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戏曲化、川剧化、地域化——川剧《白露为霜》的改编艺术特色

W020160726369746424271

《白露为霜》剧照

剧作家隆学义2012年将曹禺话剧《日出》改编为川剧《白露为霜》。之后,隆学义又花了近4年工夫,反复听取意见,推敲修改十余稿,形成了戏曲化、川剧化、地域化的独特艺术风格。

《白露为霜》剧名别出心裁地对剧中人物陈白露的命运进行揭示,既有诗意的光辉,又有文化的韵味,也更符合戏曲化的艺术特征。话剧《日出》是“人像展览式”的戏剧结构,但戏曲的空间有限。隆学义“一线到底”,删繁就简,为戏曲艺术腾出空间,集中塑造了陈白露这个充满矛盾、性格多重的悲剧人物。

隆学义笔下的陈白露是整出戏的人物关系纽带。她一头连着上流社会的潘月亭、顾八奶奶,另一头则连着社会底层的小东西、隔夜茶,同时还爱着昔日恋人方达生。她过着锦衣玉食的堕落生活,又对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们表达出悲悯,伸出了援手;她憧憬美好的爱情,又拒绝方达生的纯真追求;为了钱,她与潘月亭保持着肮脏的关系,同时在心灵深处又还保留着一些纯真。她年轻、美丽、高傲、任性,厌恶、鄙视旧社会,又不想同它一刀两断。她玩世不恭、孤独空虚,生活在重重的心理矛盾之中。最后,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她吞药自杀,这让她人性的光辉得到升华。这出戏,不能不说是对旧时代一位悲剧人物的凄美赞歌。

在全力塑造陈白露的同时,隆学义对话剧《日出》中陈白露生活圈中的众多人物进行了浓缩和概括。如将《日出》中被压迫、被剥削的下层人物王福升改写为一个善良有同情心的茶房隔夜茶,将被侮辱的翠喜改为夜来香。这两个小人物的遭遇衬托出陈白露所处的腐朽时代,利于戏曲行当的表演和调色陪衬。

为了更加川剧化,隆学义别具匠心地设置重写了第五场。这场戏将话剧《日出》中陈白露为救小东西去求潘月亭,改为陈白露女扮男装夜行到妓院去寻找小东西。这场戏中,饰演陈白露的梅花奖演员谭继琼,以深厚的戏曲功底和川剧的唱念做舞,通过陈白露探访妓院行进中的“走边”和与胡四盘旋中的“踢折子”“耍扇子”边唱边舞的频频对逼,将陈白露对恶势力的反抗揭示得淋漓尽致。川剧艺术在表演上的特长在这里得到了极致的展示,同时增强了这出戏的观赏性。

重庆市三峡川剧团紧跟时代,眼盯现实生活,把川剧艺术的改革创新根植于贴近人民群众的火热生活中,长期在基层第一线走乡串镇演出服务,满足基层百姓的文化生活,受到万州地区人民群众的欢迎。在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中,川剧《白露为霜》应邀进京演出,使人们对重庆市三峡川剧团更加刮目相看。

(作者系重庆市戏剧家协会主席)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