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2016中国曲艺:有热运作,更有冷思考

曲艺英才培育行动首批培育人才参加第九届牡丹奖颁奖演出

曲艺英才培育行动首批培育人才参加第九届牡丹奖颁奖演出

主题活动多姿多彩、曲艺评奖看作品更看人品、曲艺志愿服务深入人心、人才队伍建设不拘一格……曲艺作为文艺的“轻骑兵” ,每每重要时刻、重大事件、紧要关头,总能第一时间发现曲艺人的身影。2016年的中国曲艺,在多个领域不断探索,说唱百姓,服务大众,传播中国价值、弘扬中国精神,既有热运作,又有冷思考,充分展示了曲艺艺术在反映百姓生活、抒发美好理想、引领社会风尚等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

  热运作,出人出书走正路

今年,党和国家发生了很多大事、喜事,广大曲艺家和曲艺工作者响应时代的召唤、踏着社会的鼓点,与祖国同行、与人民同心,以昂扬的精神风貌、饱满的创作激情和出色的艺术劳动,描绘出一幅美丽壮阔的曲艺新篇章。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长征胜利80周年,中国曲协精心组织创作主题鲜明、立意深远、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曲艺作品,由全国各地老中青少曲艺演员联袂登台,组织曲艺家“重走长征路”采风创作,感受长征精神,向人民报告、向党汇报,展现了曲艺工作者的家国情怀,用曲艺独具的艺术表现方式,收获了四两拨千斤的预期效果。

老话说“说书唱戏劝人方” ,中华曲艺源自民间,已有两千年历史,曲艺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方面具有天然独特的作用。今年7月,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故事汇基层巡演启动仪式暨首场演出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堂举办,此后陆续深入山东、福建、青海等省区市进行示范演出,生动传递了“国是家、勤为本、俭养德、诚立身、孝当先”的“我们的价值观” ,深情讲述了助人为乐、见义勇为、诚实守信、敬业奉献、孝老爱亲的全国道德模范故事,感染感动了亿万观众,实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潜移默化、润物无声、靠墙落地。

出人出书走正路,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曲艺事业的殷殷嘱托,中国曲协积极推进各地区各曲种人才交流、技艺切磋、风采展示。2016年,全国相声小品优秀节目展演、“送欢笑”等各种展演展示如期举办、高潮迭起、如火如荼,在丰富基层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同时,有效锻炼了队伍。由中国曲协与合肥市纪委等联合举办的“包公杯”反腐倡廉曲艺作品征集活动今年已是第四届,活动以“笑”触心灵的方式传播廉洁文化,是曲艺与廉洁文化建设有机融合的大胆尝试和有益探索。

群口相声《一仆二主》  姜昆、郑健、周旭

群口相声《一仆二主》 姜昆、郑健、周旭

冷思考,曲艺事业压舱石

2016年的中国曲艺,行风建设是最大的亮点。和其他行业一样,曲艺行业风气是曲艺界素养、形象和生态的一面镜子,直接反映和体现着曲艺行业建设成效。今年9月,曲艺界出现了一些不正之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从业者深刻警醒,中国曲协联合《中国艺术报》刊发评论,对此作了批评。今年牡丹奖颁奖期间,中国曲协还专门举办了“德艺兼修担当使命:加强曲艺界行风建设座谈会”和中国曲协行风建设委员会成员聘任仪式,由中国曲协主席姜昆担任该委员会主任,这也标志着中国曲协按照中央的要求,在全国文艺界大力倡导优良行风、大力加强行业建设的背景下成立的自律性纠错机构正式运行,全国曲艺界已初步构建起守则立规、办法奖惩、委员会监督三管齐下的行业自律模式。在第九届牡丹奖的评选中,也特别加入了相关条款,新增了违反《中国曲艺工作者行为守则实施办法》相关规定不得参评等要求,明确提出既看作品更重人品。众多曲艺家和曲艺小剧场从业人员对此也纷纷表态支持,广大曲艺工作者竞相传播。

行业教育也是行业建设的一个重点,中国曲协会员和中青年曲艺骨干轮训暨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研讨班全面开展,截至目前,已在陕西、重庆、山东、广西、上海、内蒙古、辽宁、安徽、宁夏、浙江、黑龙江、贵州、吉林、江西等省区市举办了14期,培训人数达2000余人,占培训目标人数的三分之一。中国曲协会员培训采取重点办班、结合重大活动办班、区域办班、函授办班、委托省级文联协会办班等五种方式,着力提升广大曲艺工作者的思想政治素质和道德艺术素养,在深入生活、服务人民的自觉性、坚定性上有了新的提高,从“高原”攀登“高峰”的紧迫感、使命感和责任感进一步增强,形成了共同推动曲艺事业繁荣发展的强大精神合力。

中国曲协也在探求人才培养有效模式。今年6月,中国曲协在京召开牡丹绽放曲艺英才培育行动座谈会,对这一人才培养模式进行追踪和督行。该项目采取资金支持、专家指导、演出交流、研讨培训、宣传推介、汇报展演等多种方式,对10名优秀青年牡丹奖获得者进行重点跟踪培养,他们的艺术水平和道德水准得到显著提高,在业界树立了良好的口碑和展现了较大的影响力。这些平台、载体和举措对于曲艺精品和人才的竞相涌现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