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只要能传承曲艺,我们一定会支持

艺术院校设立曲艺专业面临不少挑战,众曲艺名家纷纷建言出力

“赵老师,主办方都把您老请出山啦。”6月1日,在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以下简称“北戏”)会议室,70岁的中国曲艺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常祥霖对87岁的谭(凤元)派单弦名家赵玉明说。

对耄耋之年的赵玉明来说,6岁唱大鼓至今,最让她挂怀的就是这门艺术的传承,所以今天北戏筹备曲艺专业的座谈会她一定得来,“说说自己的想法,也给学校鼓鼓劲。”赵玉明说。放眼一瞧,74岁的北京评书传承人连丽如、69岁的相声名家李金斗及从事曲艺创作和管理的不少名家和领导也都在场。“新中国成立初期曲艺曾被称为文艺的尖兵,在反映社会生活、宣传党的政策方面一直走在前头。可如今曲艺发展挺低落的,不少文工团把鼓曲删了,说唱团原是鼓曲的天下,现在能唱的越来越少了,作为一个老演员我感到挺遗憾的。北戏这时能成立曲艺专业,我感到非常欣慰,我支持!”赵玉明表态。

作为北京市唯一一所公办艺术类高等职业学院,北戏和曲艺的渊源颇深。2003年,北京市文化局、北京市教委联合北戏开办曲艺专业尖子后备人才工程,聘请优秀教师授课,如今这批学员已成为北京曲艺团的中坚力量。2012年,北戏面向全院学生开设评书选修课,上百人走进课堂学习评书。同一年,北戏曲艺中专班成立,虽然第一批只招收了4名学生,却拉开了曲艺规范教学的序幕。2014年,北戏积极打造评书课堂艺术实践基地,开办北戏书馆,数十名学生在老师带领下登台说书,两年来成功吸引了1万多名书迷,现如今已是京城有名的评书基地。

“650205”,北戏评书课教师,同时也是连丽如弟子的张怡强调的这个数字是今年初教育部在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的专业目录中新增的曲艺表演专业的代码,“曲艺终于和戏曲、舞蹈一样有了自己的‘身份证’,为我们的曲艺学科建设提供了原始依据。”张怡说。

拿到招生通行证,曲艺专业的定位、教学、实践和就业问题便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评书和鼓曲是比较有基础的,鼓曲主要是北京的京韵大鼓和单弦,另外,西河大鼓在京津冀影响也相当大。”连丽如说,京津冀协同发展为曲艺人提供了更广阔的天地。她不止一次听人说起,现在农村的百姓特别喜欢听大鼓书,不少演员的收入能过万元,如果开设西河大鼓专业,学生毕业回到农村也能谋生。

“天津艺术职业学院的曲艺专业已大有名气,建议两地的教学资源不要过于重叠,北京还是要立足实际办出自己的特色。”相声、快板表演艺术家李立山认为,曲艺门类的设立不要贪大求多,可先从本土曲种逐步做起。除了演出人才的培养,不少专家还建议可适当培养曲艺的编创人才和管理人才。5月28日,北戏曲艺中专班全部7名学生首次面向社会观众在少儿戏剧场表演曲艺联唱,学生自己编词、自己组建乐队配合演出的做法就让赵玉明欣喜不已。“我小时候没上过学,创作上得依赖作者,新时代的学生拿起五线谱就能弹曲,比我们好多了,这种模式不同于曲艺班社,更像是文工团式的轻骑兵,一专多能。”

教材和教师的问题也成为当天会上大家议论的焦点。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吴文科了解到,传统的曲艺教学大都是口传心授,给初学者带来很大的障碍,虽然也有学校几十年来致力于教材建设,但收效甚微,有的学校的教材就是简单的曲艺段子,根本不成体系。目前,北戏正在整理由连丽如撰写的评书入门教材,但其他门类的教材仍是空白。“学校可聘请一些退休的老艺术家到课堂上讲学,三四年后对有潜力的学生通过艺术家收徒进行深度培养,也可以跟北京曲艺团、中国广播说唱团及各大文工团达成战略协作,为学生就业铺路。”吴文科提醒。

对此,北京曲艺团副团长种玉杰表示,曲艺团复建后,在人才培养、艺术发展、剧目经营方面都拥有了自主权,很愿意在学生成长过程中提供实践便利。比如,在茶馆的演出中,请学生串场或进行中场演出。而北京曲艺家协会主席李金斗也表态,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北戏的曲艺教学工作,派出更多曲艺名家走进校园传道授业。

下半年开始,北戏将着手曲艺专业的具体筹建工作。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吕先富表示,北京市文化局支持北戏在学科建设上的发展,希望通过专家研讨,北戏能够根据现有师资力量,找准曲艺专业的定位,并借鉴天津、苏州等地的经验,在各位老艺术家支持下,为曲艺人才培养趟出一条新路。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