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乐器行业新闻 > 正文

音乐人维权“有了自已的家”

     1992年对于中国音乐家来说是个重要年份。这一年,中国加入了《伯尔尼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公约》、成立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中国音乐家开始渐渐懂得了维护自己的权益。
      当年12月17日,由国家版权局和中国音乐家协会共同发起成立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潘振声给协会写信说,中国作曲家多年来在被侵权的状态下辛勤劳作,现寄希望于协会为音乐著作权人争取该得的权益,但愿别再亏待这些老实人!自世界上第一个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于1777年在法国成立算起,中国著作权的集体管理比西方整整晚了215年。
      与国家版权局在同一个院子里办公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十几间办公室一派忙碌。眼前的场景让总干事屈景明感到十分欣慰: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十多年来各位工作人员的心血没有白费!
      改革开放后,最早走出国门的并不是企业家、政治家,而恰恰是很多音乐界的人,他们在对外交流中发现,我国还鲜为人知的著作权保护体系在国外已如此完整缜密。作曲家王立平1984年在法国就得到3万法郎的著作使用费。这些事实让音乐家们发现:有这样一种通过协会来集体管理的制度,可以保证作者的经济权益,无论是哪儿演出了一个作曲家的作品,这个作曲家就能收到钱,他们当时也不敢相信。
     “演唱已经是抬举作品了,还提交钱?”“我一辈子写歌就为了让人唱,难道还要向人民要钱?”这些在脑海中根深蒂固的概念怎么与国内外存在如此巨大的反差呢?这些深深的刺痛汇成了一颗颗种子,落在了音乐家们的心里,并且生根发芽:在中国音乐界开先河,筹建音著协!
      谷建芬等首先对修改《著作权法》提出强烈要求。199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开始实施。其第43条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非营业性播放已经出版的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表演者、录音制作者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2001年10月27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通过著作权法修正案。修改后的《著作权法》第43条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已经出版的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支付报酬。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这次《著作权法》的修改,解决了外国作者超国民待遇问题,使中外音乐家处于平等保护的水平上。 
      音著协的成立使众多的音乐著作权人觉得“有了自己的家”。难怪词作家乔羽曾经跟作曲家王立平开过这样的玩笑:“立平,如果给你立个碑,不是你的《红楼梦》,是你的音乐著作权协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乐器展 广州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