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乐器行业新闻 > 正文

下岗乐器如何“再就业”

2006年,中国交响乐团乐队首席刘云志灌制了一张名为《名琴·梁祝》的唱片,那张唱片也是18世纪意大利稀世名琴、市值650万美元的“红宝石”第一次在中国发声。直到今日,这张唱片在发烧友中仍有着很高的口碑。即便如此,刘云志始终忘不了在他启蒙时,家里比较困难,父亲居然是让他用木棍和笤帚开始进行练习的。后来他有了自己第一把真正的小提琴,得是“东方红”牌的,价格差不多10元左右。也许正是经历过那个年代,刘云志对于乐器非常珍惜,不管是什么价格,在刘云志眼里,这些可以发出声音的家伙充满了魅力。

随着乐团实力的逐年增强,也随着对艺术追求的日趋完美,很多曾经在乐团中效力的乐器如今“下了岗”,刘云志经常看着库房里存放的“老伙计”唏嘘不已。通过了解,刘云志发现,这些“下岗乐器”在国家级院团中存在,在地方的院团也并不少见。很多乐器并不是没有价值,而影响他们“再就业”的一大门槛是它们的出身,它们属于“国有资产”,这个词意味着,为了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它们不可以买卖,也不可以擅自赠予,而它们的出路仿佛只有一个,在库房里“终老”。

乐器是如何“下岗”的?

物品的更新换代仿佛不需要什么理由,老旧了、不好用了、损坏了甚至是不喜欢了,对于一般消费者来说,这简直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而对于相当一部分艺术团体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在中国政府采购网的公示名单中,很容易找到《文化部申请中国交响乐团单一来源采购进口乐器项目征求意见公示》,公示中不光可以看到更新乐器的品牌、经销商、型号、数量、单价以及总价,还可以看到相关资深专家对于采购乐器进行的评估,专家评估标准不仅要尊重乐队整体音色平衡,还需要兼顾演奏家个人对音色的细微感觉和要。又由于每把手工制作的琴都具有唯一性,这些乐器性质特殊、制作技术复杂,为保证所购乐器为演奏人员真正需要,并尊重乐队风格的统一、各声部均衡,需要确定每个乐器的品牌和型号。在一道道的公示和评估程序之下,国有院团想要更换一件乐器的步骤就变得相对复杂。

今年年初,文化部曾印发《文化部直属艺术院团交响乐团主要乐器配置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该《标准》适用的乐器范围是交响乐团的主要交响乐器,涉及交响乐队编制中的吹管、吹奏乐器、弓弦乐器、打击乐器、键盘乐器等满足基本演奏需要的常规乐器。

《标准》正文共分13条,主要内容包括标准的制定依据、配置原则、适用范围,乐器的数量标准、价格标准和使用年限标准,乐器的报废更新和标准使用相关问题以及标准调整等。《标准》出台后,文化部直属艺术院团交响乐团及其他直属艺术院团购置交响乐器时须按照《标准》执行,地方艺术院团在购置交响乐器时可参照《标准》并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制定具体标准,报当地财政和文化部门批准后执行。

由此可见,乐器的“下岗”并不是简单行为,而是通过科学的验证以及遵照相关的政策规定来执行的。

“下岗”乐器还有价值么?

北京交响乐团乐务苏俊从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开始就在乐团忙活着,这一忙活就是几十年。他跟着乐团走南闯北,也经历过多次乐器更新。一件乐器想要淘汰换新的,首先需要声部讨论,再报到团里,团里根据需求向上级机构打报告,再由上级机构给乐团拨款,专款专用去采购新的乐器,分批分次来进行更新。同样,淘汰下来的乐器需要处理也要逐级报告,再由上级机构指定单位前来回收,整个手续十分繁杂,造成的边际成本很大。

苏俊告诉记者,弦乐类的乐器寿命还比较长,而管乐尤其是铜管类的乐器,由于日常训练和演出的损耗比较大,寿命相对比较短。但不能满足演出的乐器,通过修理和调整后,提供给非专业院团来使用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有的时候我们看着这些乐器也非常头疼。”某知名交响乐团的工作人员白先生说起“下岗”乐器的时候很是发愁。在他看来,这些乐器淘汰后完全可以赠予学校,供专业学习音乐的学子们练习使用,可是曾经他们咨询过能否赠予,得到的答案是:“国有资产怎么能随便送人?”再之后也就没有人再提“下岗”乐器出路的问题了。

专业音乐院团使用过的乐器,首先在质量和水平上有保证,能在舞台上使用的乐器,都要比民用版乐器标准高,而这样的乐器淘汰以后,静置在库房里,这也造成了很大的浪费,在刘云志看来,国有资产不能流失这不容置疑,但是盘活这些老伙计,让他们发挥余热,也许是更得当的办法。

 

    新疆爱乐乐团排练厅的现场,从排练厅就可以看出新疆爱乐乐团的条件和其他一些国有大团不能相提并论,很多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支援新疆爱乐乐团的乐器,至今还是乐团的主力军

“下岗”乐器有去处么?

2010年,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和新疆爱乐乐团结成了友好共建关系,在几年间,国交将自己淘汰下来并且保持优秀状态的乐器,分批次提供给新疆爱乐乐团,曾经这是新疆爱乐乐团团长王晓亮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到今天,国交提供给我们的乐器还在我们的舞台一线演出,水准非常高,尤其是一些价值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乐器,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求之不得。”王晓亮说,由于国家交响乐团的行为启发了他,他也将一些自己乐团中淘汰下来的乐器提供给基层音乐团体使用,在王晓亮看来这是一件造福地方的好事情。

然而国交的处理方式,是很多乐团不能想象的,白先生说起这个事情认为,针对一些特殊团体,对于地方援建项目具有战略方面的意义,也就给这个事情开了门,但是这并不是所有乐团都敢效仿的,万一上级机构来人检查,这批登记在册的乐器并不在团里,也许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除此以外,浙江省民乐团常任指挥陈晓栋也开辟出了“下岗”乐器再就业的好去处,“我们也面临着乐器淘汰的问题,曾经的乐器闲置让我们很痛心,后来我们采取的办法是,用零租金的方式把淘汰下来的乐器租借给少年宫使用,这样我们的所有权并没有变更,也让“下岗”的乐器找到了合适的下家,我们觉得这种做法是比较先进的。同时我们对于更新乐器的标准要求很高,如果达不到我们的需要,我们宁愿不更新,把钱更多花在剧场改造上给来观看演出的观众提供更好的服务条件。”

常年奔波于北京和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马兰村的邓小岚在几年间把自己淘换来的乐器一点点搬进了小山村,她认为如果乐器能循环起来,那么对于山里的孩子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专业院团淘汰下来的进基层院团,基层院团淘汰下来的进大专院校,最后把乐器流向经济条件相对困难的偏远地区,这样,对于我们的艺术教育和普及工作也是有积极意义的。”邓小岚说。

企业自行回收尚不现实

中国乐器协会秘书长曾泽民表示,依托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和文化消费需求,中国正在形成一个生产销售、音乐教育与演艺娱乐三者互动促进的乐器大市场,预计在2020年前,中国乐器市场规模将达1000亿元。由此产生的废旧乐器回收问题也成为当务之急。

全国乐器标准化中心副主任、全国乐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王伟最近正在参与起草关于《废弃乐器回收利用通用技术规范》的国家标准,他主要关注的是一些淘汰后彻底不能再“服役”的乐器,在一些历史悠久的院团中,也有着很多没有“下岗再就业”资格的乐器,对于这样的乐器,王伟正在推动国家出台标准来进行回收。

由于常年和技术标准打交道,王伟更关心的是乐器的回收利用。在他看来,即便是彻底不能发出声响的乐器,很多的材料还是可以进行妥善回收的,木材资源、金属资源,如果回收得当,可以化作其他产品再进行使用,也可以节约不少资源,更重要的是在环境保护的大前提下,回收利用也显得尤为重要。

但对于此类标准,目前国际上也尚未有明确的界定,更没有可资借鉴试行的方案,王伟希望,乐器生产企业也要承担起回收废弃乐器的责任。

对于王伟的建议,北京珠江钢琴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赵雷认为,现阶段乐器制造企业和汽车制造企业很类似,废旧以及二手乐器的处理都由经销商来负责,而乐器制造企业会适当分担一些成本,但如果由乐器制造企业来消化掉所有的自产废弃乐器,目前来看并不现实。乐器制造厂商并没有回收的能力和相应的处理方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