友老师的认可,我便开始跟随他学习笙乐器演奏。总的来说,洪梅老师当时因为仍就读于大学,所教授的专业知识并不是那么系统,我还是从孙友老师处了解到专业跟业余之间的区别。
    就当时而言,包括我在内的很大一部分人,一谈及笙乐器,第一反应就是合奏乐器、伴奏乐器,进入专业院校学习后,我才知道原来笙乐器也是完全可以独奏的,独奏的笙曲也是出离的美妙。
    林富贵老师在教学上非常重视基本功的训练,且非常严格。每节课林富贵老师都花费大量的时间让我们不断地、反复地练习,他在旁边严格监督指点。因此,我们的演奏基本功磨练得非常扎实。另外,林富贵老师也非常注重演奏时的音乐感觉,在作品细节处理上非常细腻,让我们获益良多。

 

华音:众多中国音乐学院附属中学的学生都相继升入了中国音乐学院本科进行深造,那么您当初在选择就读的大学时,为什么选择了考取中央音乐学院呢?杨守成老师在面对一名不同于自己教学风格与演奏特点的学生时,又是如何收下了您呢?杨受成老师的人格魅力感动着其门下的众多学生,请您借此平台来谈一谈杨守成老师在教授您笙乐器演奏时给您留下的难忘回忆吧?您是如何来形容杨守成老师的演奏风格呢?杨守成老师在教学理念上与众不同的一面在于培养学生们怎样的演奏技能及对音乐的理解能力呢?

苏楠:我选择了考取中央音乐学院,也是出于对著名笙演奏家杨守成老师的崇拜。在学习的过程中,我所接触到有许多师哥、师姐都从中国音乐学院转到中央音乐学院的,从他们口中了解到,杨守成老师虽然在教学上对待音乐非常严谨,但是平常与学生相处非常平易近人且非常愉快,跟杨守成老师上课能迸发出激情,更能很好地触摸到音乐的真髓。再加之中央音乐学院的学习氛围较好,这也是吸引我报考中央音乐学院的因素之一。
    我第一次见到杨守成老师的时候,杨守成老师很随和地让我先吹奏了两首笙曲给他听听,听完我的吹奏之后,杨守成老师发现了风格的差异,便按照他的风格对我的演奏做出了指点。我回去后,连夜苦练,第二节课时杨守成老师发现我的演奏已有了新的变化,觉得我的接受能力非常强,且具备一定的潜质,于是便将我收入门下。
    杨守成老师在教授我笙乐器演奏时给我留下很多非常深刻的印象。从教学上来说,杨守成老师是一个非常严格、严谨、却不保守的老师。上课时,杨守成老师的授课富有激情,他会慢慢带你进入状态,慢慢地找到感觉,营造出有感而发的一种音乐表达。他的教学观念与理念也非常超前,不固守于自己的风格,会鼓励我们去创新,接触、了解新的作品及演奏技法。在生活上,杨守成老师非常豪爽、直率,如果我们有些烦心事或者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就都会去征求他的意见,老师会给我们一些正确的处理方法,给我们提一些意见,绝对不会拒人千里之外。
    杨守成老师的音乐风格大方、有激情、粗犷,但是在粗犷中却又体现着细腻、精致。
    杨守成老师对于演奏技能与对音乐的理解能力这两点都非常重视的,但我觉得最重视的还有一点,也可能与其他老师不太一样,就是他不会给学生定一个死板的标准,会给出一个大的框架,让学生自己理解,然后在这个框架里边自由发挥。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苏楠:祝愿华音网站越办越好!希望华音网站多多关注、普及、宣传笙乐,改善大众对笙乐了解不足现状,愿与华音网站一起,为笙乐器的推广、发展做出自己的努力。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2年1月16日
采访地点:中央音乐学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