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唯有笙歌亦断肠 访青年笙演奏家田野

田野,青年笙演奏家。出生于武汉,中共党员,艺术硕士,武汉音乐学院民乐系笙专业青年教师,中共民族管弦乐协会会员,湖北民族管弦乐协会理事,中国东方民族乐团笙声部首席。
1992年就读武汉音乐学院附属中学。
1997年参加工作,就职于楚天台艺术团,任笙专业演员。
2001年调任黄鹤楼艺术团任笙专业演员。
2003年考入武汉音乐学院民乐系本科,师从谭军教授。
2007年举办本科毕业音乐会。
2009年考入武汉音乐学院研究生部,就读艺术硕士,师从谭军教授。
2009年举办个人传统曲目专场独奏音乐会。
2011年举办个人毕业独奏专场音乐会。
2011年留校任教,职务助教。
在就读本科、研究生期间先后师从过高沛、雷建功、朱家明等名师。
曾在金编钟奖、黄鹤美育节、湖北省艺术大赛等比赛中获奖。
2005至今撰写过《论笙曲中的复调艺术之发展》、《浅谈笙的保养与维护》、《笙演奏艺术——本科教学实用教程》、《音乐与其它艺术的不同和相同》、《我演奏微山湖船歌》等6篇学术论文。

 

华音:通过您的艺术简历,笔者了解到,自1992年起,您就读于武汉音乐学院附属中学,1997年参加工作,就职于楚天台艺术团,任笙专业演员,2001年调任黄鹤楼艺术团担任笙专业演员。当您工作的风生水起之时,您却毅然决然在2003年,再次重返校园,考入武汉音乐学院民乐系本科,师从笙演奏家、武汉音乐学院民乐系谭军教授。我们想知道,您是在何时,因何缘故做出了重返校园这一决定的呢?请恕笔者冒昧的说,您25岁步入本科,年龄与刚刚高中毕业迈入大学校园的孩子相差很多,可以说,校园中的一些青年教师可谓与您年龄相当。那么,最早之时,是否会有一些学生把您当成专业课教师呢?每每此类现象发生,您是否也曾感到些许的“不自在”呢?或者说,在与同班同学一起上课的过程中,您是否经常“接受”着诧异的目光的“洗礼”呢?在您看来,是何种“动机”一直不断的激励着您,让您向更高的层次不断追求、探索呢?在您看来,就专业课与文化课的学习方面来讲,你同其他学生相比有何优势所在,又有何劣势呢?2009年,您考入武汉音乐学院研究生部,就读艺术硕士,我们能否以此推测,攻读硕士研究生是您一直心念所至呢?那么,您一定也为此付出了很多的时间与精力吧?就您个人而言,硕士研究生对于专业课成绩要求更高,还是更看重文化课成绩呢?

田野:自武汉音乐学院附属中学毕业后,我便参加了工作,就职于半专业化剧团楚天台艺术团,且工作了六年。正是在这六年的工作中,我认识到我自己专业上的不足,也意识到这并不是我人生所想要的生活与我艺术所要达到的高度,于是在2002年9月的一天,我毅然决然的重新拿起课本复习文化课准备报考武汉音乐学院本科。在此,我要感谢一位很久未联系的朋友,她是我在黄鹤楼艺术团的同事——王小凤女士,是她激励、支持了我,让我有了信心考取武汉音乐学院本科。
    考取本科后,我便辞职全脱产攻读本科,这时我已25岁了,与同学之间年龄相差很大,大一时我非常不习惯,但是,我的领导与老师对我非常关心,民乐系叶书记与我的导师谭军教授注意到这一点,推荐我当了班长,让我有了更多的机会与同学接触,进而更快地让我找到了认同感,更快地融入了集体,正是领导与老师对我的关心以及朋友与同学对我的鼓励、支持一直不断的激励着我,让我有信心向更高的层次不断追求、探索。另一方面,我是先工作后读书,就不会像其他学生那样毕业工作后再来回炉读研,我从进校开始就确定了要继续读研究生,这也是支撑我一路走下来的动力之一。
    大学与研究生的七年里,我是非常刻苦学习的,因为之前六年中的工作经验,使我有了清醒的认识与明确的目标,学习起来也比较高效。更因为我有一颗好胜的心,我总对自己说,我在同学里我是班长,年龄也最大,自然而然应该学习最好,因此这也间接地促进了我有了更高的追求。在专业学习上,我比较得心应手,因为9岁开始学琴,有幸得到了谭军老师的培养,他对我从小要求严格,在专业基础上抓的很紧,使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之后在剧团中跟随乐队训练与演出,使我接触到了更广泛的民族音乐,锻炼了我的乐感。至此循序渐进的专业学习对我来说,除了刻苦以外难度都不是很大。而文化课方面,对于丢掉书本六年的我来说,就非常的吃力了,在考学前的文化课学习中,我几乎废寝忘食,因为丢了太久,学习的方式、方法都要从新总结,我本身的逻辑思维能力也欠缺,也没有高中愿意接受我,我只能靠家教与自学,进校的成绩也是勉强过线。进校后,英语成了我最大的障碍,因此之后我才选择英语水平要求相对较低的艺术硕士。但在校期间,音乐理论这一系列的课程我却是非常优秀的,都是反反复复的学习,因为我知道,理论知识不跟上专业无论若何都不可能有太大进步。对于读完研究生已走入教师岗位的我而言,理论学习与专业学习是相辅相成的,理论支撑专业进步,专业促进理论研究,缺一不可。

华音:让我们继续上一个问题的思路,就笔者所见所闻而言,各大音乐院校保研或考取研究生的学生,往往文化课成绩较高,而对于专业课,即器乐演奏能力的要求并不高,导致很多悉心致力于专业演奏,或演奏技艺高超娴熟,而文化课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被“拒之门外”,对此,您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呢?那么您认为,招收艺术硕士研究生的“政策”是否应该进行一些方面的改革,即重视专业技能技巧甚于文化课成绩呢?如今,社会越来越看重学历,不同学历之间的“待遇”相差甚远。而对于当今社会中学历的重要性,不同的人持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认为,学历是开启职场大门的钥匙,是面试的敲门砖,若没有学历便无法在社会当中立足,求得较好的生存;而恰在另一群人看来,能力比学历重要,那些取得成功却没有学历的人,也值得我们去学习,因为他们具备的是学力。对于上述两类观点,您更支持、赞同哪一种呢?在笔者看来,社会看重、重视学历一定有其本质的原因,就您个人而言,您认为这一原因是什么呢?据笔者了解到,您2011年毕业后便留校任教,成为了武汉音乐学院民乐系笙专业青年教师,我们想知道,您作为一名青年教师,是否会建议自己的学生继续向更高的学历奋进呢?且对于专业技能优秀,而文化课略差的学生,您又是如何鼓励、指导、教育的呢?

田野:硕士研究生考试中凸显出的问题由来已久,专业优秀而文化课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被“拒之门外”的也不是个案,我就是考了两年才考取硕士研究生的,当时我还是有些看法的,但究其本质原因,我们就不能从硕士研究生考试出发,得从我们的艺术生基础教育说起,据我了解,我们的艺术生基础教育大多是牺牲文化来提高专业,在硕士研究生考试中,从小立志走专业道路的孩子,最后输给了从师范类学院走出来的艺术生,我们就不得不反思一下,这样的艺术生教育到底是否要改革,是否一定要牺牲文化课学习来保全专业上的优势,是否能两者兼顾,并驾齐驱呢?当然,这需要我们这一辈人好好努力,改善这种不良的教育循环,多一些耐心,多一点爱心,多一些理解,爱心耐心多一些,孩子们弯路就会少一些。另一方面我刚才也谈到过,文化学习与专业学习是相辅相成的,我们最后想修行成为音乐家,就必须有过硬的专业技术、深厚的文学功底与坚实的理论基础。
    对于学历与能力的问题我认为,有学历的没能力而有能力的没学历的情况都是存在的,但这也要从学生的情况出发,每一个学生的经历、能力、性格、生活环境、受教育的不同,使得他们的后天所选择的就业道路也不同,有的岗位需要专业能力强的,有的岗位需要理论研究强的,我们应该观察学生在大学内的生活与学习中的能力的展现,发现学生的特长,加以指导,使其能宽口径就业,专业能力强的让他们纵向发展,专业能力弱的让他们横向发展,专业能力与理论能力都强的综合发展。
    在我看来,研究生并不是适合每一名学生的,对于我的学生而言,只有当他们展现出出众的能力与对今后工作需要时,我就会指导他们去考去研究生。

华音:在上面的问题中笔者也曾提及到,您自考入武汉音乐学院本科后便一直跟随笙演奏家、武汉音乐学院民乐系谭军教授学习笙乐器演奏,直至硕士研究生毕业。谭军教授是中国第一位笙演奏与理论教学专业硕士研究生,任教数年间,悉心专研于笙乐器、葫芦丝,以及编钟的演奏,独立承担并完成六项省级科研课题,其中“笙的恒温研究”与“编钟编磬系列击槌的研究与研制”获中国专利。在拜师于谭军教授之后,您觉得,您在各个方面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我们想知道,您是否也从谭军老师的授课过程中学习到了葫芦丝以及编钟的演奏方法呢?或者说,在教学过程中,谭军老师是否会毫无保留的传授与您这些乐器演奏精髓所在呢?在教授您之时,谭军老师在教学模式上又有何创新之处呢?想必其在指导您的过程中,一定与教授其他学生有着很大的不同吧?换言之,就您个人而言,谭军老师“因材施教”的教学策略都体现在在哪些方面呢?除此之外,在您就读本科、硕士研究生期间,还先后师从过笙演奏家、教育家高沛老师、国家一级演奏员、笙演奏家雷建功老师,以及国家一级演奏员、笙演奏家朱家明老师等多位笙乐器名家,得其教诲。这几位老师分别给您习笙的各个阶段,起到了何种帮助作用呢?在您看来,集百家之所长,造就了您怎样的演奏风格与教学风格呢?

田野:我9岁开始学琴,从启蒙到硕士毕业一直都是跟随谭军教授身边学习,恩师给我最大的感受是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严谨治学、诲人不倦。从他身上我得到的最大收获是学会了“先学做人、后学做事,先学德、后学艺”,我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很大程度上缘于谭军教授对我的悉心培养,严格要求以及无私付出。
    谭军教授不仅是我的专业老师,而且是我的理论导师,他不仅在笙专业上取得成果,更在葫芦丝、巴乌等乐器上取得不俗成绩,近二十年谭军教授出版了编钟乐舞曲集4部,创作曲目几十首,曲目涉及笙、葫芦丝、巴乌、编钟乐舞、舞蹈、民族交响乐等一系列作品,更兼任东方中乐团的常任指挥。早在我就职楚天台艺术团时,我就在接受他毫无保留地对我进行的文化教育,以及编钟、编磬演奏,与之对应的理论研究,追随老师学习的过程,提高了我的艺术审美与艺术鉴赏能力。在专业学习上,他对我循序渐进地教导,使我大量掌握传统曲目后,让我接触现代派作品与西方作品,让我有了更开阔的视野,吸收到更多的文化元素,促使我更快成长。
    在读硕士研究生期间我先后得到了笙演奏家、教育家高沛老师、国家一级演奏员、笙演奏家雷建功老师,以及国家一级演奏员、笙演奏家朱家明老师的教导,从他们身上我学习到北派与南派的不同技法,对音乐的不同处理及对音乐的不同理解,使我融会贯通,而集百家之所长,也是我一直以来不断努力的追求。借高沛先生写我乐评的话来说“在田野独奏音乐会中,他向听众传递了一种新的讯息,他的演奏没有局限于乐曲的写实性,而在准求《周易》中所说的‘立象以尽意’。他的乐曲表达没有受标题里的‘具体’”形象所限,而在逐渐的追求一种隐意显象的含蓄美,使其演奏达到妙悟出象外的意蕴,这是‘乐’的高境界,也是一个研究生经过深造后的不同反响之处。”在我看来,这既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同时也是对我的今后演奏的一种激励。
    在我看来,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因此以我目前的水平,我还不敢说自己已经形成了怎样的演奏风格或教学风格,只能说我会朝着这方面努力。

华音:笙乐器,在古老的中华文化历程上有着悠久的历史,曾经受到上自帝王、圣贤、文人、雅士,下至黎民百姓的青睐,至今仍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无论在民间吹打乐、戏曲音乐或歌舞音乐中都少不了它。笙属于簧片乐器族内的吹孔簧鸣乐器类,其发音清越、高雅,音质柔和,歌唱性强,具有传统中国民间色彩。然而在笔者看来,笙是一种比较特殊的乐器,需要经常的保养,如点头调音、涂抹绿石层,封蜡等,还有的笙学习者、演奏者自己修整簧片。这就需要有一定的工具,良好的听音能力以及专门的保养知识与能力。通过您的艺术简历,笔者了解到,您曾撰写过一篇名为《浅谈笙的保养与维护》的学术论文,想必您对笙的保养、维护、修正一定颇有见解,也请您借助华音网站这一平台,与朋友们交流分享一下吧。《说文》云:“和,调也。”《广韵》说:“和,谐也;和,合也。”而对于笙,笔者曾读到这样一句话:“笙乐器具有与生俱来、不容忽视的‘个性’,而这个‘个性’的核心就是‘和’”。我们想知道,您认为,笙乐器具有哪些“个性”呢?且您又是如何理解“其核心就是‘和’”这句话的呢?就笙乐器对当下的发展来看,其呈现出怎样的趋势呢?在笔者看来,笙乐器乃至民族器乐当下的发展都不容乐观,对此,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挽救”中国传统民族音乐、民族器乐艺术的地位,继而发展、弘扬其独特的内涵与魅力呢?

田野:笙是一件比较“娇贵”的乐器,外界环境中的很多因素都会对笙产生一定的影响,比如气温高低、空气干湿、灰尘、吹力暴骤、摔震、挤压、不适度的刷洗、涂抹、抠挖等,都会对笙的音准、音量、音质、音色等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因此,学习笙演奏的同时,还应该学习有关笙的保养方面的知识。保护笙是一项很细致的工作,我在此简单就某些方面的问题举一些例子:由于笙的簧片是用黄蜡粘的,熔点较低,粘力较小,且它受热会变软、易溶,受冷会变脆、易碎。因此,笙不宜在过热的地方,例如暖气、火炉、阳光暴晒等地方久放或长时间演奏,以免蜡榕脱簧;同时也不宜在过冷的严冬户外,冷风凛冽的地方久放或演奏,以免蜡碎掉簧,或簧面积水过多而造成音变。一般将笙处于15℃~30℃的环境中较为合适,其声音共鸣较好。如果在演奏中,遇到过热的环境或已经感到黄蜡粘手,一定要及时用冷风或凉水冷却笙斗降温。如果遇到过凉的情况时,则不要马上吹奏,一定要在事先用火、热水或其他加热方式来暖暖笙斗,或者往笙斗内呼送口气,感到笙斗或笙簧不再冰脸,不再凉以后再行演奏。
     在我看来,笙这件具有悠久历史的乐器,其“个性”有三点:首先,笙,在世界乐器制造史上,享有“自由簧之祖”的盛名,是我国音乐文化对外交流的重大科技成果之一。其次,笙的簧管配合机制及其闭管发音原理,是世界乐器制造史上独一无二的成就。早巳深深地打上了“中国特色”的烙印。在数千年之前的远古时期,我中华祖先便以惊人的生命智慧掌握了如此科学的发音原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后世的欧洲人制造口琴、手风琴、风琴等簧乐器,虽然也安装了自由簧,且周围也有一段空管装置,但它只起到共鸣与扩音作用,而笙的发音却独具个性。笙发音的独特之处在于,簧的振动频率必须同该管内的空气柱频率相吻合,才能发出悦耳的乐音。若有偏差,则会导致声音发闷,如果两种频率相差过大,则会发不出音来。即使在声学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欲彻底破解这一迷团,恐怕还须认真地进行一番深入、细致的研究。另外,音色是乐器“个性”的主要内涵,当然,笙也不例外。近来,有的学者或演奏家对笙的“个性”产生误解,在有的人心目中,往往认为笙的“穿透力不够强”,然而,这种和恰的穿透力,正是笙的长处所在。由于它的音色甜美、华丽而柔和,在民族乐队中能起到“粘合剂”的作用,这一点是任何管乐器无法比拟的。
    众所周知,我国拥有博大精深的中华“和”文化,在古代,先民们聚单簧独鸣之管为多簧合鸣之编管,使之产生了新的音响,具有了“和合”、“相应”的深层涵义。故而笙又被冠以“稣”(和)名。不同的事物相合能产生新的事物,相同的事物放在一起,则不能使事物得以繁衍。不同的事物相互交合便称之为和,哪里有和,哪里就会有事物生生不息。所谓生,指的是新生命的诞生,亦即新事物的出现。只有和合,才能产生新事物,因此,和是新事物产生的必然原因。古人也曾说过,阴阳和,则万物生。“生”即“和”;“和”即“笙”,笙的本声与应声的结合,能产生新的音响,也就是说不仅自身能“子母相应”产生四、五度的传统和音效果,而且可以“和众声”。在我国民族乐器群体中,笙也是惟一能吹奏较完备和音的管乐器。
    提起如何“挽救”中国传统民族音乐,我认为这需要各方人士共同努力。对于学习民乐的人来说,应该努力练习,用心去做出好的音乐、好额作品;对于一些优秀的媒体来说,应该对我们的民乐进行过多的关注,并且起到很好的宣传与推广作用,让更多的人了解民乐;对于从事民族音乐、民族器乐教学的老师来讲,应该在努力完善自身水平的同时,认真负责地将一些演奏技巧传授给自己的学生,使我们的民乐能够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田野:提起华音网站,我便想到“传承百家音韵,彰显华乐经典”这十个字,华音网站这些年一直专注于弘扬民族音乐的重任,在这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华音网站在传承民族经典这方面的努力,值得我们每一位“民乐人”学习。希望华音网站能够继续努力,宣传并推广我们的民族音乐,同时搭建起民族器乐演奏者与民乐爱好者广泛交流的平台。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2年4月1日
采访地点:华音首都分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