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声声飒飒乡土情 访青年唢呐演奏家赵志勇

 

赵志勇,青年唢呐演奏家。生于北京,自幼受父亲影响与熏陶,在父亲的启蒙下接触音乐。1997年开始学习唢呐演奏,师从于马辉、刘洋两位老师,后师从于著名青年唢呐演奏家教育家石海彬副教授。200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本科,继续跟随石海彬副教授学习。2011年由学院保送攻读唢呐专业硕士研究生。在校期间,曾获得国家奖学金,多次被评为中央音乐学院优秀学生干部。
艺术经历:
2007年,参加首届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
曾多次参与中国青年民族乐团、中央民族乐团、中央歌剧院、中国歌剧舞剧院、北京京剧院的音乐会演出。
2011年9月,参加首届中国吹歌艺术大赛,获得最佳演奏奖。


华音:笔者在应邀华音网站编写此次《当代青年民族器乐演奏家及乐坛新秀音乐汇(专访)》系列中,采访了数位在当下唢呐演奏专业领域颇有影响力的年轻演奏家及小演奏家们,当问及他们是如何接触到唢呐,又是如何与唢呐结缘时,大多数人还是因为受家庭环境的影响,随父亲或是家中的亲戚学习唢呐乐器演奏,很少有通过报名乐器班来学习的,那么我们想知道,您小时候学习唢呐乐器演奏,是受到了谁的影响呢?还记得第一次听到唢呐的乐音时,其对它产生了怎样的印象吗?到了后来,当自己年龄稍大一些,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继而接触到了唢呐这件乐器呢?也许对于很多普通大众群体而言,他们认识唢呐、了解唢呐大多还是源于《朝天子•咏喇叭》一文中作者对于唢呐声音的一段绘声绘色的描写,相信“曲儿小,腔儿大”这样的语句也让很多人对唢呐的音色有了初步的印象,而更多的人认为,唢呐的声音音量太大,过于嘈杂,因此没有对唢呐留下什么好的印象,这也是在您儿时学习唢呐演奏中常常遇到的情况吧?有没有邻居会经常以“扰民”的方式总来阻止您练习唢呐呢?

赵志勇:我小时候学习唢呐演奏,可以说,乐器班的影响与家庭环境的影响这两方面因素都占到了,我父亲对唢呐演奏非常感兴趣,他在民间也从事唢呐演奏,因此,他也希望我能够学习唢呐,但是从我开始入门学习唢呐的时候,他便没有正式教导过我,我一直都是在乐器班进行学习的,这也是因为父亲认为在乐器班进行授课的老师都是非常专业的,跟随老师学习更为系统与规范,因此我是在乐器班一步步、循序渐进地学习唢呐演奏的。虽然下课回到家,在练习过程中遇到问题,我会请教父亲,他会给我指点,但是父亲从来没有一对一地正式给我上过课。
    之前也曾提及,我父亲在民间从事唢呐演奏,可以说我从小就是听父亲的唢呐声长大的,因此已经记不清第一次见到唢呐或听到唢呐的声音是什么时候了,也记不清它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了,因为当时年纪真的太小了。也许有些人会觉得唢呐的声音比较吵闹,但是我从来不这么认为,从小到大我一直都觉得唢呐的声音非常悦耳。我觉得,唢呐的声音既有其柔美的一面,同时也具有其刚强的一面,这也是它吸引我的一个原因所在。另外,在跟随我的专业课老师石海彬老师学习之后,在他一步一步对我们学生的正确引导之下,我更是深刻地发现了唢呐的高雅之处。
    如您所说,唢呐乐器确实存在音量过大的现象。就我个人而言,我小的时候一直住在农村,左邻右舍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感情非常深厚,在我最初练习唢呐的时候,可以想象制造出的“噪音”有多么嘈杂、多么“扰民”,但即使这样,我的邻居们也从没有因此而阻止我或者给我“泼冷水”,只是偶尔我练到晚上十点多或十一点多,练的时间过于长了,邻居会给我家里打个电话,提醒我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呵呵)。我非常感谢他们的支持,同时也为当年对他们的打扰感到抱歉。

华音:让我们继续上一个问题,的确也是因为唢呐的声音特性,其对于初学者来说,并不能驾驭的好,掌控的住唢呐的声音,致使无法避免出现噪音的出现,以至于遭受批评,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初学者来说也是一种不小的打击,因此有人便早早的放弃了唢呐乐器的演奏。回想起您第一次因为练习的噪音过大,而被邻居所批评时,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呢?尤其对于民族器乐而言,并不是通过一天两天短暂的功夫就可以练就出美妙的音色,而是需要其日积月累,不断地练习、思考才有可能达到能够完全驾驭、掌控乐器的能力,那么您刚开始学习唢呐的一段时间,就音量的问题,有没有过放弃学习唢呐的念头呢?也许处在城市中的孩子并不如农村乡下的孩子在学习唢呐上有着更为便利的条件,其最终要原因就在唢呐的声音特点局限住了练琴的空间,因此得以出现了很多城市中的孩子并没有选择学习唢呐演奏,这也是造成了当下音乐学院中唢呐演奏专业人数少的原因,您也是这样认为的吗?那么以您来看,有没有好的方式方法,可以避免以上问题的出现呢?

赵志勇:前面我也提到了,当时我觉得非常的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大家休息。像您问题中所提及的那样,唢呐并不是通过一天、两天短暂的功夫,就可以练出美妙的音色的,在我还不能达到完全驾驭、掌控它的音色的时候,演奏出的声音真的非常的吵闹,但即使是这样我也并没有过想要放弃学习唢呐的念头。因为我从小就一直在不断地练习,而且父亲一直都是我的榜样,在练习过程中,我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地进步着,总是告诉自己,坚持下去、练下去就会一天比一天好。
    在城市中学习唢呐的人确实很少,确实也存在着在城市中住房集中,练习起来会扰民的情况,而且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不能避免的,因为既然学习唢呐,不练是肯定不行的,但是练习起来,肯定是从最初的嘈杂的声音开始的,我认为这些都是在城市中学习唢呐演奏的限制性因素。我觉得在练习过程中,这样的问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只能是与邻居进行沟通与解释,跟他们打好招呼,请邻居们谅解。另外,要把握好练习的时间,尽量在不打扰邻居休息的时间进行练习。

华音:业内民族吹管乐器演奏的专业人士也许都明白:“管乐就凭一口气”的道理所在,熟知,在气息的运用中,呼吸是演奏管乐器的基础,掌握了良好的呼吸方法,是其关键因素,而有了呼吸的重要的保障,才得以使气息应运自如,且不仅有利于身体健康,更有助于演奏技术技巧的发挥,更好地表达作品的情感。您在当初学习唢呐乐器时,相信老师也会更着重您对于气息中呼吸的技法的学习吧?笔者留意到很多正在学习唢呐的孩子,在手持唢呐将要演奏时,有些孩子总会刻意地用嘴巴做出很夸张的呼吸动作,以此来证明自己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完成了呼吸这一动作,但这样,在演奏乐曲时,则显得气息十分短,为了不破坏乐曲的完整性,他们总是会憋的满脸通红,这样的例子对于您来说,也屡见不鲜了吧?您觉得他们在呼吸时,错在了哪些方面呢?同样,借此平台,除了刚刚笔者提到的错误呼吸方法外,也请您为我们列举一些其它错误呼吸的例子,以此更好地让广大的唢呐爱好者、学习者借鉴,继而发现自己的问题所在吧?列举了这么多反例,其如何又能使初学唢呐的朋友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正确的方法,达到气沉丹田的效果呢?

赵志勇:在我学习唢呐演奏的过程中,我的老师同样也在气息方面对我们进行反复强调。最初学习唢呐的时候,许多老师对于气息方面的问题,只用“气沉丹田”一句话就解释了,但是当时我还很小,根本就不明白这个道理,甚至毫不夸张地说,我连“丹田”在哪里都不知道。直到我后来追随石海彬老师学习唢呐演奏之后,他非常注重对我们的学习进行一步步地诱导,引导我们怎样自己将气息控制好,吸气该如何将气沉下去,呼气是又该如何将气流畅地呼出,并且石海彬老师还会亲自一次次地为我们做示范,让我们来自己辨别正确地呼、吸气的方式与错误的呼、吸气的方式所演奏出乐曲的差异,而并不是只用一句含糊不清的话,便将学习的一个重要要领一笔带过了。
    正如您所言,我在生活与学习中,确实遇见过许多孩子在练习唢呐的时候,刻意地做出夸张的呼吸动作,最后的结果却是费了好大劲,脸都憋得通红了,可是演奏出的乐曲完整性反而很差。那么我就唢呐演奏中气息方面的问题,来谈谈我这么多年总结下来的经验吧。首先说说吸气方面,吸气时,小腹一定要放松,用嘴与鼻子同时快速将空气吸入,气至丹田,即小腹,尽可能多一些,这时腹部与腰部都应有充满气的压力的感觉,这也就是民间所说的“气到丹田”,同时胸部要感觉轻松。另外,吸气时小腹收缩,这是错误的方法。因为吹奏唢呐的用气量很大,小腹收缩容气量很小,满足不了唢呐吹奏时的用气量,而且吹奏时间越长对肺伤害越大,因此这种方法时不可取的。其次,我们来谈谈呼气的方法,呼气时,也就是到了真正吹奏的时候,随着吹奏唢呐的用气,小腹应逐渐收缩,气要有节制、均匀地向外呼出,使唢呐保持音准,音色应当圆润、优美。我个人认为,当吸气时,气能迅速到达丹田,而小腹不是故意鼓起,用气自如、长短皆可,就算“气功”过关了。

华音:在一篇名为“两岸四地高手角逐中国吹歌节,学院派谈“中西合璧”的网络新闻中,笔者看到了中国新闻网的记者曾报道过有关于您的一些资讯。我们想了解到,中国吹歌节是一场怎样形式的比赛呢?在这篇短讯中,“吹歌”二字一直贯穿着主题,那么“吹歌”具体指的是什么呢?“吹歌”与如今的唢呐演奏,是否在其名称上就已经可以折射出些许不同元素了呢?文章中您认为,学院派吹歌与民间吹歌有着很大区别,在此,也请您着重的与我们谈一谈,您认为区别都主要局限于哪些方面呢?同时您还曾形象比喻道:“民间吹歌有哭有笑,学院派吹歌一本正经”,以此来说明学院派并不如民间吹歌表现形式更个性化,那么笔者不禁产生疑问,学院派吹歌与民间化吹歌论其表现、风格、形式等诸多因素,两者是否存在着一定的距离,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呢?

赵志勇:“中国吹歌节”是在2011年的9月份在河北永年洛州大剧院举行的,这也是我国的首届吹歌节比赛。了解民乐的人都知道,唢呐不像笛子或笙那样,有众多的比赛可以参加,可以从中锻炼自己的演奏技巧以及舞台之上的表现力,我们唢呐专业的比赛非常少,一些知名的、规模比较大的比赛中也很少涉及唢呐专业的比赛,“中国吹歌节”这个比赛,为广大学习唢呐演奏的学生以及唢呐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让我们可以同台竞技,取长补短。
    “吹歌”至今已有六百余年的历史了,“吹歌”以前一直以艺人自制的唢呐为主要乐器,常与笛、笙与打击乐器配合演出。吹歌分独奏与群奏,群奏有10至20人组成,以吹歌演奏为主,有时也配以戏曲,歌舞等节目,民间吹歌一般分大套曲、小套曲与杂牌曲三类。这次举办以“吹歌”为主题的活动,也是希望以此来让更多人了解唢呐,同时也为唢呐演奏者提供了很好的竞技、交流的平台。
    我个人认为,“吹歌”与如今的唢呐演奏,已经存在了很大的差异,“吹歌”主要以各地几百年流传下来的曲目为主,可能各地都有自己流传的、保留的一些曲目,但是我们在学校学习的作品就更为多样了,不仅是各地一些广为流传的乐曲会系统地学习到,各个地方的风格与曲调我们也会有所接触、有所涉及,另外,唢呐虽是北方的乐器,但是在学校里,有时候我们还会用唢呐在南方乐曲中进行演奏,甚至唢呐现在业已越来越普遍地融入到一些现代派作品的演奏之中。
    在我看来,学院派吹歌在学习过程中更系统化,如基本功、气息、口腔、嘴唇、手指以及心理素质等,在处理乐曲的细节时,更细腻、更理论化。而民间吹歌人士经过几百年的沉淀,多在民间成长,处理乐曲时随意性更大、灵活性更强。另外,由于学院派总是活跃于教室或舞台之上,而民间吹歌人士主要都是在室外进行演奏,因此他们面对的人群以及参加的活动也不尽相同,这就导致学院派的演奏相比于民间人士的演奏显得有些拘谨。但是,民间吹歌由于条件限制,乐器比较单一,多采用吹打结合,且表现形式单一。而学院派吹歌将各吹歌乐器与西方交响乐理论相结合,其在音乐表现形式更为多样化,气势更加磅礴。与此同时,由于受西方交响乐理论影响,学院派吹歌反而不如民间吹歌表现形式更为个性化。
    尽管学院派与民间艺人的演奏在形式、表演、风格上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并不代表学院派与民间艺人的演奏会显得格格不入。因为不管是学院派的演奏者,还是民间的演奏者,首先大家演奏的乐器都是唢呐这件乐器,这就注定在两种演奏中,必然会存在着许多互通之处,而在我看来,这些互通之处是远远大于二者之间的差异的,学院派演奏者与民间演奏者需要做的,就是在保持自身优点、优势的同时,借鉴别人的优点与优势,来发展自身的演奏,相信无论是学院派的唢呐演奏者,还是民间的唢呐演奏者,都是希望唢呐这件乐器以及其背后的“唢呐文化”可以一直流传下去。

华音:下面让我们来聊一聊较为轻松的话题,自幼学习唢呐乐器,直至今日,您已经度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呢?同时在儿时学习唢呐演奏,也使您曾失去了不少童年时光吧?十余年的学琴生涯,您感觉到最难度过的一段时间是因为什么呢?又其难到了什么程度呢?现在来看,自正式的踏入专业演奏道路以来,一直没有改变的是什么?相反,逐渐改变的又是什么呢?对于未来的艺术道路,自己有过怎样的憧憬呢?

赵志勇:我自幼学习唢呐演奏,至今已有十三余年了。同许多学习乐器的同学一样,因为学习唢呐演奏,每天要牺牲许多玩的时间来练习,有时候别的小朋友都来到家门口喊我出去玩,眼看着“自由”就在门外,可是还是不能去,那时候觉得太痛苦了。最有意思的是,每当小朋友来家门口找我玩,父母就会“撒谎”说我不在,于是我就得乖乖在家继续练习,不一会儿家里就传出了我在练习唢呐的声音,小朋友们就知道我父母在“撒谎”(哈哈)。
    现在回想起这十多年的学习过程,发现那时候真的有许多时间是非常难度过的,但是等到都经历过了之后,回头看看,当时觉得很难的事,其实也没有那么难,无非都是一些该经历的事情。比如小时候,家长不让我出去与小朋友一起玩,让我在家里练习,我当时就觉得“难”,但是随着对唢呐学习的深入,现在我反而还喜欢上了唢呐演奏,喜欢上了练习唢呐,如果一帆风顺、顺顺利利的话,也未必是一件好事,这样一想,反而还会感谢当初遇到的那些不顺利的事。
    在我看来,自从我正式踏上专业演奏的道路以来,在我身上,一直没有改变的是对唢呐演奏的热爱与执着,我觉得这也是支持我从最初接触唢呐,到现在在唢呐演奏方面取得一些成绩的一种原动力吧。我相信,在这种对唢呐的热爱与执着的支持下,我会在唢呐演奏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相反的,自正式踏上专业演奏的这条路以来,我也逐渐地在发生着一些改变,比如,在跟随石海彬老师学习的过程中,我的学习方法变得越来越系统、越来越有条理性;自己也越来越善于总结适合自己的学习及演奏方法;对于唢呐这件乐器的审美眼光也逐渐地成熟了;另外,自身的素质与修养在老师的熏陶下也逐步提高,这些变化都让我觉得我是有所收获的,我是在进步着的。
    就目前而言,我希望能够更好地将石海彬老师传授给我的知识与技法,扎扎实实地学好,如果我以后有幸也能成为一名唢呐老师的话,我希望能将现在自己所学到的这些知识与技法,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的学生们以及那些真正想学习唢呐、热爱唢呐的人,为唢呐艺术的流传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赵志勇:我近些年来一直非常关注华音网站,华音网站上的一些宝贵资源对我平日的练习也带来了许多帮助,在此我也感谢华音网站能够为我们这些热爱民乐、学习民乐的人提供了一个这么好的学习平台。同时对华音网站近些年在发展民族音乐方面所作出的贡献表示深深的敬意与谢意,发展与推广民族音乐的这条路并不平坦,但是华音网站始终坚持致力于发展与推广民族音乐,让我非常的感动。我希望今后能与华音网站有更多的合作,一同为发展我们的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尽一份力!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2年4月13日
采访地点:中央音乐学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