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探寻心中那座千年的城 ——观杂技剧《楼兰寻梦》

楼兰,在汉代是通往西域的要道,是商贾云集的古城。时光的洗礼,让楼兰这个名字充满诗意的地方褪尽了昔日的繁华与喧嚣,成为“沙漠中的庞贝”。残断的城垣、干涸的湖泊、枯朽的胡杨、神秘的美女,积淀成了独特的美,令人产生无边的遐想,让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楼兰。

2016年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杂技团新编大型原创杂技剧《楼兰寻梦》,让人们带着自己的猜度,踏上了漫漫黄沙的寻梦之路,让尘封千年的楼兰在人们的想象中复活。

杂技剧《楼兰寻梦》分“忆梦”“溯梦”“追梦”“惊梦”“续梦”5个部分,本剧总导演李西宁用丰富的想象、艺术的创作,为我们讲述了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老楼兰王为保全国家,向强大的匈奴和汉朝示好,分别将两位王子安归、尉屠耆送往匈奴和汉朝。数年之后,老楼兰王去世,匈奴抢先把安归送回楼兰继位为王。不久后,尉屠耆与汉使傅介子、傅妙君父女也抵达楼兰,他从安归的所作所为中发现其并非一个仁德的王者,兄弟矛盾逐渐激化,最终进行了决斗。尉屠耆在楼兰人民的帮助下击败安归,登上王位,改国名为鄯善,迁都伊循城,并请汉朝派人来屯田,自此鄯善变得安宁稳定,百姓安居乐业,丝绸之路恢复了往日的繁荣。

在这个剧中,杂技的“技”与戏剧的“艺”有机融合,通过对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来凸显其戏剧内涵,显示出无穷的艺术魅力。

首先,剧中的人物形象丰满、个性鲜明、特点突出。主要人物有两位王子安归和尉屠耆,有汉朝使节傅介子和女儿傅妙君,以及乳母、萨满大祭司等。其间有男女爱情、兄弟情、君民情等,一条情感的主线贯穿全剧,让剧中人物变得鲜活而有温度。而对各个人物心理活动和行为举止的准确把握和细节描绘,让观众感到真实亲切、生动具体。

其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剧中设计了社会动荡乳母盼王归,兄弟重逢情谊浓浓,二人反目成为敌对,勾结匈奴密谋杀弟,与兄决斗正义胜出,百姓安居繁荣再现等故事情节,这一幕幕场景既有歌舞升平,也有刀光剑影,可见温情繁华,亦现凶残凋敝,剧情环环相扣,矛盾冲突、情感表达得到了完整呈现。

再者,该剧立意健康,充满正能量。安归骄奢淫逸,欺压百姓,尉屠耆善良正义,体恤民生,一正一邪,对比鲜明。尉屠耆为民请愿,受人爱戴,表现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自由和平的追求。其所弘扬的美好精神和价值,把过去、现在和未来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杂技团近年来编创了《天鹅湖——男子倒立技巧》《向太阳——绳技》《春之韵——女子造型》等多个精品节目,并在国内外重大杂技赛场多次获奖。但是,在该剧中他们并没有为“凸显”这些金奖节目而将其全盘使用,李西宁根据剧情巧妙地进行了取舍,将原先完整的杂技节目分解成一个个独立的动作技巧,作为杂技剧的编创基本元素,根据主题表达、人物塑造、情节起伏、矛盾变化等剧情发展需要进行重新整合,并根据杂技独特的个性在表演中发展主题性、戏剧性、语言性的艺术,进行了一次解构重组的大胆而成功的尝试。

于是,便有呈现在观众眼前的用集体倒立技巧表现沙漠中千姿百态的胡杨造型;用急促迅捷、富于变化的绳技表现战争中策马扬鞭、军情紧急的场面;用女子集体造型表现宫廷夜宴时的曼妙繁盛、歌舞升平等。该团优秀、高端的节目得以自然展现,添彩而没添乱,体现出了“有舍才有得”的大智慧。

杂技剧《楼兰寻梦》中演员的表演也可圈可点。舞台上他们不仅完美实现了对杂技技巧的掌控和展示,还圆满完成在特定故事中、在规定情境下角色的扮演。演员们对导演意图的理解、剧情的推进、人物的塑造、角色的深挖等方面的优异表现,彰显了他们在舞蹈、音乐、戏剧乃至文学等方面较高的综合素养。

《楼兰寻梦》的音乐也具有创造性,可谓匠心独具。团队专门创作了音乐,以大空间的背景音乐烘托气氛,尤其是开场时用儿童唱诗班演唱的童谣暖场,令人耳目一新。天籁般纯净悠扬的童声合唱,恰似一首流淌的诗,在时光里灵动穿梭,触碰了人们内心的柔软。尾声中,唱诗班再次缓步进入舞台,边走边唱,柔美与温和的音乐化解和舒缓了先前激烈的斗争与冲突,观众被打动并产生共鸣。

该剧紧紧把握艺术与技术新的契合点,采用了先进的舞台影像实时交互技术,实现了多媒体虚拟场景与真实舞美场景的同步切换,舞台变得更加饱满丰富,创造出夜宴的宫廷、繁荣的集市、大漠中的商队等逼真的演出环境,增加了观众的临场接触感、视觉冲击力。

谈及《楼兰寻梦》的创意,李西宁说,在前期的采风中,发现丝绸之路上的楼兰是多元文化的交融汇聚之地,独特的地理环境、多样的民族文化,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基因,这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在剧中,既有罗马商人、波斯商人,也有西域少数民族以及汉族,既可以看到阿拉伯舞蹈,也可以看到汉族的扇子舞、绸子舞,多民族文化的交汇融合,是中华文化兼容并蓄的生动体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