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为石海彬唢呐协奏曲音乐会之序

艺术顾问:王次炤院长

艺术顾问:王次炤院长

 石海彬,1975年生于山西阳泉,曾在山西戏剧学校学习晋剧和唢呐演奏,1994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师从著名唢呐艺术家陈家齐教授,1998年毕业留校任教,并获得文化部优秀毕业生称号。2006年经过三年的在职学习取得了硕士学位。石海彬是一位全面发展的民族器乐演奏家,他在表演、教学、理论研究、社会活动和行政管理等方面都成绩卓著,是目前我国民族音乐界不可多得的青年艺术家。

本次协奏曲音乐会,是石海彬于2011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人才支持计划的一次成果展示。音乐会共演奏4首唢呐协奏曲,分别是景建树的《梦·四回》、刘长远的《金声》、(泰)那荣的《大地的呼吸》和李博的《吹飞寒》。从曲目的安排来说,这的确是一场庞大的唢呐音乐会,而且4部作品均为石海彬委约的新作。石海彬之所以采用这样的方式来展示新世纪人才计划的成果,我想大概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充分发掘唢呐表演艺术的潜力。唢呐是一件十分特殊的乐器,它的音色虽然不及小号明亮,但却有小号不及的粗犷和野性;它的柔音虽然不及管子凄凉,但却有管子所不及的悲切和怨愤。从表现的灵巧性来说,唢呐虽然不及带键的西洋木管那样灵活,但却有木管所不及的快速演奏的力度和多变的色彩滑音。因而,唢呐是一件充满个性的乐器,它蕴含着无穷的表现力。用石海彬自己的话来说,他是想“从演、教、创、研四个方面入手,委约国内优秀作曲家为唢呐创作新作品,旨在挖掘唢呐音乐的内在潜力,丰富唢呐教学的曲库,开发、拓展更多的演奏技巧,适应多元化的时代需求。”第二,努力使唢呐这件具有浓郁乡土气息的乐器在城市化的专业音乐教育和音乐活动中具有更加巩固的地位。唢呐源于民间,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中央音乐学院将唢呐教学纳入专业音乐教育中,把民间艺人赵春峰先生请进学校开始了唢呐的专业教学。由此,经过几代唢呐演奏家和教育家的努力,唢呐的专业教学体系开始逐渐形成。但客观地说,在保留唢呐的民间传统体系之基础上,唢呐的当代发展还需要作曲家和演奏家进一步努力,需要有更多的当代新作来充实到唢呐专业教学的体系之中,以实现唢呐教学更加科学化和体系化的目标,这正是唢呐音乐在专业音乐教育和音乐活动中获得更高地位的必要途径。第三,努力使唢呐音乐在多元化的文化背景中实现兼容并蓄,以提高唢呐音乐的艺术境界。我这儿引用一段石海彬的话,充分体现了他对唢呐艺术的当代理解。他说:“唢呐要能达到更高的境界,是要有区别于乡野民俗的演奏风格,一种有别于地域巢穴性文化教育的气氛。这种文化可从民族音乐中来,也可从西洋音乐中来,不管是什么形式的音乐,都是大可借鉴的宝典。而这样的东西,才是汇百家之长的好东西,才是自己的东西,这种认识是我来北京后,在与不同的乐种长期交汇中发现的。从历史的角度看唢呐一直是走兼容并蓄的道路。”从这段话中,我们不难看出石海彬之所以用四首委约新作来作为成果汇报的用意,他正是努力使唢呐在西方协奏曲的表演形式和当代的音乐思维中,焕发出它的乡土个性和民族的文化意蕴。

最后,我衷心希望石海彬唢呐协奏曲音乐会圆满成功,也希望通过这场音乐会,让更多的作曲家、音乐学家和演奏家共同关注唢呐音乐,以实现唢呐音乐的全面发展。

王次炤

2014年5月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