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乱弹•三月》王珮瑜京昆演音会

1483682657559_c6b1-0

演出时间: 2017.03.26

演出场馆: 天桥艺术中心-中剧场

演出时长: 120分钟(以现场为准)

入场时间: 以场馆规定为准

注意事项:a)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现场为准;

b)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c)演出票品具有唯一性、时效性等特殊属性,如非活动变更、活动取消、票品错误的原因外,不提供退换票品服务,购票时请务必仔细核对并审慎下单。 演出详情

华人春天艺术节《乱弹.三月》王珮瑜京昆演音会

京剧艺术温和改革与积极保守的探索;

传统艺术的当代化演绎

乱弹.三月

王珮瑜京昆演音会

演出时间: 2017年3月26日19:30

演出场馆:北京天桥艺术中心  中剧场

演出票价:680/580/380/280/180/99

演出时长: 120分钟

演出类型:京昆演音会

1

“演音会”是一个新的演出概念:它似音乐会又非音乐会,似演唱会又非演唱会,似戏剧又非戏剧,它融合了以上所有的演出形式,用写意的手法、洗练的笔意勾画出一幅不一样的京剧音乐史诗。王珮瑜作为主创领衔京昆演音会《乱弹∙三月》亲自担当制作人,因此这注定是一场非常“瑜老板气质”的演出,它非常符合王珮瑜给自己的标签:温和改革、积极保守。 演音会秉持“绝不媚新、亦不迁旧”的想法,把乐器、人声、武打多种元素,传统的“唱念做打”以全新的概念呈现出来。王珮瑜谈及自己的创作初衷,“在京剧中,演员很强势,但在这次的演出中我希望将伴奏以演奏家的身份请上舞台,让演员和乐队平等对话。”、“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京剧艺术的当代化。”

2

王珮瑜

著名京剧演员,余派坤生,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建国后国家培养的第一位女老生,有“当代孟小冬”的美誉。师从王思及、朱秉谦、谭元寿、李锡祥、张学津等名师。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第三届京剧演员研究生班。

曾获包括:2015年中华十大文化人物、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最佳表演奖”、中国戏剧梅花奖、白玉兰戏剧主角奖等重大奖项,是京剧新生代的领军人物,梨园人称“瑜老板”。

3

“演音会”是一个新的演出概念,但却并不抽象:它似音乐会又非音乐会,似演唱会又非演唱会,似戏剧又非戏剧,它融合了以上所有的演出形式,自成格局,用写意的手法、洗练的笔意勾画出一幅不一样的京剧音乐史诗。“演音会”概念的提出者,亦即本次演出的灵魂人物,策划、制作、领衔---王珮瑜。

因此,这注定是一场非常“瑜老板气质”的演出,它非常符合王珮瑜给自己的标签:温和改革、积极保守。

1483682588142_6571_x

《乱弹三月》绝不媚“新”,亦不迁“旧”,它骨子里是保守的:它想要呈现的,是京剧音乐的变迁与发展,使用的所有乐器与人声,所有演奏和歌咏,都是纯正的传统中国的。但它的形式却是全新的:所有的独奏或合奏、演唱,既独立成篇,又形成对话和交流,在一个主题的贯穿中,构成一部有着完整时间轴的大型作品。主创们将传统京剧中“文武场”中的板鼓、京胡、二胡、三弦、阮、月琴、小锣、大锣、铙钹等传统乐器单独剥离呈现,再以戏曲舞台上永远的主角,无论生旦净丑,来为乐器(乐队)做意义的延伸、情感的诠释、思想的解读、色彩的丰富,以期完成一部主创们心中的京剧音乐史诗:从昆腔的形成到水磨腔的延衍,再到花雅之竞后京剧的逐渐完善,乃至于之后京剧的日臻成熟。

1483682570951_8487_x

对这次别致、雅致又精致的演出,瑜老板如是说:

“这一台演音会从无到有,历时近一年的酝酿和创作,是我和同窗好友林源(作曲、配器)、周毅(大三弦)在一起各种碰撞出来的原创,全部脱胎于京昆音乐,但又有别于传统京昆音乐的视听感觉。”

1483682608585_1260_x

《乱弹三月》的主打曲《牧羊人》,是全部作品中最早完成的一首,为瑜老板所深爱。关于这次演出,《牧羊人》足以说明一切:它的原词是一首侥幸尚未被历史湮灭的佚名之作,虽经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它所书写的这个故事和这些情感,却仍能激荡人心、感人至深。现代的作曲家以新的音符赋予了它新的生命,当这些古远的词句被重新诠释、吟唱之时,苏武,这个曾在北海寂寞了二十年的古人,又仿佛再活了一次,又或者,他从未走远,从未离开过所有中国人的记忆,王珮瑜的歌唱,只是将这种记忆重新唤醒——这多么像一度沉寂和边缘化了的京剧,或者其他旧文化传统的经历。

在《牧羊人》里,配器别具心思,周毅主奏的大三弦替代了京胡的主奏功能,不仅有大段solo模拟打击乐,也以扎实准确的伴奏托腔贯穿整个乐曲。

1483682629863_9497_x

从一首《牧羊人》开始,到最后有了《乱弹三月》,瑜老板词浅意深:“这一首《牧羊人》,来自于我个人的提议,我常常觉得,每一个戏人,都像是一个孤独的苏武,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历经难中难,心如铁石坚。”从《牧羊人》开始,又再衍生出来深深的喟叹:京剧舞台上的流光溢彩,总是在角儿身上,驻守舞台一角的乐队(乐手),身上也有着不被照耀的寂寞与孤独。于是,细致感受的层层叠加,同道好友的灵感激发,催生了这次演音会。

这是一场在初春的演出。“烟花三月”四个字,便已穷尽了属于这个季节的所有的美好:草长莺飞、风轻花重、水暖云淡。那些坚守的孤独,不被看见的寂寞,或长或短的缄默,在这个季节,或许都将得到它应有的奖赏——只要你在,你来,倾听或观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