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隐隐笙声处处随 访笙乐新秀王森

王森,笙乐新秀。出生于辽宁省鞍山市,自六岁起跟随洪梅老师学习吹笙,后于2003年,转入沈阳音乐学院孙友教授门下学习。200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与林富贵老师学习笙演奏,在校期间曾获得2005-2006学年上下2学期的专业优秀二等奖学金,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刘明源奖学金比赛三等奖。2011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随杨守成教授学习笙演奏至今。
所获奖项:
曾荣获辽宁省器乐大赛一等奖,
曾荣获鞍山市希望之星银奖。
2009年,参加第二届CCTV电视器乐大赛,荣获银奖。
曾跟随中国少年民族乐团赴浙江、福建、新疆、山西以及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等地参加重大演出,受到各界好评。

华音:笔者在本次专访的系列活动中,继而了解了笙这件传统的鸣簧吹管民族乐器,很多年轻的演奏者对笙乐器的普遍看法都则认为它是一件包容性很强的乐器,并且在民族管弦大乐队中“扮演”着调和剂的角色,那么您认为他们为什么称笙乐器为调和剂呢?笙乐器声部除了在民族管弦大乐队中发挥着“调和”的作用,还呈现出怎样的色彩呢?您觉得笙乐器是否可以成为民族管弦大乐队中吹管组的灵魂呢?

王森:我觉得笙之所以被称之为乐队中的“调和剂”,首先是因为笙的音色比较柔和,而且是唯一一个可以吹奏出和弦乐音色的吹管乐乐器,因此它在乐队中的位置举足轻重,可以有效地调节弦乐与弹拨乐之间的关系,实现两种乐器的完美融合。在很多弓弦乐队中,仅有二胡是远远不够的,笙的加入会使原本高亢、嘹亮的二胡音色变得柔美、和缓,听上去也会给人以更加舒服的感觉。
    笙不仅能够在乐队中充分发挥出自身的独特优势,协调各个声部,使得演出更加精彩。它的独奏表演也独具特色。首先,它极具辨识度的通透音色,能在第一时间涌入人们的耳朵,直达心肺,使人们心灵瞬间即得到平静。比如说《古槐寻根》这一首作品,虽然笙的独奏部分很少,但是却是整首作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其独奏生动形象地描绘出老槐树哭泣时的悲凉景象,使每个听到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感伤。
    我个人认为笙可以称得上是民族管弦乐队中吹管组的灵魂。因为相比较于其他乐器来说,笙可能并不具有光鲜亮丽的外表,在演奏中也不是那么的光彩夺目,但是它贯穿整场演出的始终,一直虽默默无闻地为演出奉献着自己的力量,虽不以主角的身份出现,但它却起着锦上添花的作用,为整场演出增色不少。在乐队中,笛子的音色十分明亮,独树一帜,构成了整个管弦乐队的主干部分,为了使笛子的音色更加动听、悦耳,则需要加入笙的演奏作为陪衬,中和整个乐队的总体音色,演出效果将会更加完美。

华音:笙是我国古老的鸣簧吹奏乐器,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已十分流行,且演奏形式不仅是其为声乐伴奏,同时也有合奏、独奏的形式。自南北朝至隋唐时期,被广泛用于燕乐九部乐、十部乐中的清乐、西凉乐、高丽乐、龟兹乐中。在当代音乐学院的教科书中,是否还有着这样的记录呢?那么在当前的曲谱记载中,笙乐器所保留下来的古曲多吗?这样的作品是否还会像琵琶古曲中的《十面埋伏》一样,一直被流传至今,广泛为当代的演奏者所青睐吗?

王森:或许在教科书中很少会涉及到有关笙历史的知识,但是作为一名吹笙者,对于相关历史知识的了解与学习是必不可少的。任何一样传统乐器背后都有着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为积淀,如果你想学习好一门乐器,一定要对它的历史进行深入了解。我觉得这些知识对我们来说,是前人留下的一笔宝贵财富,而且认识指导实践,必要的历史知识储备会使得我们在演奏时事半功倍,使演奏别有一番韵味。
    笙乐器仍然保留至今的古曲并不十分多见。以前,笙并不被人们所重视,多为合奏乐队中的陪衬乐器,没有独自演出的机会,因此笙的古曲少之又少。直至后来,在胡天泉老师的努力下,笙的潜力逐渐被开发出来,慢慢成为众多能够独立登台演奏的传统乐器之一。因此直到近、现代时期,笙才以独奏的形式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举例来说,唐代有一首古曲——《秦王破阵乐》,这是中国古代最著名的歌舞大曲之一,最初用于宴享,后用于祭祀,属武舞类,后经由张之良老师所改编,进而成为一首经典的笙作品。
    我觉得《秦王破阵乐》可以算的上是笙乐器的代表曲目之一,只要是学习笙达到一定程度的人,一定都吹奏过这首作品,包括笙乐器的初学者与爱好者对这首作品也一定有所耳闻。之所以《秦王破阵乐》能够流传至今,并且成为笙的经典之作,首先是因为其节奏明快,十分好记,听过几遍的人便会哼唱,但是它的传播范围相对较窄,没有广泛普及到大众中去。因此在大家眼中,笙的作品并没有像《十面埋伏》那样具有较高的认知度。我觉得这离不开媒体的宣传与报道,大量的曝光使得人们在记忆中对《十面埋伏》这首作品有了较深的印象。我个人觉得,这种使大众被动接受的方式虽远不及让他们主动了解那样好,但在民乐的推广初期也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可行方法。另外,或许是影视作品与主流媒体对笙乐器的关注度相对较少,因此现在很难通过大众媒体的渠道,向人们宣传与推广笙以及相关作品。

华音:很多当前音乐学院中唢呐、笙演奏专业的同学家里大多都可谓管乐世家,或因环境的影响,家中爸爸,爷爷对唢呐、笙乐器抱有着很浓厚的兴趣,我们想知道,您学习笙乐器演奏,与家庭的因素或是熏陶有关吗?在您的家乡,乡村内办婚丧嫁娶、红白喜事中是否也广泛的使用笙、唢呐呢?笔者闻,很多当代著名的笙演奏家、学者并不认可民间婚丧嫁娶、红白喜事中笙、唢呐的曲调,但笔者认为,既然它之所以可以保留下来,则却有着一定的艺术价值所在,对此您又持怎样的态度?

王森:就我个人而言,我家中并未有人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因此我也没有受到过这方面的熏陶或影响。我之所以选择学习笙,是因为小的时候邻居家的姐姐在沈阳音乐学院学习且辅修声乐,我们两家关系很好。妈妈为了从小就培养我的兴趣爱好,希望我以后能够学有所长,就让我向她学习声乐来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从而也能有一个特长。由于那位姐姐在大学中就是主攻笙乐器的学习,在这种机缘巧合下,我也踏上了我的学“笙”之路。
     因为我家在东北,就当地的风俗习惯而言,婚丧嫁娶、红白喜事是离不开笙与唢呐的。但是我对这方面的了解并不多,刚刚开始学习笙的时候,自己年龄尚小,而且并没有想过以后会走上专业学习的道路,从事这方面的相关工作,只是当作一项兴趣。后来,经过长时间的学习与锻炼,自己踏上了专业学习的道路,但是可能由于对这方面始终接触很少,后来由于来到北京求学,脱离了当地的生活环境,更是很难再有机会了解了。
    我觉得在红白喜事、婚丧嫁娶中吹奏笙与唢呐,应该是中国的一项古老的传统。经过历史的洗礼与岁月的沉淀,这项风俗仍能流传至今,就说明它具有特殊的文化意义与文化价值。但是时代在进步,如果人们愿意对这项风俗有所延续就应该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以完善,使得这类乐曲更加规范化、合理化,这样也比较易于保留,且能够继续传承下去。

华音:笔者浅薄的认为笙既是一门阳春白雪的艺术,同样又是下里巴人的艺术,您是如何理解笔者的话语呢?而对于很多民族音乐、民族乐器爱好者来说,笙这件乐器他们大多会感觉到既熟悉又陌生,您觉得熟悉是因为什么?陌生又是因为什么呢?如何在当前,能使笙艺术像琵琶、二胡、古筝、笛子一样,走进更多听众的生活,让听众广泛的接触并喜爱呢?您是否赞成用笙乐器去演奏一些流行于大众之间的摇滚,爵士等新潮元素呢?

王森:我觉得高雅与通俗并不是能够简单评判的事情。因为艺术源于生活,但是高于生活,说明高雅与通俗之间虽然有着很大的区别,但是相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真正的艺术都是高雅的,但是也需要走入民间,需要得到广大人民的认可与肯定。
    我觉得笙对于大众来说,确实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南郭先生”的典故,也有很多人因此而记住了笙这门乐器。当一些对民乐没有太多了解的人们问起我是学习什么专业时,我就会与他们讲述南郭先生的故事,告诉他们笙就是南郭先生吹奏的竽,“滥竽充数”这个成语也是因此而来的。在我看来,其实笙乐器他们是知道的,只是对于它的发展现状知之甚少,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竽已经更名为笙了。所以说,笙在今日不那么为人所知,不仅是因为它自身不适应于时代的发展,也是由于宣传与推广并不到位所造成的,笙还是有着一定的民间基础,若能好好利用,大力宣传,一定能够积极地推动笙乐器在未来的发展。
    在我看来,笙乐器若想真正走入民间,首先,媒体的力量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在当今社会,媒体作为最快捷有效的宣传手段,可以使大众准确获知某一方面的新闻动态,从而影响大众的审美,引导大众的关注。因此,如果能够借助传媒的力量为笙乐器推广,一定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另外,笙乐器自身的发展与创新也是必要的。希望能有更多优秀的新一代作曲家能够为笙乐器创作出高质量的、被大众所喜爱的、可以广泛流传的作品。因为笙的作品十分难写,因此很少有能够被大众所认可的如同笛子作品《扬鞭催马运粮忙》、二胡作品《二泉映月》等让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我认为,只要能够弥补笙作品不足的弱势,必定能带动笙乐器的发展与进步。
    我觉得,如果笙乐器要与时俱进,实现自我的创新与发展,在其中加入流行元素、摇滚与爵士元素仅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许多新的尝试与挑战需要我们面对。我觉得,只要是对笙乐器的发展有益处的,易于被大众所接受的,都应该是我们所前进的方向。我赞成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适当的改变笙乐器的演奏方式,适当地加入现代风格的节奏与旋律,继而实现笙在发展中的质的飞跃。

华音:目前国内民族音乐、民族器乐的实体唱片市场十分不景气,且以宣传、推广民族音乐、民族乐器为主旨承办的资讯网站也很不乐观,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时间的推移中日益艰难,作为一名即将在几年后成为民族艺术的传承者,您觉得应当怎样来摆脱这一困境呢?关于笙的网站与唱片在目前您接触的多吗?虽然自己的经历与能力有限,但也可以凭借自身的努力影响着周围的人群对于民族音乐艺术,以至笙艺术的关注,对此,您是否已经树立了这样的理念,正在感化着身边的人呢?

王森:我觉得首先应该改变人们对于传统民乐的认识,因为传统民乐现在并不是脱离了时代的音乐,人们应该以新的眼光来看待它,从而发现传统民乐身上的闪光点。其实就民乐现在的发展现状而言,它已经慢慢成为传统性与时代性兼具的一门文化,因此我相信只要好好宣传、推广,它一定能够获得人们的认可与喜爱的。其次,民乐作品稀少对于民乐的发展来说确实是一大局限,我希望每位从事民乐创作以及立志于从事民乐创作的人能够不断努力,创作出大量的民乐作品,为民乐事业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作为我个人,我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将这门文化继续传承与发扬下去。因为民乐不只是一门艺术,更是一门文化,它包含着中国从古至今千百年的文化与精神,是我们民族的精神支柱,是我们永远都不能舍弃的民族之魂,因此在今天我们依然要为了民乐的复兴而奋斗。
    对于笙的唱片与专辑我还是有所接触,不过专门性的网站就没有看到过了。像是《笙曲中国民族乐器演奏专辑》、杨守成老师的《笙基础教程》以及李光陆老师的各种演奏合辑等等,都是学习笙乐器的学生,平时用来欣赏以及必看的学习教程。
     如您所言,作为一名笙乐器的学习者,笙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与改变着我的生活,在与身边的人沟通时,我多多少少都会向他们讲述民乐知识或民乐文化。记得在附中学习阶段,我不是很喜欢到琴房练琴,反而更喜欢在宿舍中演奏。在我的不断演奏,反复练习中,宿舍中几名其他同学,有的是学习声乐的,有的是学习西洋乐的,他们已经能够熟练地背诵出我的曲谱了,也让他们对于笙的了解与喜爱逐渐增加。

华音:在平时的专业课上,除了演奏传统笙与改良加键笙,老师还曾教授或自己琢磨过如葫芦笙、芦笙等其它种类笙的演奏吗?虽然统称为笙,都则为鸣簧乐器,但各种少数民族所使用的笙乐器在其形状与指法,以至音色上都有着不同的色彩之别,您比较喜欢哪种少数民族笙乐器呢?如今,民族管弦大乐队所使用的笙乐器一般都为改良后的加键笙,虽在音律、音准与稳定性上更加规范,科学,但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笙某些富有特色的演奏技法,如何使之两全其美,作为笙乐器的演奏者,您想过这样的问题吗?

王森:对于葫芦笙与芦笙,我自己也有过这方面的了解,但是只限于初级阶段。因为学校里还没有开设这方面的课程以及第二专业,我只是因为自己比较感兴趣,进而主动自学。其实,这类乐器在演奏技法上都相差不多,只是音位有些许不同,但是演奏出来的音色却大不相同。我对笙这门乐器可以说情有独钟,不光学习时十分卖力,对于它的相关乐器也颇有兴趣,有所了解。
    在众多少数民族的笙中,我对芦笙最感兴趣。芦笙,为西南地区苗、瑶、侗等民族的簧管乐器。在中国可以说只要有苗族人的地方,就有芦笙,并且在贵州各地少数民族居住的村寨,素有“芦笙之乡”、“歌舞之乡”的称誉。芦笙,是少数民族特别喜爱的一种古老乐器之一,逢年过节,他们都要举行各式各样、丰富多彩的芦笙会,吹起芦笙跳起舞,庆祝自己的民族节日。在我眼中,芦笙的音色十分动听,相比较于传统的笙来说,芦笙音色相对婉转,而演奏技法与传统笙尤为相似,但由于音位的不同,指法上也有所区别。
    我确实有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改良过后的笙确实与传统笙之间有着不小的差异。我在乐队中担任中音笙的角色,使用改良过后的笙确实使得音准与音律更加规范、稳定,但是却也对演奏有了很大的限制,可能是由于通气量的缘故,导致中音笙的速度往往提不上去,无法吹奏出一些作品中要求的速度。但是这个问题也不是无法解决,我们可以在某些要求速度的段落,用高音笙或者其它笙来代替中音笙进行演奏。因为每种笙之间是各不相同的,我们可以各取所长,用合适的笙演奏各自所擅长的部分,这样就能使得整场演奏的安排更加合理。作为一名演奏者,我的阅历尚欠,对于这种关乎于笙的整体发展的问题,我可能并不能提出一些能够根本解决实质性问题的方法。但是我会在以后的学习过程中,不断探索,争取能够找到一条真正适合笙的发展路线,从而实现笙的全面发展。

华音:在2009年CCTV民族器乐器乐大奖赛笙少年组别的比赛中,您曾荣获该赛事的银奖,我们想知道,这是否算是您所参加比赛中最难忘,且最有意义的一次经历呢?参加此次大奖赛的很多选手与笔者聊天时曾坦言,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可以说使自己一下子成长了很多,您也如此吗?如果央视在未来的某一个阶段再次举办此项赛事,您还会参加,并向往金奖的殊荣吗?

王森:这场比赛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CCTV民族器乐器乐大奖赛是我参加的第一场直播比赛,因此印象十分深刻。或许正是由于比赛的性质,在参赛前,我一度非常紧张,在准备阶段,每天都要进行“地狱式”的疯狂训练,虽然那会的生活很是艰苦,但却十分充实。我将这次的比赛,当作是对自己多年学习成果的一次检验,只有在比赛中获得评委与观众的肯定,取得一定的成绩,才能证明自己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从准备比赛一直到比赛结束,其中的酸甜苦辣可能只有我自己才能有所体会。但是在这次的经历中,我也有所感悟、有所收获,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梦想照进现实的感觉,深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其中蕴含着的深刻道理。记得在最初选择作品时,我曾与我的老师林富贵老师多次协商讨论,最终觉得一切应该以比赛的形式而重,因为CCTV民族器乐器乐大奖赛最大限制就是规定的演奏时间,这对于我们选择作品时有着很大的局限,仅仅以时间限制作为我们选取的一大标准,就已经将原本就很少的笙作品削去了一大半。因此在这场比赛中,我并未太多考虑到我自身的音乐风格与特性,因为比赛不同于演出,不是张扬个性、突显自我的舞台,你只要在比赛中发挥出你的正常水准与应有的实力,你就会得到公正的评判结果。
    CCTV民族器乐器乐大奖赛对我的学习与进步确实帮助很大。首先在演奏方面,虽然自身有着一定的专业基础,但是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得到迅速提升,还是需要下一番“狠”功夫的。在那段时间,高强度的训练与老师无微不至的指导,确实使自己的水平提高不少。其次就是在舞台素质方面,确实有着显著的提高。因为作为一名学生来说,很少有机会能够登上如此华丽的舞台,面对评委与大众,因此自身的心理素质与舞台上的台风,对于每一位参赛者或者说演奏者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可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实践经验,促使我在各个方面迅速提高,并且找到了身上的不足之处,为我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因此,我觉得这场比赛对我来说十分难忘,意义重大。
    就我本人而言,如果央视在未来的某一个阶段再次举办此项赛事,我仍会参加,在我眼中奖项和名次并不作为我参赛的优先考虑,毕竟比赛对于我们学习者来说,都是难得的实践经验,虽然它的赛制规定略显苛刻,强制性的时间要求极大地限制了个人的发挥与展示,但我更多的还是想要将我个人对于音乐的理解展现给大家,同时借助媒体的力量,宣传与推广笙这门乐器,让更多的人认识和与了解笙乐器。

华音:在大学期间,您是否有参加学校的活动或是学生会呢?平时到校外演出、录音的情况多吗?对于自己将来的发展,有何打算呢?如果以笙演奏作为自己毕业后的职业,前景不容乐观的情况下,还会坚持走这条路吗?笙,在您心目中又有着怎样的地位?

王森:因为我现在才大一,因此很多的学校活动与学生会活动还没有太多的了解,对于是否参加也还没有做过打算。另外,我希望自己能够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学习上,多多学习一些专业知识和演奏方法,从而使得自己的演奏更加完善。我在附中时期,曾经多次参加各种形式的演出与活动,积累下了一定的舞台经验。但是现在,由于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很多事情都不太了解,因此对于演出方面暂时还没有什么计划。
    作为一名大一新生,我希望能够专注于自己的学习与演奏,对于未来还没有过多考虑。因为作为一名民乐专业的学生而言,学好自己的专业,演奏好自己的乐器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情了。因为乐器对我们而言,不只是能够演奏的工具,也是历史文化的承载,更是与我们朝夕相伴的伙伴,我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情感。因此,我现在最希望做的事情就是使自己的演奏更加成熟、完美。或许我会在未来的学习过程中,找到自己想要继续深造或者能够从事的行业,但是现在确实还没有。
    如果以笙演奏作为自己的未来职业,即使前景不乐观,我也会继续坚持走下去。因为,我热爱笙,我觉得任何事情都不能够阻挡我对笙的这份热爱,如果前景不好,我就更有责任与义务继续将笙这门事业传承与发扬下去,这也是我们每位学民乐、学习笙的学生以及演奏者应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我们的使命。如果连我们都不为了这门事业而努力奋斗,那么笙可能就会从此没落下去,乃至最终消失。
笙在我心中的地位尤为崇高,我把它比作我的生命,因为它的身上承载着我太多的情感与付出,也是它一路陪伴我的成长与发展,可能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情感维系,我觉得笙的精神已经慢慢融入我的灵魂,时刻鼓励着我前行,督促着我进步。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王森:祝愿华音网站能够越办越红火,从而使得更多的人可以通过华音网的平台对民乐有所了解,从而热爱上这门传统艺术,为传统文化的宣传与推广打下坚实的群众基础。另外,作为一名笙的演奏者,我希望华音网能够及时准确的将笙的信息与资讯传递给大众,普及大众对笙的认知度,推动笙在未来的发展与进步。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2年4月8日
采访地点:华音首都分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