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乐器行业新闻 > 正文

2003年中国民族乐器产销形势综述

  中国民族器乐——异彩纷呈、经久不息,她追随自然万物的变迁流转,她赞美人世沧桑和美好情感,她演绎传奇神话、悠远历史,她也诠释现实、传递时代旋律,她用中华民族独特的乐音构筑起华夏文明的回音壁……

  调查——2003民乐企业发展形势

  民族乐器是一个很庞大的家族,按照演奏形式划分的吹、打、弹、拉四个类别,听起来很简单却涵盖了浩如烟海、各具特色的数千种民族乐器。近年来民乐生产企业数量不断增加、产量节节攀升、产品质量也在不断提升。而在产地区域上并没有很大变化,依然是以南北方地理位置为主要划分标准;市场格局虽已打破南北局限,但由于民乐器对气候和干湿度的变化较敏感,加之南北方民族乐器在音质、审美方面的不同,南北地区产销差异依然存在。
  1、产地
  南方的上海、江苏两地仍是中国民乐器的主要生产地。而这两地有所区别的是,上海地区主要凭借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繁荣发展独占国内民乐企业的领先位置,而江苏则体现出以苏州民族乐器一厂为代表的苏州、扬州、扬中、常州等周边地区,以及苏北地区的徐州等地的多家颇具规模的民乐企业共同发展。北方地区仍以北京、河北为主要出产地,其中也有所不同。北京地区由于原北京民族乐器厂的解体,取而代之的一大批私营乐器企业,其中有专业制琴师傅开办的手工作坊,前店后厂、自产自销,如满瑞兴琵琶、吕建华、王铁树、王秋利二胡、田双琨、张建华古琴等,也有兼顾生产和销售的综合企业,有自产乐器、兼卖各类乐器,如运智琴行等。河北地区民乐器的生产始于80年代,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已形成独特的产品和品牌特色。其突出特点是继承和发扬了原北京民族乐器厂对扬琴的开发与研制成果,并不断地改进和提高产品性能,占据了国内的主要扬琴市场。如饶阳北方民族乐器有限责任公司、饶阳成乐民族乐器有限责任公司、河北乐海乐器有限责任公司、河北饶阳祥云民族乐器厂等都是该地区发展时间较长、技术力量较强的企业,基本代表了河北地区民族弦乐器的生产水平。另外,以从事木材加工兴起的河南民乐企业,像开封龙音乐器公司、开封中原民族乐器有限公司等,都已从单纯的木材加工发展成为多元化的综合生产企业。此外,在云南昆明、广西贵州、吉林延吉、新疆、西藏这些少数民族聚集地区,都有专门生产当地少数民族乐器的企业,但由于销售量有限,并未形成大规模生产。
  总体来看,由于近年来,民乐器的销售形势日趋看好,从事民乐器生产的企业、个人数量也呈增长态势,除上述地区外,从北到南,黑龙江、辽宁、天津、唐山、江西、浙江、广东、福建等地都有各类民族乐器的生产企业。民乐生产的竞争趋势将愈演愈烈。
  2、产量
  从产量上看,虽然2003年上半年遭遇“非典”疫情,企业生产受到一定影响,但大多数企业都积极采取措施挽回了局面。多数受访企业均表示2003年生产销售形势较2002年有所增长。各类主要乐器产量上,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古筝、琵琶产量都在万件以上,居国内企业同类产品产量首位,两类产品销售量占企业产品总销量的80%。以扬州龙凤琴筝有限公司、扬州开发区金韵乐器厂、扬州正声民族乐器厂等为代表扬州生产企业的古筝产量从近万台到4000台左右不等,扬州地区产的古筝在总量上居全国首位。苏州民乐一厂和上海民乐一厂的二胡产量都已近十万件,均占两家企业产品总销售量的50%。扬琴产品是河北地区几家企业的主打产品,产量在4000~5000台左右,约占企业产品销售量的40%。另外,像阮、月琴、柳琴等民乐器各厂家的生产量都在5000件以下,与需求量基本相当。
  总体上,2003年民族乐器产销量均呈上升趋势。其中,产量的增加是由于企业数量的增加,以及私人手工作坊的大量涌现。私营经济的发展,带动国内民乐手工作坊的生产模式越来越多,其个体产量虽都不大,但因数量多,整体产销量是不容忽视的。
  3、质量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家越来越重视文化建设,外国也越来越关注中国文化,良好的内外部环境为中国民族乐器发展创造了难得的发展机遇。而国内民乐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也促使一些有实力的生产企业纷纷把目光投向更广阔的国际市场。但民族乐器要打开国际市场,质量是更为重要的先决条件。
  近年来,中国在国际上的乐器产量大国地位不断得到巩固。钢琴、提琴都已达世界产量第一,出口额占总产量的比重很大。这主要是源于原材料、生产成本的低廉,凭借价格优势主打中低档乐器市场。而民族乐器就不同了。民乐器代表着中华民族的音乐文化艺术,对于国外客户来讲,并不完全是购买一件乐器,更多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倾慕。因而,低价倾销的路子对民乐器开拓国际市场是行不通的,只有具备优质的产品、良好的信誉、完善的服务,才能在国际市场占据一席之地,才能为中国民族音乐艺术的发扬创造良好的物质基础。
对于目前国内市场上的几大民乐品牌,民乐演奏家们普遍表示产品质量是在不断提高的,特别是古筝、二胡、琵琶、扬琴,这些在形制结构、音序排列、音域音色等方面都经过长期改良,并基本定型的乐器,其产品在演奏性能和稳定性上都已达到比较理想的状态。一些演奏家认为,现在的民族乐器对于一般的教学、演奏来讲,已经足够用了,只要乐器厂家能够认认真真地做,把好材料关、技术关、制作关,产品不会有很大问题。而现在的民族乐器之所以,问题不少主要还是一些厂家偷工减料、技术不足造成的。这种现象是任何产品生产中都可能存在的问题,并不仅仅是民乐器才有的,所以不能因为一两个产品的不足或者一两家企业的不良行为就否认整个民乐生产行业的进步与提高。
  4、改良
  民族乐器因生产力的提高而不断更新,随时代变迁呈现不同风貌。今天,随着现代技术的进步,承袭下来的乐器仍在经历着不断改良的过程,而一些仅存于古书上的乐器也得以重新亮相。
  对于蟒皮二胡的改良问题,在行业内早不算是新问题了。各种使用替代品的新品二胡层出不穷。2003年10月,二胡学会邀请演奏家对湖北四龙人造蟒皮研究所黄显海师傅研制的人工仿造蟒皮二胡进行鉴定。通过对不同规格的人工蟒皮二胡的拉奏比较,普遍认为黄显海研制的人工蟒皮二胡声音稳定、受气候变化影响较小,对中、低档二胡音色有改善。另外,由北京星海李培俊师傅发明的“聚脂膜”蒙筒新型二胡, 2000年即已开始在河北乐海民族乐器有限公司试制生产,并申请了新型产品专利保护。虽然新型二胡普遍遵循环保原则,力求保持二胡音质的纯正、克服气候影响,但要实现普及还有一定距离。毕竟人们对新事物总要有一个适应过程,新产品也可以在逐渐被认识的过程中不断完善。
  民乐企业在不断改良乐器产品的同时,也尝试着试制一些已经“消失”的民族乐器。2003年,苏州民乐一厂成功研制出世界首台72弦手工全转调凤首雁柱箜篌。箜篌是我国最古老的拨弦乐器之一,唐代后失传。上世纪60年代,苏州民乐一厂应文化部要求,根据史料首次制成凤头箜篌。这次研制成功的箜篌72根弦能发出从C至B的全部7个8度单调音,为民乐家族弥补一大憾事。
  2003年对于中国民族乐器企业是个挑战与机遇并存的年头。新年伊始的“非典”疫情给大多数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产销形势都有所下降。但随着社会和消费环境的逐渐恢复,特别是在2003年中国经济的良好发展势头带动下,以及政府对文化建设、艺术教育事业重视程度的增加,都为民族乐器开辟出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声音——2004中国民乐器新动向
  1、管理制度出台
  说到乐器改良,众多二胡生产企业面临的形势是日趋严峻了。2004年5月1日,国家林业局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将联合对民族乐器中使用野生蟒皮原料的乐器试行专用标识管理制度。首批试点企业为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和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涉及的主要产品为蟒皮二胡。《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工作是由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以及,国家林业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对利用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生产企业进行清理整顿和开展标记试点工作的通知》(林护发[2003]3号)文件实施的。这一专用标识管理制度自2003年5月1日起试行。首批选定山东张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三鞭酒"、"三鞭丸"和海南椰岛集团总公司生产的"鹿龟酒"进行先期标记试点。
  2、行业同心
  原中国歌剧舞剧院笙演奏家张钟在讲述中国民乐的发展历程时,说:“19世纪20、30年代,由民间艺人阿炳开创的二胡独奏,把民乐由伴奏乐器提高到独奏乐器的位置。随后,刘天华等一批艺术家把西方音乐元素带入民乐之中,极大地丰富了民乐的表现力。建国后60年代,出现了中央民族乐团、中国广播交响乐团、上海民族乐团等一大批民族交响乐团,成为中国民乐发展的辉煌时期。这样一个民乐艺术繁荣发展的局面,必然促进民乐市场的繁荣,而管弦乐队的交响化立体谱表形式也必然要求民乐器不仅要个性鲜明,还要有总体风格上的协调。因而,当时的乐器改良工作空前活跃。古筝、琵琶等、笙等民乐主要乐器都得到不同程度的优化。改革开放以后,利益的驱动使企业更加关注市场和经济效益,加之国家对乐器改良工作的重视程度不够,所以现在乐器改良已经少有人提了。即使是开会研讨完了,也形成不了一致的结果,勉强达成共识,也得不到实际的执行。这种状况的形成不能简单地说是企业或者国家管理的问题。人们对新事物总要有一个认识过程。使用者的演奏习惯、生产者的实际困难、消费者的承受能力等等,在进行乐器改良的时候都应该适当考虑,不能单纯从某一方面出发,否则就必然是流于形式,难有实效。”
  从昔日的演奏家,到今天北京长安乐器有限公司的经营者,张老清楚乐器改良的重要,也更理解其中存在的困难。乐器改良是一个投入大、产出小的折本买卖,在以经济效益为生存前提的企业里,乐器改良是很难推进,并取得收效的。即使有些企业在产品生产中进行一些创新,也多是在乐器外观上的变化。民族管弦乐队中低音部分不足一直是困扰民乐协奏的问题,目前基本是用西乐的大提琴、贝司弥补。演奏家和制作者一直在寻求各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如早年研制的革胡,2003年上海民乐一厂研制推出的系列拉弦乐器中的低音拉阮,再有西安音乐学院乐器厂研制的系列秦胡等,都试图通过各自的努力解决这一问题。
  2003年8月12日,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在北京成立。成立大会上,中国著名民乐作曲家、指挥家刘文金谈道:“西方交响乐队的逐步完善,经历了数百年漫长的乐器改革和改良过程。这一过程,紧紧伴随着西方工业革命与科技进步而展开。从总体上看,民族乐器的改良与改革还处于分散、自发、无序、缺乏整体计划与长远目标,缺乏科技含量与高度标准化的基本状态,还远远不能满足现代民族管弦乐队艺术功能和技术性能业已大幅度扩展的实际需求。乐器改革需要一批有乐队经验的作曲家、指挥家、演奏家同乐器技师和乐器厂家通力合作。”
  一个行业要持续发展,必须形成一股合力,同心协力去应对、解决行业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问题,为整体行业发展开辟新路。
  3、市场前景看好
  2003年的乐器产销形势明显呈现出先抑后扬的发展态势,2004年又将如何呢?记者采访的几家企业经营者对2004年的产销形势均表示出乐观态度。上海民乐一厂销售经理杜其宝认为,2004年开始,产销情况还比较乐观和看好。在国家整个政治、经济和文化政策的大气候引导下,加上海外市场的拓展,估计今年的产销要比2003年增长5%~10%。苏州民乐一厂的沈博文厂长说:“民族乐器市场10年来基本是比较平稳的,而且是稳中有升的。虽然去年4、5月份企业生产受到影响下降了20%左右,但全年的总体形势还是上升的,外销占全部销售量的30%。2004年头两个月的产销形势,可以说是苏州厂自95、96年以来最好的。原来主要是中低档乐器销量比较大,今年中高档乐器的销售形势有了明显提高,这可能与人民欣赏水平、消费水平的提高有关。”河北乐海民族乐器有限公司宋从甲厂长对2004年的生产形势也表示乐观。他说:“2003年企业的产销形势不错,销售额增长了100多万,国内、国外的市场都有增长。但是不规范经营造成市场混乱,以次充好、低价倾销等现象还在影响着民族乐器市场的健康发展,给正规的乐器企业造成影响。2004年目前的形势很好,接到不少定单,生产任务都排满了。我想,民乐要是认真去做,把好质量关,市场还是很有的,前景不错。”
  3、行业气氛活跃
  2004年对于中国民乐界是活跃的一年。从年初各企业的活动就接连不断,如在唐山市民族管弦乐学会和唐山市群艺馆在元宵佳节之际联合举办的民族音乐会上,唐山市贵军乐器厂的小型扬琴乐团演出,不仅让观众首次看了系列扬琴的风采,也对扬琴演奏乐曲有了新感受。无锡古月琴坊在2003年中国上海国际乐器展览会首次推出的古月牌环保二胡(非蟒皮制品),引起日本客商关注。应日本客商要求,2004年1月,中国农历大年夜之前360把环保二胡再次运抵日本。2004年3月11-14日,苏州民乐一厂在云南昆明举行产品订货会,3月16-19日到北京参加苏州工艺美术系统组织的工艺品展览。上海民乐一厂2004年计划在河南省、河北省举办首届“敦煌杯”二胡、古筝、琵琶大赛;举办首届深圳市 “敦煌杯”民乐大赛;在山东省、湖北省举办“敦煌杯”民乐大赛和民乐展演活动。更多的企业则表示,还是要积极为几个大的展览活动做准备,争取在展览会上取得更好的收益。
  另外,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琵琶专业委员会主办的“全国琵琶艺术研讨会”将于2004年3月19-22日在北京召开。中国二胡学会也计划于2004年4月上旬在北京举办全国二胡制作评比大赛,以推动二胡制作水平的不断提高。由文化部主办、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承办的《中国青少年艺术大赛塈第二届全国青少年民族乐器独奏比赛》也将在2004年内举行。由中国音乐家协会与扬州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中国筝会和扬州市文化局联合承办的“中国古筝艺术第五次学术交流会”也将于今年8月在“古筝之乡”江苏省扬州市举行。
  民乐艺术活动的丰富促进了民乐艺术水平的提高,也为乐器企业创造了更多展示自身实力和优质产品的机会,为乐器制作者和演奏家、使用者提供了相互交流的机会。相信,随着中国民族音乐艺术的日益繁荣,民族乐器企业也将越来越红火。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