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乐器行业新闻 > 正文

美国《洛杉矶时报》刊文:中国,小提琴制造王国

美国《洛杉矶时报》1月13日文章,原题:中国,神奇的小提琴王国

    10多年来,吴红芳(音)每天的生活都充满同一种柔和的声音:砂纸在云杉木和枫木上进行快速打磨的声音。尽管她工作时有节奏韵律,但当被问到是否觉得工作与小提琴将来某一天所拉出来的旋律有什么关联时,她笑了笑:“这只是一种谋生手段。”

    吴为全球最大的小提琴生产商——泰兴凤灵乐器有限公司工作,每月挣100美元左右。该公司的工厂在中国东南的溪桥镇。过去,溪桥镇人种菜、水稻和其他农作物。如今,这个有3.5万人口的小镇成了约40家小提琴制作公司的所在地,该镇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小提琴之都”。

    近10年来,中国小提琴改变了世界弦乐器的生产格局。过去数百年来,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的几个城市一直在小提琴制作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就像在其他产业里所表现的,中国小提琴制作凭借廉价劳动力和快速提升的技术加剧了该行业的竞争。世界上学生用的绝大多数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都是全部或部分在中国制造。

    “中国制作的乐器是高品质与低价格的完美结合。”费城小提琴制作人杰曼说,“质量已大幅提升。”第三代小提琴制作人埃里克·本宁认为,来自中国的乐器“令人难以置信”,“就价格来说,真是些物超所值的乐器。”由于采用了流水线生产并拥有对每小时挣50美分感到满意的熟练工人,凤灵公司能以低于25美元的价格出售其产品。

    中国在弦乐器商业领域里异军突起、占据主导地位的故事与在其他领域——玩具、服装、洗衣机、家具等——的表现没太大不同。然而小提琴不是洗衣机。就其顶尖水平来说,斯特拉迪瓦里和瓜奈里小提琴仍代表着欧洲制作工艺和文化的最高水平,每一把琴都那么完美而与众不同。中国还没有征服一流水平的乐器市场,这个市场是针对专业人士和认真的业余爱好者的。但这也许只是个时间问题。去年,久负盛名的美国小提琴协会国际小提琴制作比赛吸引了全球一流的弦乐器制作能手,金奖得主就来自北京。

    美国《音乐贸易月刊》编辑迈耶斯基说,在中国进军小提琴市场前,日本和韩国是主要生产商,“只要有精力和人力资本,就能制作小提琴。中国正在像日韩那样做。”工人们在流水线上,每人只专注于一项工作。他们每月平均工资125美元,尽管从国际标准来看很低,但足以让他们过上体面生活。他们把德国和法国挤出了低价小提琴市场。德国的米敦瓦尔德说:“我们这个镇过去是小提琴制作圣地,现在所有业务都卖给了中国公司,这里只是一个旅游城镇了。”

    中国最优秀的小提琴制作人之一郑荃(音)说,他对不得不面对中国激烈竞争的欧洲弦乐器生产商抱以尊敬和同情,但郑荃也指出:“他们的问题是相信世界不会变化,所以不需要改变自己的传统,只是一成不变地遵循着传统。然而在中国,我们认为没有东西是亘古不变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