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敢于创出一种更广阔的可能 1995年小百花首次全国巡演

1994年《蓦然又回首——茅威涛表演艺术专场》“陆游”选段,后景中为濮存昕

1994年《蓦然又回首——茅威涛表演艺术专场》“陆游”选段,后景中为濮存昕

2016年,小百花新戏《寇流兰与杜丽娘》在伦敦孔雀剧院首演。

2016年,小百花新戏《寇流兰与杜丽娘》在伦敦孔雀剧院首演。

3

10月2日的《本报与越剧“小百花”联手探索演出市场新路》,报道了本报将与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进行全国巡演的消息:

'95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全国巡演将于本月11日在天津拉开序幕。这是本报与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一起探讨“戏曲团体如何走向市场”这一课题后,作出的新的尝试。据悉,由新闻单位和文艺团体联手进行巡回演出,这在全国尚属首次。

21年过去了,今日的小百花早已从初创期,走入了全盛期。从《五女拜寿》,到源于传统又全新解构的新版《梁祝》,到与世界戏剧对话的《寇流兰与杜丽娘》,再到最近打造放映英国经典戏剧的“九五剧场”……“小百花”的发展脉落,呈现出传统—先锋—回归—再造的曲线。如果说,1995年,这一浙江地方剧种首次在全国绽放光芒,而如今,它已走出了中国,站在了世界戏剧的舞台上。

  1995年,跨越半个中国的首次巡演

小百花的书记冯锡忠,1995年正好负责带队巡演。他记得,小百花一行66人在10月5日踏上巡演之路,团里制订了巡演路线,首战是天津,接下去是西安、成都、宜昌、武汉等大城市。

而本报记者在报道中,还提到一个重要信息:过去,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应邀演出,接待单位都承担剧团吃住行等费用,而这次演出完全靠演出票房收入补充其它开支。“这次巡回演出令人瞩目,届时剧团将行程万里,横跨半个中国。这在小百花越剧团建团10年来还从未有过。”记者这样写道。

那一年,茅威涛33岁,还不是小百花的团长,但她已经以青年越剧表演艺术家的身份,领衔“小百花”明星阵容亮相,集结了小百花的看家戏《西厢记》、《陆游与唐琬》、《红丝错》、《琵琶记》。而且,集中体现“小百花”风采的《蓦然回首——茅威涛表演艺术专场》,还要参加第四届中国戏剧节暨第十二届梅花奖颁奖活动,新戏《琵琶记》则进行参赛评选。

是的,后来,茅威涛就得了梅花奖。

冯书记说,那次中国大戏院首场《西厢记》的戏票,凌晨5点多就有人在门口排队买票。而当年本报记者还采访了剧场经理,他说,这样的排队风已经好久没看到了。到下午5点,首场票告罄。

  2016年,全球巡演,越剧与世界戏剧对话

那一次巡演,茅威涛的儒雅,陈辉玲的细腻,让全国的戏迷都醉了。

如花美眷,美到极致,不是很好吗?可是,茅威涛并不甘心就这么“美”下去。

1999年,茅威涛当上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团长。

她上任后,提出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其中有一条让当时很多人完全不能理解——让越剧“都市化”。“我并没有放弃农村。自从当了团长之后,我全年的演出差不多有30%是在真正的农村,还有60%的份额,我把它放在都市,另外有10%的份额,我争取多安排国外演出,扩大越剧影响。这是我给剧团制定的演出市场百分比。”茅威涛这样说。

而今年,小百花革新的速度,尤其是那10%国外演出的步子,迈得更远了。而记者也亲历了这样一次比1995年更为盛大的“走出去”——全球巡演。

今年,伦敦时间7月23日晚上19点(北京时间7月24日凌晨2点),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新戏《寇流兰与杜丽娘》在伦敦孔雀剧院全球首演,并由此开启英法德奥四国22天的巡演。记者作为特派记者,报道了这次演出的盛况。

7月26日,小百花在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天鹅剧场,展示了《寇流兰与杜丽娘》片段。这是近十年来第一个在皇莎做文化交流和表演的中国剧团。

同一日,全团走进莎士比亚故居,在莎翁家的后花园演出《寇流兰与杜丽娘》片段。这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在莎士比亚家门口演出的中国剧团。

“一个剧种不思考,不走出去,就没有这次欧洲巡演。这些年,做这些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个剧种发展,更大地域地传播,获得观众。这个戏,实现了关于越剧能不能成为一个国际剧种的规划。”导演郭小男这样说。

戏剧是世界的,如果仅仅是做越剧一个品种,永远只是浙江的——这是小百花这些年的思考,从浙江出发,向世界戏剧研发、学习、发展,形成一种可以对接的形态。这是从1995年的全国巡演,到2016年的全球巡演,小百花“内核”发生的最大变化。

是不是敢于否定自己的成就,敢于创新出一种更广阔的可能——小百花在中国越剧和当代剧场艺术中,完成了一种可以开发的未来,对中国戏剧的发展,留下了一个可研究和讨论的话题。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