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戏曲新闻 > 正文

戏曲韵律操来了,行家说,没有十年功,不能达标

韵律操看着不难,但是行家说,要做得标准,很考验功夫。

从2015年10月有意向编排“戏曲韵律操”到2月28日召开专家论证会,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创意制作的“戏曲韵律操”经历了漫长的14个月,”2016年年初我们去过北京找专家,之后又经历重新编排动作、简化难度。“戏曲学校演训中心主任韩婷婷说。她和同事们的目标,“戏曲韵律操”不止停留于吸引眼球,还能真正走进社区、学校,推广开来。论证会上,除了戏曲专家,还请来闵行区教育局、虹口区文化局、黄浦区文化局、淮海街道办公室、七宝中学等相关负责人出谋划策。

戏曲系列韵律操分为少儿韵律操和成人韵律操两版,由戏校资深戏曲表演、戏曲音乐专业教师、名家共同参与设计完成。全操共分10节,借用人们日常生活中最熟悉的广播体操形式,融入戏曲程式化、虚拟化元素,如戏曲基本功中单手、双手、云手转身、望月指法以及云步、蹉步、弓步、沓步等动作。配乐由经典戏曲剧目曲牌为基础重新创编。成人版本侧重动作优美以及戏曲韵味,尤其把戏曲元素中很多针对女性形体美的身训组合动作通过二度创作设计融入,适合在城市商圈白领以及公众广场舞中推行;少儿版本整体动作更为活泼、灵动感,包括动作幅度和难度都相对加大。谈及戏曲系列韵律操与央视戏曲频道此前推出的戏曲广播操有何区别时?韩婷婷表示,后者加入舞蹈元素,更为通俗易学,而前者侧重于戏曲本身,戏味更浓,“比如韵律操的蹉步,《梁山伯与祝英台》两人分别时有这一身法;向后摆手的动作设计,则会让人想起王文娟老师扮演鲤鱼精出场亮相。”

“戏曲博大精深,编排戏曲韵律操不是拿几个动作加曲牌音乐就可以完成的,我们不断重复、不断推翻,最终把它呈现出来。”负责演示成人版戏曲韵律操的老师李燕从小学戏,编排一套操还是第一次,“所有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模板。我们在了解广播体操之后,都认定以戏曲动作为主线。戏曲讲究眼神,挥手、甩臂、踢腿……眼珠跟着手指转,眼中有神,动中有韵。”在李燕看来,中国戏曲动作讲究“圆”,手势身法是“圆”的,眼睛也能画圆,“由上到下、有内而外,展示自己对动作的理解,不仅肢体运动,眼睛也在做操。”另一位参加编排的戏校老师戴国良透露,28日展示的韵律操比之第一稿删除三分之一内容,“最初动作太平缓,我们担心不能够引起孩子们的兴趣。现在韵律操一开始是指法,接着是手腕、手臂运动,然后到腿部运动、全身运动,循序渐进。”韵律操配乐提取“小开门”等曲牌元素,作曲齐欢表示,“以京胡、曲笛为主要乐器,打击乐不可缺少,突出节奏乐律,既传统又现代,专业化的同时也不能失去大众化。”

韩婷婷一直参与淮海街道社区文化辅导,她的学生在市、区群文比赛中屡屡获奖,“每次辅导人数有局限性,总想着如何加大广度。2015年起,街道活动热潮越来越高,市民自发组织颈项操、球操、绳操锻炼。我们开始琢磨起将戏曲融入广播操。”韩婷婷表示,成品之所以定名为韵律操,而不是广播操,旨在强调戏曲韵律、曲牌音乐与动作的联系。

看完韵律操展示,老艺术家马莉莉第一个反应,“很期待,很优美。”她的担忧随即而来,“没有基本功,能准确完成这些动作吗?会不会很难学?”京昆名师王世民也在踌躇,“动作略微难度高了一点,比如小云手、沓步,没有十年功夫练不好。”戏剧评论家陈达明不这么看,“韵律操的确有一定难度。不过只要用心,就能学会。瑜伽没有难度吗?喜爱的人那么多。”专家各式各样的意见反而让韩婷婷觉得鼓舞,“老师们真的在意韵律操前景,没有客套话,掏心掏肺出主意。”

淮海街道负责人主动提出先当韵律操“试验田”,闵行区、虹口区、黄浦区文化教育工作人员也表现了浓厚兴趣,异口同声,“韵律操可以在实践中一步步完善,先找几个班学一学。”他们的建议同样被韩婷婷一一记录,“韵律操每节取名,配合解说;先辅导老师,再由老师教学生……”市剧协副主席沈伟民表示,韵律操修改成熟后,可以通过协会平台组织比赛。“只有业内传承,没有全民普及,传统戏曲会慢慢走向萎缩。戏曲像高高悬挂的月亮,而韵律操这种普及运动,犹如手指,告诉我们月亮在哪里?”戏曲导演汪灏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