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地方艺术创作研究机构亟待“突围”

地方艺术研究机构是艺术创作的良好平台,但广东省的艺术研究机构不仅越来越少,而且幸存下来的也多处于缺人缺钱缺地位的困境。如何突围?近日,广东省艺术研究(创作)机构首次召开发展研讨会,与会人员以“共存与发展”为主题进行了交流探讨。同时成立了“广东省艺术创作研究联盟会”,希望借此形成生存与发展的合力。

疲于应付,常被拉去打杂

据广东省艺术研究所所长梅晓介绍,全省各地级市都曾设立了艺术研究机构,但后来绝大部分被合并或解散,如今只剩下了10个。但即使这仅存的“硕果”,也是处境艰难。

编制少,人手不够,是该省艺术研究机构面临的共同难题。基本上都是两三个人,还经常存在“在编不在岗”的现象,被抽调到其他岗位打杂,其本职工作往往被忽视。

某艺术研究室的负责人说,这几年疲于应付其他部门交给的临时创作任务,没排过大戏。湛江市艺术研究室曾作为当地文化局的一个科室被抽去打杂,目前该研究室有3个人,但都不是专业人员。而清远市文广新局某些科室因人手不够,曾想将艺研室这个全市唯一的专业创作机构合并。幸运的是,2007年以来,该市文广新局前后四任局长都很重视艺研室,这个机构才得以保留。

某地艺研室的一位工作人员2012年进入艺研室工作,起初踌躇满志,想在艺术创作上有所作为。但第二个月就被抽到其他科室帮忙,一年后回到创作室,不久又先后被借调到当地文广新局其他科室及市委组织部等单位打杂。

人才缺乏,创作人员有断层之虞

专业人才尤其是编剧缺乏,是导致地方艺术研究机构人手短缺的另一个原因。好的编剧难找,年长的创作人员退休了或去世了,年轻的又接不上,创作人才青黄不接,面临断层危险。

如某市艺术研究室原主任病逝后,创作就没人管了。研究室没有领军人物,没有专业的创作人才,3个编剧的专业都与戏剧无关,大家都是凭着兴趣写。另一个艺术创作室的底子本来不错,但是现在没有带头人,也就没什么像样的作品。汕头市艺术研究室主任李湘雄说,一批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优秀创作人员要退休了,人才断层严重。

在条件较好的佛山、中山等地,优秀的创作人才也是千金难求。中山市文化艺术创作室成立5年来,一直在寻找戏剧创作人才,压力相当大,如果再招不到人,创作室就有可能被归并到其他单位。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尽管有33人,但特别缺乏戏剧编剧,特别希望能找到本土的编剧人才。

积极作为,有成绩才有话语权

“我们缺少经费,没有时间和空间,怎么样才能让年轻的编剧找到出路?”有艺术研究机构负责人问道。放弃还是坚守?艺术研究机构正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梅晓说,上述境遇既有领导认识偏差的原因,也与自身能力不够息息相关。“不能怨天尤人。如果一味抱怨领导不重视,会有失偏颇。只有做出努力,才能得到认可。”

地方艺术研究机构如何往深处发展?清远市艺研室主任杨振林的看法是:积极作为,主动配合。如今,清远市艺研室编写出版了4本“北江文化研究丛书”,还负责撰写一些大型晚会的台词、电视专题片的解说词。

某山区市艺术研究机构的负责人表示,在态度上要实现从“要我创作”到“我要创作”的转变,要主动做一些事,等做出成绩,再请求支持。在做法上,要“借力打力”。2014年,该研究室借助市纪委的资金,印刷了文艺作品集,又依托省舞协经费,设立新农村教学点,开展公益培训。

“我们的思路是先干,干好再要钱,如果干不好,就很难赢得别人的支持。”梅州市戏剧研究工作室主任林文祥说。该工作室开设了梅州戏剧沙龙,编排了《客魂家风》,现在准备编排《客魂》三部曲,逐步得到了领导的重视和支持。“自己有业绩,就有话语权。”林文祥说。

成立联盟,谋求共存与发展之道

地方艺术研究机构除了自身努力外,还希望能有一个自上而下的机构和机制,带动大家走出困境。

为此,由广东省艺术研究所提出的成立广东省艺术创作研究联盟会的倡议应运而生。梅晓说,成立联盟的目的,就是要带动地方艺术研究机构的发展,真正为地方戏曲传承发展提供科学的决策参考。同时,通过共存与发展形成合力,让地方领导通过大联盟,看到艺术研究机构在文化建设中的作用。

各地方艺术研究机构对大联盟的成立感到欢欣鼓舞,同时也提出了更多期许。佛山市艺术研究院院长夏金旺说,希望在省艺研所的带领下,通过各地市的共同努力,形成很好的带动和扶持作用。广东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于万东表示,虽然联盟是个松散结构,但具有很强的战略作用,可以给各地中长期战略规划提供参考,提高艺术研究创作单位的话语权。

梅晓说,艰难只是昨日的故事,有了联盟,可以借省、市之力,整合各方面的资源和资金,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越走越远。目前,联盟已在策划一些项目让联盟成员参与,如《广东艺术叙略》和《广东戏曲资料汇编》的续编,以及《广东戏曲志》的编写。同时,在剧种研讨会、课题申报等方面,各地也将形成合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