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北昆新作《孔子之入卫铭》上海首演

640-2

纵观史书记载中的圣人行迹,孔子与卫国渊源匪浅。作为鲁国邻邦的卫国不仅是孔子周游列国的第一站,更是在此发生了引发后人无数猜测的“子见南子”绯闻事件。2010年,周润发、周迅试图在电影中还原这一场景,引发争议。

孔子在卫国的生活过的并不太平,受到诽谤、监视。而在孔子的晚年,他的弟子子路也身丧于卫国内乱之中。这个东周时期并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小邦却留下了足够丰富的圣贤故事。

除了同名电影,甚少有文艺作品大量塑造孔子的人物形象。据说,戏班里有“孔不入戏”之说,这一回,北方昆曲剧院要做第一个。去年创排《孔子之入卫铭》,北京首演获得成功,不日将第一次献演上海,带来红氍毹上首位昆曲版孔子。

而为了不落窠臼,作为一部以历史人物为中心的历史戏曲,《孔子之入卫铭》将目光聚焦在了“孔子入卫”这主人公生平中较为短暂却影响深远的时间节点上,并非是这些史籍典故的简单罗列,而是以史实为原料讲述一个圣人的故事。

“孤独”的孔子,原来仁义大道本艰难

孔子一生孜孜以求,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春秋末期周王室衰微,礼崩乐丧,世风日下的社会局面。他带着弟子周游列国,试图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而始终没有获得知遇。

春秋各诸侯国中,孔子最钟情卫国,带弟子五进五出。卫国之于孔子的尴尬是让他的治国理想彻底破灭,更使自己陷入苦闷中。一向谦虚谨慎的孔子在被卫灵公闲置时,甚至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有人用我主持国政,一年可以变样,三年可以就会大见成效。(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引自《论语》)

0

0-2

宫廷宴席上,卫公与世子各自请人酿了毒酒互赠,二人又都百般推脱对方的赠酒,孔子渐渐觉察到了这口蜜腹剑的一家人即将上演的逆天悲剧,难以置信;几个回合之后,毒酒竟又被推到他的唇边,南子的侍女贸儿自愿代饮身死。

在《孔子之入卫铭》中,这位被后世称颂的圣人确实在卫国麻烦不断,本想一展抱负的他却卷入了一场宫廷缠斗之中,甚至需要面对种种诱惑与威胁,包括送至嘴边的毒酒。卫灵公和儿子蒯聩争权夺利之中,这对父子的矛盾让南子也寝食难安。

而正是这样一个与理想相距甚远的现实环境,却成为了孔子践行自己治国观点的舞台。身处危邦之中的孔子,面对困局也有迷惘与徘徊,甚至有碰壁之虞,但这从未动摇他的理想与初衷。卫国这一方小小的舞台,却成了圣人“吾道一以贯之”的强大精神世界的缩影。

孔子通过《哀猿弓》的典故调和了这对父子、君臣的矛盾,不料在晚年时得知,被流放的蒯聩勾结外邦导致卫国大乱,孔子的徒弟子路也死在叛乱中。有人说,这不就是当年你坚持仁义、不愿令父子相残导致的结局吗?其实,背仁弃义才是悲剧的开始,这才有了滥用武力、倒戈回乡。

● ● ●

 既然八卦并无真相,奔放的女主角2500年后也可以智慧

昆曲《孔子之入卫铭》也正是从这样一个侧面折射出孔子思想的强大光芒。今天的观众,更可以通过本剧体会到春秋乱局中的孔子所遭遇的人间冷暖与悲欢离合。

为何选取孔子入卫这段故事?已在当代昆曲《春江花月夜》展现功力、复又受邀任《孔子之入卫铭》编剧,罗周说:

“从我本人的创作观来说,我不喜欢写那种从少年到老年的传记性作品,而喜欢通过截取片段架构故事。一开始写这个剧本是从行当的角度考虑,这个戏里要有女性人物。其实,‘子见南子’也是最为人熟知的故事,所以我就追溯它的脉络,发现是有戏剧性存在的。”

0-3

卫国不但让孔子在政治上极其失意,也让他陷入了一个千年难解的绯闻中。南子是卫灵公的宠姬,孔子第二次到卫国时,受召面见。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南子派人对孔子说:“各国的君子凡是看得起我们国君,想和我们国君建立兄弟情义的。必定来会见我们夫人,夫人愿意会见你。”孔子先是推辞,最后不得已才去见她。

南子在细葛布帷帐中等待,孔子进门,面北跪拜行礼。夫人在帷帐中两次回拜答礼,她批戴的玉器,首饰撞击出清脆的叮当声。事后,孔子说:“我本来不愿意见她,既然见了,就要按礼节行事。”子路还是不高兴,孔子发誓说:“假如我做的不对,上天一定会厌弃我!上天一定会厌弃我!”

(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引自《史记·孔子世家》)

司马迁想告诉我们什么?是说南子很妖艳,生活很奢华;是说南子行为不端,故意在见孔子时打扮的妖里妖气,来试探孔圣人有多高的修为;还是说孔子被南子召见时,心神不宁,耳朵里只有南子玉佩撞出的叮当声。

《孔子之入卫铭》中南子形象的塑造跟史书中有很大不同,也容易引起争议。罗周解释说:“我觉得南子的风流、名声不好,大多是后人给她的涂抹。作为戏剧工作者,有自己去塑造人物的权利。我心中的南子,她的底色是政治家,她在卫灵公父子的矛盾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是一个‘娇俏’充满生气的形象。”

0-4

本剧由新晋加盟北昆的老生演员袁国良饰演孔子,北昆青年演员邵天帅饰演南子,她不会着重在妖媚诱人上,而是以钦慕孔子而意图接近的女子天性去塑造人物。借孔子之力,调和卫灵公父子间的矛盾。

● ● ●

追求拙美、古朴,怎能少了文人的雅乐“古琴” 

《孔子之入卫铭》在北京演出两场,已经收获了不少掌声,此次上海演出的版本将比此前的版本更加浓缩、凝练,时长缩短约半小时,戏剧矛盾的密度将大大加强。

总导演曹其敬认为,昆曲《孔子之入卫铭》“要体现一种‘拙美’之感”,而这种美感将与以往北昆推出的剧目所传达的美有很大不同。“《孔子之入卫铭》与昆曲《红楼梦》的‘繁花似锦’不同,又与大都版《牡丹亭》的‘唯美精致’也不一样,”徐春兰导演表示,“这部戏追求的是真正古朴、古典的质感。”

0-5

为了更好的营造先秦时期的宫廷音乐氛围,昆曲《孔子之入卫铭》的音乐配器上只用吹管、弹拨与打击乐器,舍弃了那个时代并未出现的拉弦乐器。

剧中除了使用传统昆曲里的笛、箫等乐器之外,加入了富有当时时代韵味的编钟、管钟、编磬、云锣等乐器,深具古典风范。浑厚的编钟与清越的编磬相互映衬,将两千多年前的诸侯宫廷生活穿过历史的尘埃呈现在观众面前,这不仅是昆曲舞台上从未有过的艺术体验,更是戏曲作品中少有的借鉴与补充。

除了编钟等如今已不常见的大型乐器以外,使用流传数千年不衰的古琴加入配器也是本次昆曲《孔子之入卫铭》的一大亮点。古琴以其玄妙清雅的音色为历代文人所喜爱,而孔子与古琴的渊源尤甚,他不仅曾专门向学于当时的著名音乐家师襄子,还自创琴曲以明志。

本剧音乐仍然保持了其作为昆曲的基本艺术特色,“这其中即便是有体现时代元素和精神主题的考量,但它归根结底是一出昆曲,”音乐作曲董为杰表示:“应该是青出于蓝而‘融’于蓝,一切融于昆曲音乐才是最高追求。”

● ● ●

昆曲孔子第一人,“末本”戏老生唱主角

0-6

原上海昆剧团国家一级演员、优秀老生袁国良北上加盟北方昆曲剧院,此次《孔子之入卫铭》担纲主演,是他北上以来推出的第一出大戏。此次昆曲《孔子之入卫铭》是一出名副其实的“末本戏”,喜爱昆曲老生的观众们此次也可以一睹袁国良“挑梁”大戏的风采与神韵。

作为第一个在昆曲舞台上饰演孔子的演员,袁国良将会给观众呈现一个什么样的圣人形象呢?“袁国良捕捉到了塑造人物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无论塑造什么样的人物,是人就有喜怒哀乐,孔子首先也是一个人,这些真实情感是最能打动人的。”徐春兰导演认为袁国良“演戏动情动心”是成功塑造孔子这一圣人形象的关键。

这次也特别请出昆曲老生第一人计镇华,与享誉舞台的旦角大家张静娴担任艺术指导,分别是两位青年主角的授业恩师。除了两位主角之外,北昆也秉承了呈佳作、推新人的原则,给了中青年昆曲演员在剧中更多亮相的机会。

昆曲《孔子之入卫铭》倾注了众多业内艺术家的心血。编剧罗周,总导演曹其敬,导演徐春兰。唱腔设计王大元,音乐作曲和配器董为杰。舞美设计刘杏林,服装造型设计蓝玲,灯光设计胡耀辉。

(以上转自上海大剧院微信订阅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