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吕剧艺术的民间性特色

近日,吕剧《大脚闹房》参加“第二届全省小型戏剧新创作优秀作品暨基层院团优秀剧目展演”,剧中“照新郎、薰洞房、戳喜窗”的民俗与吕剧的特色音乐结合,形成了活泼、自然的格调与韵致。不少观众感慨:“这个戏接地气,吕剧味儿浓。”

艺术特色与表演风格影响着一个剧种的生存与发展。就吕剧而言,笔者认为,百姓乐见的正是其独特的民间性特点,这一剧种个性直接决定了该剧种的生命力与影响力。

吕剧,是在山东琴书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约1900年前后,山东博兴、广饶一带的琴书艺人把坐唱改为化装演唱,称为“化装扬琴”或“琴戏”,胶东一带称为“蹦蹦戏”,惠民地区称为“迷戏”,新中国成立后迅速发展,定名“吕剧”。

从民间小曲、杂调、花鼓开始起步,整合、吸收其他音乐元素逐步发展,吕剧在其孕育和形成之初就具有了浓郁的民间性特点:其唱腔以四句一翻的【四平】和【二板】(包括【垛子板】和【流水】)、【娃娃】为主要板式,旋律质朴清新、灵活顺口、易学易唱;其语言重字和咬字方法都与普通话有近似之处,其传统剧目的道白以济南官话为基础选择关键字上韵;现代戏则直接使用济南官话,注重乡言俚语,有鲜明的地方风格。就连其锣鼓经,经过几代艺人的努力,也能做到在保留艺术本体的基础上,以演员情感和人物需要为中心,而不只是打一个节奏。

吕剧及其母体中的民间性特点,带来了其演唱上的自然熨帖。在演唱技巧上,它同样遵循气息、位置和声音造型的声乐艺术三大要素,而男女声腔均依原声“真声”为主,个别高音字的韵辙之处采用真假声结合地方法处理,听起来自然流畅。其唱腔讲究依字设腔,以情带声,声情并茂,润腔时常用滑音、颤音等装饰音,并把自然带出的过渡音、装饰音科学的结合为一体,从整体上追求“清新朴实、天然雕饰”的艺术美感。

吕剧的民间性特点还影响了其人物创作与表演,使剧种程式生活化,人物表演贴近于时代、贴近于群众。像《李二嫂改嫁》中“借灯光”一段,李二嫂从飞针走线到“越思越想越高兴”再到忙中慌乱把“钢针扎在俺那手上边”,“纳鞋底”既是她对张小六的情感外化,也是将生活戏剧化的表现。再如,张小六帮李二嫂抢收麦子、婆婆“天不怕”指桑骂槐等场面,都是贴近生活的演绎,在观众中有较高的情感共鸣。

在遵循特性的基础上,吕剧还虚心向其他艺术门类学习,如大胆吸收话剧艺术中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舞台表现手法,也认真学习国粹京剧艺术严谨的传统规范,并向兄弟剧种广采博取,像《井台会》中兰瑞莲的一段【豫西调】是从豫剧中学习而来,并发展为吕剧的特色曲调。

由于准确把握了剧种特色,加之对音乐风格和人物创作风格的适时总结,吕剧的表现力更加丰富,剧种影响力逐步提升。在近几十年的发展中,涌现出《苦菜花》《石龙湾》《画龙点睛》等一系列经典剧目。近年来,山东省吕剧院创演的《百姓书记》《回家》等剧目,在选材与舞台呈现上也延续并传承了剧种生活化、人物呈现质朴自然的风格,并向着舞台风格的多样化、韵致化不断努力。像《百姓书记》一剧中,书记王百祥为解决拆迁问题与九伯斗智斗勇,就展现了父母官幽默、机智的一面,自然却不“摆架子”;在开发寿北一段戏中,王百祥的父亲——一个耿直、善良、倔强的山东汉子的豪放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关键时刻力挺儿子、为儿子送饭更展现了他柔情的一面,亦庄亦谐又生活自然。

一个剧种有一个剧种的风格样貌,这种特色是其保持自身发展的内在动力。一种富有独特韵味的地方音乐,一个鲜明独到的人物,一方淳朴的风土人情,一定具有很强的艺术生命力。吕剧来自民间,取之生活又高于生活,善于把老百姓最关注的人和事用生动的形加以展现,又能迅速反映时代、传唱心声,是戏剧人所追求和乐见的。只有不断发扬风格、汲取养分,吕剧才能永葆魅力与活力,这也是民族戏曲艺术发展的方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