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丝竹记下的时光——王磊教学音乐会之cnu学生民族室内乐团专场音乐会后记


我一直想不到一个好的开头为我们的音乐会做一个后记。我只是深刻地感到,作为乐团的一员,我很快乐。
    音乐会的缘起是器乐系王磊老师的室内乐课程。民族室内乐课程作为首都师大音乐学院器乐系的科研立项之一,开设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从刚开始的四位成员,发展到了现在的九个可爱的姑娘。每个周四的下午会准时聚集在录音室,老师会根据我们的情况选择适合的作品给我们排练。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课堂轻松随意,气氛不同于普通的必修课、选修课。王磊他性格随和,对我们这些学生亲切,他有丰富的室内乐排练经验,对音乐理解深刻独到,大家在他的课上也都很随意,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教学相长,取长补短。


    于是,我们有了一年之后的这场音乐会。
    音乐会演出的作品多是学院派作曲家的新作,不同于一些现代作品无调性的特征,在作品的选择方面更是兼顾了美学欣赏原则和作品对演奏技巧的要求。既有取材于唐代宫廷舞乐“霓裳羽衣曲”的《倾杯乐》,又有“为新生的小女而作”为立意的《心雨》。一个是大家闺秀,一个是小家碧玉;一个端庄灵动,一个清新婉约。另外的《水乡剪影》、《短清》等作品也是各有千秋。两首江南丝竹《行街》和《欢乐歌》也被选作音乐会的演出曲目,与获得过“文化艺术院校奖”的教师团队的演奏风格略有不同,或许没有老师们技术的纯熟和音乐理解上的那般造诣,学生乐团的演奏虽略显青涩但颇细腻温婉,用手中的乐器诠释了我们对经典的理解和传承。


    一个眼神,一个呼吸,既能通晓对方的意思,这便是室内乐排练的奥妙,也是我最享受这种形式排练的所在。听很多的老师说过,室内乐这种形式的排练不同于整编的民族管弦乐团,演奏时更不同于以往的独奏,默契是所有考量一个室内乐团的标准的重中之重。更有甚者,如果我们能做到朝夕相处,那样我们的音乐也会日臻熟稔。不必言语,一切点到为止,全靠默契。
这次的“文化艺术院校奖”沈阳站的比赛对乐团的演奏更是一种提高和历练。所取得的更人满意的成绩也是对老师和我们一直以来努力的一种鼓励。经历难忘,受益匪浅。一曲终了,大家都意犹未尽。
    没有比赛的紧张,只有对音乐的热爱,对伙伴的信任,真诚的感谢和享受。在舞台上那一刻的全情投入。


    感谢老师,感谢乐团。
    感谢音乐镌刻的青春。

 

图片提供——祥云印象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