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刘士杰:苏州评弹与戏曲艺术

苏州评弹是苏州评话和苏州弹词的合称,是流行于江浙沪一带吴语区的曲艺形式,至今已有两百年的历史。

评弹与戏曲的本质区别,就是评弹是曲艺,而戏曲则是戏剧。评弹可以演“书戏”,说明评弹与戏曲还是有相同之处。评弹除了唱腔和说表外,还必须要“起角色”,“起角色”是评弹的灵魂。正是“起角色”这一特点,使评弹具有戏剧性的因素。所谓“起角色”,是指评弹演员充当书中的角色,并绘声绘色地表现出来。这一点与戏曲是相同的,戏曲演员也是充当剧中的角色,并绘声绘色地表现出来;所不同的是,戏曲演员在剧中充当的角色相对固定,个别场合中,演员会前后充当两个角色;而评弹的“起角色”比较灵活多样,根据书中情节的需要,同一位演员,可以起多个角色,甚至可以一人千面。这就是作为曲艺的评弹所具备的特点。说表是演员叙述故事情节,“起角色”是演员进入书中充当角色,是为书中的人物代言。演员在演出中,一会儿是叙述者的身份,一会儿又摇身一变为书中的人物。真可谓跳进跳出,何其有趣!

说到评弹与戏曲的关系,不妨从美学的两对概念“再现与表现”和“内容与形式”谈起。所谓再现艺术是客观真实地反映社会生活的艺术;而表现艺术则是更多地表现作者主观愿望和强烈情感的艺术。前者如戏剧、电影等,后者如音乐、诗歌等。评弹有再现艺术的特点,“起角色”具有戏剧性,有人物,有戏剧冲突,如《珍珠塔》中方卿戏姑一段,两位演员充当方卿和姑娘的角色,个性分明,活灵活现,观众在听书,更似在观剧。眼前分明是长衫旗袍的演员,而在想象中,却变成了渔筒简板道士装束的方卿和欺贫爱富的势利姑娘,尽管早知道情节,却还是满怀期待,兴致勃勃地看得津津有味,看过后觉得回味无穷,大呼过瘾。

评弹又有表现艺术的特点,最为突出的就是它的唱。评弹的唱词典雅,唱腔优美,流派纷呈。此外,演员在说表中,不仅叙述情节的发展,而且灌注主观的好恶情感,对善恶忠奸,作褒贬臧否的评判,演员的激情常引起台下观众的共鸣。而戏曲虽然是再现艺术,以科白、身段动作演绎剧情,但是绝不是客观地表现人物,而是运用多种手段表现剧作者的主观褒贬臧否的倾向,向观众传达对剧中人物的好恶评判。最为典型的就是脸谱,脸谱是戏曲人物性格的符号。特别是净角,红脸象征忠勇,黑脸象征铁面无私,白脸象征奸诈。观众一望而知是好人还是坏人。还有戏曲的虚拟象征动作,这些都是再现中体现表现,这也是戏曲的中国特色。西方戏剧,例如话剧,剧中人一出场,观众并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随着剧情的发展,人物性格逐渐丰满,直到全剧达到高潮,观众这才看清剧中人的性格和品行。这是典型的艺术再现。

评弹受戏曲影响很深,在“起角色”中,上场诗、自报家门、虚拟动作,甚至捋须整冠均来自戏曲。而戏曲正是再现艺术与表现艺术结合的产物。本来是再现艺术的戏剧情节、动作、对话,在戏曲中却很强调表现,受到音乐(如曲牌、锣鼓点)、舞蹈(如程式、技巧和身段)的制约,是在再现中有表现;本来是表现艺术的音乐、舞蹈,在戏曲中却又很强调再现,受到戏剧情节的制约。评弹与戏曲在艺术的再现和表现、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互为作用、相辅相成这一点上是相同的。再从内容和形式同样是一对相对的美学概念来分析阐述评弹与戏曲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关系。内容决定形式,反过来,形式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内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