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唢呐笙管 > 正文

气冲霄汉如梦云山—听左翼伟管乐音乐会有感

气冲霄汉如梦云山—听左翼伟管乐音乐会有感

 

2014年9月27日,气冲霄汉--左翼伟管乐独奏音乐会如期而至。临响乐品,可借用“气冲霄汉、如梦云山”做以概括。

左翼伟先生是我国著名唢呐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多次成功举办管乐独奏音乐会。音乐会特别邀请笙演奏家翁镇发、二胡演奏家段皑皑担任嘉宾同台献演,并由著名指挥家夏飞云先生和王永吉先生带领上海文广民族乐团及上海飞云民族乐团携手出演。

本场音乐会掌声雷动、赞誉不绝。笔者认为,该场音乐会的成功,应当有两点:其一,在作品演绎的形象表达上,生动鲜活,可谓是气冲霄汉;其二,在作品演释的风格倾诉中,其行腔走韵,可谓是如梦云山。

该场音乐会左先生共演奏了九首曲目。其中《夜深沉》、《气冲霄汉》、《河北梆子》三首系声腔化的器乐曲目;《欢乐的长白山》、《关中情》、《走西口》、《云山如梦》、《梁山随想》五首系不同地域风格的创作曲目演释;萨克斯与二胡演奏的《二泉映月》系经典作品的创新性演绎。这些曲目不仅风格各异,而且演奏者选择了唢呐、筚篥、管子、萨克斯四种乐器来逐一展示。由此,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左先生深厚的技艺功底和音乐功底,还能够体味左先生在艺术道路上的追求--深人音乐实质而不是流于炫技表面。   

气冲霄汉如梦云山—听左翼伟管乐音乐会有感

 

音乐会的开场选择了一首京剧曲牌《夜深沉》。这首曲目是以昆曲《思凡》折中《风吹荷叶煞》曲牌的四句歌腔为基础--“夜深沉,独自卧,起来时,独自坐。有谁孤凄似我了似这种削发缘何?”这四句歌腔采用连续的垛句,其句幅短、曲调变化少、旋律线起伏幅度小,上述三个基因,注定了该曲目的气息短促,乐曲的发展会不断催促音乐连续地向前行进。而唢呐是气鸣类乐器,它用呼吸来演奏我们所需的腔音语调。所以,在《夜深沉》中,我们从不仅可以听到演奏者的吹奏技艺,更能听出演奏者对于该曲曲式结构、语音字调、音色明暗的把握。左先生在演奏该曲时,慢板部分的旋律婉转深沉、细腻流畅,他用铿锵且不失圆润的各类滑音让曲风格致温凝,并通过控制气息用枯、湿、浓、淡的不同音色来梳理开掘人物的心理活动,如墨滴入水,袅袅绕绕,又如茶润舌尖,愈品愈浓。音落灯起,恍若南柯一梦。在快板部分,左先生对于密集节奏型的演奏可谓是一气呵成、酣畅淋漓,其与听者所达成的音乐诠释的直觉共鸣从脱口而出的喝彩与爆棚的掌声可略见一斑。。

唢呐独奏《关中情》是一首以陕北民间曲调和秦腔为素材创作的作品,慢板运用F宫调式。该曲目中,左先生准确的把握了创作者纳入的“苦音”音韵,其二度创作的阐释,让曲目刻画的“一唱三叹神凄楚”的音乐形象更为萦魂绕梦。左先生利用颤音和滑音的技法将基本音无间隙的连接起来,并用同样的“无缝衔接”完成了慢板与快板吹打部分“苦音”与“欢音”的“不觉”转换。左老师曾说,“21世纪,我认为,不是讲技术,是讲韵味的,因为真正打动人的不是技术,是韵味,对民族音乐来说,说白了两个字就是‘好听’,让不懂音乐的人也觉得你好听,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他之所以可以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左先生曾在兰州军区空军政治部文工团从军十年,在这十年间,他走遍了军队管辖区包含的陕、山、甘、宁,他甚至学会了一口纯正的陕西话。民间音乐风格的底蕴让他对《关中情》、《走西口》等作品能够轻松、准确的驾驭。乐曲慢板部分可谓是峰回路转,让听者陷入深邃的遐思,心弦随着唢呐音丝而被无限的牵拽,在中立音fa颤后的再行下滑最终属性高音区长音时,左先生的音色与气息控制可谓是婉转如行云,直入霄汉!在乐曲的快板部分出现乡间乐班的吹打主题,左先生在其中对于连音、断音、促音的处理,让音乐会绵延了一种地域文化符号的记忆,使得传统的情味缭绕在听者的周边。这种音乐演奏所最终达成的效果,应是所有演奏者所要追求的巅峰。音乐不仅是门艺术,它还承载了地域、社区、民族的记忆,它是种落于心底无以挥去的情愫,这种情愫滋养了“一方水土一方人”的文化体质,我们演奏声音,就是要鲜活的描述这种情愫,让触不可及变得容止若思。在今天的《关中情》、《走西口》、《河北梆子》中我们听到了。

气冲霄汉如梦云山—听左翼伟管乐音乐会有感

 

唢呐《河北梆子》是根据戏曲的板头曲创作改编而成的,是乐器声腔化演奏的又一个实力派作品。它用唢呐模拟人声行腔,在戏曲乐队的伴奏下,做拟人化演出。该曲由大起板——慢二六——反调——快二六——溜板——么(yao)二三——跺板。该乐曲对于演奏的技艺要求极高,如乐曲中,反调部分用咔腔来演奏,快二六板则使用吹奏、咔奏、口噙子轮回来进行演奏或者对奏。笔者认为,最精彩的当属么二三板,该板式是哭头的一个俗称,是一个紧拉慢唱。这些板式的设计,让演奏者在演奏技能达标的同时,还要熟悉河北梆子的声腔性演唱。聆听左先生吹奏该曲,我们听到了极具张力的嚎啕大恸,也听到一个无声悲悯的生离死别,同时他也让生、旦、净、丑的角色形像逼真, 维妙维肖。左老师常对学生讲,有条件,就要去各地学习不同的地域风格。1981年,左先生跟人学习东北二人转、河北梆子、河南豫剧、还有评弹等等。他说,这里面有很多特殊的指法,光听唱片是听不出来这个音是怎么发出的,看谱子也看不出来。在民间音乐的基础上,左先生又在自己多年音乐素养的积淀中,不断的丰富、改进,将原生的腔韵更加的音乐化,形象化,他的吹奏,正如中央音乐学院的一名教授说的那样—“讲究”。“讲究”是娴熟技艺对于地方韵腔、音乐形象刻画的不懈追求。这其中所需的是如左先生一样的几十年的音乐素养积淀。

唢呐协奏曲《梁山随想》是左翼伟先生二度创作的一部力作。作曲家张晓峰举办自己作品音乐会时,就钦点左翼伟来演绎自己的《梁山随想曲》,因为他觉得左翼伟的表达是最准确的。已故二胡大师闵慧芬也曾表达自己最喜欢左翼伟对于该曲的演绎,称“左翼伟在台上就是一条好汉!”该曲是1987 年由张晓峰于所作,是一首以山东民间传统音乐为素材创作而成的,具有浓郁戏曲韵味的经典之作。该曲以流行于鲁西南和豫东地区的传统唢呐曲《一枝花》作为素材进行创作,其曲调来源于“山东梆子戏”的唱腔和曲牌。左先生在演奏时,其音乐形象可谓是入情入理。他对戏曲化节奏的处理颇有新意,他用气息巧妙的控制力度,以达到音色的变化,并结合大跳音程指滑音的技巧让乐曲层层推进,极具戏剧性,这种戏剧性中所隐含的张力,在下半场的《气冲霄汉》一曲中做到了顶峰的诠释。

在音乐会中,管子的演奏,让听众置身于另外一种境域中。管子又称筚篥,它没有任何的虚添修饰,就是一截直通的木杆。在听惯了绚烂无暇的音响后,当晚,再听左先生的管子独鸣,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管子独奏《云山如梦》是周成龙先生的一首创作曲目。左先生用悠长的气息为我们勾勒了一幅音响画卷。这首曲目的让听众感受到了演奏者的一种生命、文化、修养的积淀。演奏中,每一组音符连接的细微变化,都在或抑或扬或粗壮或纤细的吞吐中,体现出一种阅尽沧桑的沉静。一霎那,坐在台下,听着管子的孤寂,仿佛走进左先生的独立画卷,我们如漫游仙境的爱丽丝,好奇的用这个跨越千古的木管与上古对话,我们游览着心中向往的图景,或是山花烂漫、小桥流水;或是寒林枯木、荒村古渡;有或是野旷天低,云山如梦。

气冲霄汉如梦云山—听左翼伟管乐音乐会有感

 

掌声响起,灯光渐亮。《梁山随想》“英灵奠” 乐章中的深情慢板依旧萦绕耳边,英雄的浩然正气在唢呐的回响中可谓气冲霄汉。我说,左先生的演奏气冲霄汉、如梦云山,因为,高山之巅,行云变幻,其音粗狂若太行山麓,精美似江南画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