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山东民间曲艺的尴尬:观众虽多而后继乏人

图为四平调演员李桂英演出现场。 曾洁 摄

图为四平调演员李桂英演出现场。 曾洁 摄

图为民间曲艺人的移动简易后台。 曾洁 摄

图为民间曲艺人的移动简易后台。 曾洁 摄

图为花鼓艺人现场互动,教来自印尼的李美丽和来自日本的远藤史菜演唱花鼓戏。 曾洁 摄

图为花鼓艺人现场互动,教来自印尼的李美丽和来自日本的远藤史菜演唱花鼓戏。 曾洁 摄

图为山东落子的济宁市级传人张青敏给弟子示范表演。 曾洁 摄

图为山东落子的济宁市级传人张青敏给弟子示范表演。 曾洁 摄

图为张青敏的最小的徒弟,9岁的孙文书,正在模仿师父表演。 曾洁 摄

图为张青敏的最小的徒弟,9岁的孙文书,正在模仿师父表演。 曾洁 摄

山东四平调演员李桂英,连续多日跪在济宁市金乡县中心广场水泥戏台上演出。一口气唱完了长达278句的告词,时而似小溪流水、时而似热锅爆豆,四平调《三告李彦明》中裴秀英的角色被李桂英演绎得淋漓尽致。

厚实的戏妆掩盖了李桂英73岁的高龄,这位赢得台下2000余位观众热烈掌声的民间戏曲艺术家,却正在为后继乏人犯愁。

记者近日随山东省艺术研究院的调研团队走访了曲种丰富、戏迷众多的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发现当地除四平调外,落子、梆子、琴书、花鼓等民间曲艺不同程度面临着观众多而传人少的尴尬处境。

李桂英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说,时至今日,金乡依然有很多人“不听四平调,晚上睡不着觉”,即使在当地四平调剧团解散时期,艺人仍常常被办婚宴、寿辰的乡亲请到家里唱戏。

“四十岁的时候我还能在台上翻跟头。”李桂英说,如今体力不支,跪着唱戏都有困难。

简板大鼓艺人张玉鹏也表示,每逢过节和农闲,戏场特别多,晚上还要点灯唱,66岁的他已感到力不从心。

花甲、古稀之年的民间曲艺人渴望将一身本领传给年轻人。“我往村里贴了招徒广告,可到现在还没收到徒弟。”花鼓艺人姬生诗因多年来单枪匹马地表演而倍感失落。

山东落子艺人张青敏为了收徒,在自家饭馆常年悬挂着“落子收徒、免费教学、包吃包住”的横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张青敏已收有7名徒弟,最小的9岁。

“人死艺亡的例子有很多,我们要吸取教训。”山东省艺术研究院的戏曲研究员马建中说。

马建中分析,民间曲艺在鲁西南地区培育了大批爱听戏、会听戏、懂戏理的观众,这些地区应凭借艺术资源办曲艺学校,并给艺人和学子提供政策与经济保障,免去他们的后顾之忧,延续民间艺术的生命力。

山东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孙立生说,民间文化是中国文化根脉的组成部分,世界多元文化的涌进曾让人们迷失了自我,而如今传统文化和民间文化的复兴有助于人们理清思路,找回文化根脉。

据悉,山东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位居全国第三。四平调、山东落子、山东快书、山东琴书等曲艺均在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纳入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