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唢呐渊渊嘒管声 访青年唢呐演奏家张倩渊

张倩渊,青年唢呐演奏家。6岁开始学习唢呐,师从唢呐许伟老师。2001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师从著名唢呐演奏家刘英。2007年以民乐系第一的成绩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2011年以优异成绩保送至研究生部,现为研一年级学生。
在校期间,曾多次获人民奖学金。
2002年获“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少儿特别奖;
2006年赴奥地利参加维也纳第35届国际青年艺术节比赛获管弦组金奖;
2008年参加英国威尔士兰格伦国际音乐节比赛获第一名;
2009年10月参加第七届金钟奖民族器乐大赛首届民族管乐比赛金奖。
曾出访过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丹麦、台湾、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进行交流演出,均获各界人士好评。《文汇报》曾评价“张倩渊的演奏畅快淋漓,百鸟鸣叫惟妙惟肖。”

 

华音:在以前,我们常常会在各地县城的大街小巷中看到唢呐艺人的表演,他们有的用唢呐展示口技,有的则用唢呐展示循环换气的技术,这样表演可谓锣鼓喧天,场面十分火爆。现在这样的场面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多呢?您觉得这样的场面为什么会吸引这么多人来观看?而在音乐会厅欣赏唢呐艺术的大众却是寥寥无几呢?

张倩渊:在我的印象中,正如您问题中所描述的,以前总会有走街串巷的唢呐艺人在各地县城的大街小巷进行表演,他们的表演形式多样、花样百出,能吸引许多观众与听众,而观看表演的观众们与演奏者之间也能够有非常好的互动,那种场面真的非常火爆、热闹非凡。而近些年,这样的场面似乎已经少之又少了,在有些地方甚至可以说已经“绝迹”了。
    我认为,之所以能够吸引许多人来观看唢呐表演,从而产生这样热闹非凡的场面,这其中与唢呐这件乐器的独特魅力是分不开的。我认为,唢呐自古以来都是老百姓最喜爱的乐器之一,因为唢呐本身具有极为丰富的表现力,它能真切地表现出人们内心的喜怒哀乐,既可以表现轻松欢快的音乐,也可以演奏忧郁悲壮的曲调,大喜可至结婚嫁娶,大悲可至祭祀丧礼,无论在怎样一种场面中,它的声音都可以充分地调动听众的情感,从而与听众产生共鸣,这一点足可以说明唢呐独有的表现力,这也就是为什么但凡有唢呐的场面,就会吸引这么多观众的原因之一。
    这个问题难免会让我们将曾经由唢呐而引起的热闹场面同现在音乐会中欣赏唢呐的人寥寥无几这一现象进行对比,现在音乐会中,欣赏唢呐艺术的人屈指可数,在我看来,这是因为唢呐艺术,甚至是整个民族音乐的宣传力度不够强、宣传范围不够广,进而导致人们对于唢呐这件乐器的印象,还停留在以往那种仅仅只限于民间吹打的乐器,而没有上升到高雅艺术的范畴,也就更加谈不上去欣赏了。

华音:笔者了解到,有很多所谓的演奏家或在校的老师,依靠着自己所取得的一些成绩以及相对年长一些,总是喜欢将自己称之为某种乐器的“第一人”,而在民间,似乎也有这样的称呼与叫法,您对这种“第一人”抱有怎么样的态度呢?“第一人”在乐器演奏领域意味着什么呢?在唢呐艺术领域中,您认为哪位演奏家可以被称为“第一人”呢?

张倩渊:我认为民族器乐演奏不比体育比赛,非得分出1、2、3名,就音乐艺术而言,其本身很难界定出所谓的第一就一定比第二要优秀多少,但是这并不代表在艺术领域中就没有可以称之为“大师”的人。在我看来,能够称为“大师”意味着要有多方面的杰出成就或贡献;同时演奏过程中还需要有自己独特的风格、独到的见解与绰约的艺术表现力,能够形成一定的权威性;作为一名“大师”,还需要在素质、人品方面堪称表率,可以对大众起到正确的、积极的导向作用。因此,成为一名演奏者是相对容易的,但是要想成为一名“大师”绝非易事,它需要全方面的努力,而并不只局限于拥有高超的演奏水平。
    在唢呐演奏艺术中,我的老师、著名唢呐演奏家刘英老师,就是可以称为“唢呐大师”的演奏者,他拥有高超的演奏水平,是唢呐演奏中的佼佼者,同时,在素质、品质方面,也同样是可以起到表率作用的“师者”。

华音:目前,随着“国学热”热潮带动起来的民族音乐文化空前的复兴与发展,在这一时期,全国各地借着这种热烈的“火候”纷纷由商家投资举办各种“民族器乐推新大赛”,您是否也参加过这样的推新比赛呢?而恰恰是这样的“民族器乐推新大赛”,最后大多都已“失败”告终,并非见过有哪位民族器乐演奏者能够真正的脱颖而出,您认为这是原因什么导致的结果呢?

张倩渊:我没有参加过笔者所说的这种“民族器乐推新大赛”。我认为,对于这类的推新比赛,我们不能全盘否定,这其中的有些比赛还是非常好的,我们应该看到,以前就是由于缺乏比赛或者是演出的平台,致使许多音乐艺术工作者或者是音乐爱好者没有机会进行交流,现在有人愿意组织这样的比赛,有人愿意参加,这也应该是好事。从某些方面来讲,这些比赛对民族音乐起到了宣传、普及,甚至是推广的作用。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严肃地看到,在这些推新比赛中,有一些完全是商业化的、以盈利为目的的比赛,这些比赛根本无意于推广民族音乐,赛事的安排以及运行方面也是漏洞百出,极不负责,评选结果也并不能服众,而这些推新大赛,最终往往都以“失败”告终。当然,导致一些大赛最终失败并且毫无可以脱颖而出的演奏者,这一现象的原因还有很多,比如活动经费方面、观众的关注程度等方面,无论怎样,我们都应该明白,推广民族音乐这条路并不平坦,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它需要我们一心一意,踏踏实实地“走”,丝毫马虎不得。

华音:您曾在“中国音乐金钟奖”上问鼎桂冠,此次金奖的殊荣在您的艺术生涯中奠定了什么?为了此次“中国音乐金钟奖”,您曾付出了多少汗水与辛酸呢?此次大赛是否也可以标志着您走向成熟与成功?在获得了这次大奖后,有没有自我崇拜或是佩服自己的表现呢?

张倩渊:在“中国音乐金钟奖”的舞台上,我虽然问鼎桂冠,但只能说,这是对我这些年努力练习的一个肯定与一种鼓励,一切的成功或成就都只能说明过去。如果非要说这次的夺冠在我的艺术生涯中奠定了什么,我想应该是奠定了我今后继续努力练习并且继续在唢呐演奏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信心吧。
    通过“中国音乐金钟奖”此次的大赛,我积累了许多经验,无论是从演奏的角度,还是舞台感觉,在我看来,比赛都是一次极好的锻炼,特别是“金钟奖”这样规格与规模的比赛,其锻炼的程度与深度都是不言而喻的。每一项成绩的背后都是与汗水相伴的,但我认为,付出的汗水与艰辛都是应该的,我觉得,凡是对于艺术有追求的人都应如此。至于您问题中所提及到的,此次大赛是否可以标志着我走向成熟,我认为成熟是有的,因为毕竟经历过中国最高规格的比赛之后,也是对自己身心的一种考验。我想,至少以后再参加比赛,我在心态的调整方面,可以驾轻就熟,控制地更好。
    我并没有因为这样一次的成绩,而对自己产生自我崇拜或佩服的表现,我总觉得不能因为一次比赛,就断定了一个人在艺术上的成功,艺术一是一辈子的事,也是需要学习一辈子的事。在我看来,艺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而我通过这次比赛,也发现了一些在自身演奏中需要改进与提高的地方,我认为有了这些发现,才能使我有更大的进步,而这在我看来,其相较于在比赛中获奖更有意义。

华音:您曾多次参与CCTV音乐频道“风华国乐”栏目的录制,而作为央视音乐频道中主要普及、传播民族音乐、民族器乐的栏目,您认为“风华国乐”应当秉承或坚守着怎样的理念与规范,继而去弘扬我们的国乐文化呢?近段时间以来,笔者观察到,“风华国乐”已经做了比较明显的改变,且调整后的节目一定程度上削减了民族器乐的含量,您是否也会有过同感呢?长此以往,您认为会给我们的民族器乐带来怎样的损失呢?

张倩渊:CCTV音乐频道是我所喜爱的电视频道,“风华国乐”也是我所喜爱的一台主要致力于普及、传播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弘扬我们国乐的优秀节目。我认为,“风华国乐”应当将弘扬、传承我们的民族音乐文化作为一项使命,而非一个节目去完成。对于您所说的,关于“风华国乐”节目调整后一定程度上削减了民族器乐的含量这一现象,我也深有同感,但是我们也应该体谅,作为一台电视节目,它所受到的限制与制约性因素有很多,作为民族音乐的工作者来说,我当然是希望中央台能够大力度地宣传弘扬我们的民族音乐,毕竟民族音乐是我们民族的根民族的魂,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中华文化!

华音:让我们接着上个问题继续谈,国内很多知名频道,不仅流行于假唱,现在还被这种风气影响到演奏者假弹、假吹、假拉,这样的例子屡见不见,有时候看到一位吹唢呐的演奏者连哨片都不放;一位笛子演奏者明明演奏的是曲笛,却吹出来的是梆笛的声音,这样一幕幕的场景,使人啼笑皆非,您是否也与笔者一样,看到过或亲身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呢?您觉得是电视台在要求演奏者“假演奏”,还是演奏者主动提出“假演奏”?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假演奏”?您是否也会与笔者一样,强烈地去抨击这个现象的存在呢?

张倩渊:您所说的一些“假弹”、“假吹”、“假拉”的现象,我也曾经见到或听说过,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气愤,并且对这些演奏者以及这些演出背后的推动者深恶痛疾。我认为这是在侮辱、糟蹋我们的民族音乐。对于“假演奏”这类现象,我觉得应该强烈去抨击,去谴责的。
    我个人认为,在现场演奏虽然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可能随时会出现一些“突发状况”,但这也恰恰是现场演奏的魅力所在,当然这也是对演奏者的表演具有一定的功底要求,而且现场演奏会因为演奏者的状态而改变演奏的氛围,与观众会有更好到互动、交流,这种效果绝对是录音演奏所不可能达到的,这也是为什么国外会盛行即兴演奏音乐的原因。我相信一位真正优秀的演奏者是不会对此选择逃避的。我觉得“假演奏”之所以出现,原因有许多,例如,演奏者对自己的演奏水平没有信心;或有些电视台要求录制过程中不准出现停顿或差错,这些都会导致“假演奏”现象的猖獗与肆虐。

华音:您曾只身飞往英国参加国际比赛,且以优异的表现获得了威尔士兰格伦第67届音乐比赛的金奖。在此次比赛的过程中,语言不通是否成为了您的障碍呢?威尔士兰格伦奖在英国怎样的影响与地位呢?英国又给您留下了何种深刻的印象呢?英国的音乐家、听众对于“舶来”音乐的态度是怎样的?我们的民族音乐、民族乐器在他国是否也被大众及职业的音乐人士所喜爱呢?

张倩渊:我在“威尔士兰格伦第67届音乐大赛”之前,已经去过英国很多次了,对英国的文化、习俗等方面都做了一定的了解,且我的英语水平也确实不错,因此您所说的语言不通这一问题,并没有成为我此次去英国的障碍。
    “威尔士兰格伦大赛”在英国已经有60多年悠久的历史了,可以说是英国公认的民族大赛之一。通过此次只身去英国参加比赛,我确实成熟了不少,也让我见识到了国外的音乐人对于音乐那种无比执着的热情,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既兴而唱、既兴而舞,他们也可以不论任何场地,包括火车或者中巴车上就即兴表演。
    我代表中国传统的民族乐器唢呐,走出国门进行交流演奏,发现他们对于唢呐非常地新奇,也非常地喜爱。他们的音乐家、音乐评委对于中国民族管乐的演奏技术已经发展到达如此高难的境界表示震惊。在跟他们很多音乐家交流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他们对于自身音乐的强烈的表演欲望,我认为这也是我们民乐演奏者所需要的。作为一位唢呐演奏者,我应当通过自己的演奏,使得更多的人了解这门乐器,感受唢呐艺术的魅力。

华音:人们总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地域语言、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生活习俗等等因素所构成色彩斑斓的音乐文化成为了我国艺术中的瑰宝。在我国不同的民族乐器中,每一件乐器可以说都有很多的流派所构成,其正是因为各个流派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则更是彰显了民族音乐艺术的独特魅力。请您为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唢呐艺术的流派及特点吧?您相对钟情于哪种流派的演奏及风格呢?有些专家、学者认为,民族艺术、民族乐器不应当分流分派,或倡导将派与派之间相互融合,对此您的看法是?

张倩渊:唢呐在我国历史悠久,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一种典型的民族民间吹管乐器,因其所处地理环境、文化背景、生活习俗等的不同,全国唢呐演奏大体可以分为山东派、东北派、河南派、陕西派等几大派别。山东唢呐发音洪亮甜美,松软柔和,芯子锥度大而短,哨片成袋状,便于控制,便于模拟各种鸟鸣人声。山东唢呐吹奏潇洒自如、轻松灵巧、技巧丰富、变化多端,除了常用吐音、滑音、花舌、指花、颤音以及吞、吐、垫、打、抹等技巧外,还有舌冲音、气冲音、批弹音、仅双吐、连弹音、气唇同颤音、指气同颤音等特殊技巧。东北派唢呐在形制上也有大、中、小三种,演奏习惯将碗子往下打,形成了筒音与第一音孔的小三度关系。哨片有的呈肚形,有的则呈扇面形,其发音状况类似于东北人,粗犷、洪亮、浑厚、朴实。演奏技巧上则采用循环呼吸和水嘟噜,形成了东北唢呐独具特色的演奏特点。河南派唢呐的演奏风格刚柔并济、高亢粗犷、质朴热情,不仅具有河南语言的特有音调,而且因其地理位置的原因,还兼收并蓄了河北、山东苍劲有力,灵巧婉转以及南方细腻精炼的特点。随着历史的不断发展,河南艺人们又以其博大的胸怀敞开收纳了南来北往的艺术特点,我认为,正是这种热情,才促进了河南流派的不断进步发展。陕西流派的唢呐比普通唢呐要大一些,长约六十八厘米,杆长约四十一厘米,正是如此,陕西唢呐的发音特点是浑厚雄壮,豪迈粗犷且不乏悠扬,与当地陕北汉子朴素直率、慷慨豁达的性格融为一体,另外,陕西唢呐还多见于当地红白喜事上,是人们心情的最直接表达物件。
    对于我而言,很难说出相对钟情于哪种流派的演奏,因为每一种流派都有其独特之处,此外,我也比较支持有些学者、专家所提出的,民族艺术、民族乐器不应当分流分派这一观点,我认为唢呐今后的发展不应当分流分派,而是应该相互融洽、取长补短,齐心协力使得更多的人热爱唢呐这门乐器,感受唢呐音乐的美。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张倩渊:衷心感谢华音网站的专访邀请,通过此次专访,我与华音网站有了更深入的接触,对华音网站的了解也有所加深。华音网站从成立之初,就一直以发展与传承民族音乐为己任,这种强烈的责任感是认真踏实的态度,值得我们每一个从事民族器乐演奏的人去学习。在此,祝愿华音网站能够越办越好,也希望今后我可以与华音网站有更多的合作,共同致力于民族音乐的发展。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1年9月5日
采访地点:上海音乐学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