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乐器行业新闻 > 正文

会分身术的新式组装三弦

个人在去往异地演出时,如何携带大件的乐器乘坐飞机,一直是困扰众多演奏家的难题。近日,青年三弦演奏家王玉给笔者展示了一件他的“新武器”——可组装拆卸式三弦,被大卸五块的三弦全部装进了一个小箱盒里,不仅方便路途携带,还不会影响演出的效果。

新理念分解传统三弦

可组装拆卸式三弦是将传统一体式的三弦分离开,琴头为一个部分、琴鼓为一个部分,中间的琴杆再分成三小段。这就大大缩小了三弦身长所占的空间,原本约1.2米长的三弦,只用70厘米长的盒子就能放下了。王玉透露,改造一个可拆卸式三弦的想法,最早源于一次去日本的演出。2010年,他受邀与导师中央音乐学院谈龙建教授一同赴日本东京与三味线大师本条秀太郎教授合作演出,演出结束后,本条秀太郎赠送给他们一把日本三味线,那把琴正是可拆卸成两段的。由于三味线源于中国三弦,乐器基本构造同出一辙,回国后,他就和导师商量看能否将这个便捷的技术移植到三弦身上。于是,谈龙建教授便找到了著名的三弦制作大师,天津的李张来师傅一同研制。

制作可组装拆卸式三弦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除了要考虑三段琴杆木头间的衔接如何做到严丝合缝,还要严格测量、计算琴杆接缝的位置。王玉坦露,去年,在实验第一把组装三弦的时候,就遇到一些问题。由于三弦是无品乐器,在演奏时需左手触弦按在指板上确定音位,当时主要是因为琴杆中的接缝正好处在指板上的一个音位上,手指指甲按弦触碰到会非常敏感,触弦手感不舒服又影响音准的把握。经过与李师傅调整修改后,琴杆的接缝完全避开了音位,而且琴杆间的木头衔接处,采用的是木楔子嵌合式原理,将一段木头上的小圆柱插入另一段的圆孔里,就能做到严丝合缝,肉眼基本看不出来。同时,组装、拆卸也极其方便,加上装琴码、固定琴弦,不到一分钟就能完成。

新构造解决托运难题

可组装拆卸式三弦制作完成后,马上就被王玉派上了用场。4月中旬他跟随郝云的民谣乐队去福建、深圳直播演出时,都携带、演奏的是这款三弦。回想之前携带传统三弦赴外地演出的情景,王玉真是苦不堪言。三弦可以说是民族怀抱类弹拨乐器中长度最长的,中间的琴杆又非常细,一不小心就容易折断。最娇贵的要数三弦的琴鼓了,采用蟒皮双面幪制而成,薄而脆弱,如果放行李架被重物一压就极有可能破损不能使用了,光换一张琴鼓的皮就要好几千块钱。三弦的琴头最顶端还有一长块用牛骨制作的装饰,俗称“大顶”,也非常脆,稍不注意就会被压折断裂。

王玉回忆说,原先凡是参加一些外地的个人演出、比赛或是小型合奏时,王玉在演出途中都是万分小心。据民航规定,尺寸超过20厘米×40厘米×55厘米的物品都需要托运,由于传统三弦琴盒体积庞大,因此只能用软包琴套随身携带三弦登机。每次登机时,总是提前很早排队,因为登机稍晚就连搁琴的地方都没有,即便是琴放到行李架上他也特别揪心,生怕后面的人再放行礼会压到三弦。有时还会遇到一些小型号飞机的行李架设计长度不够,王玉就只能请空乘人员把乐器放到机舱尾部的餐车柜或者放在空乘人员的储物柜中,极其不便。

可组装拆卸式三弦研制出来后,王玉特地为它量身定做了一个玻璃钢材质(30厘米×70厘米)的精致小琴盒,抗压又轻便、美观。把三弦拆卸后装在里面就能放心登机,也可整个装进行李箱托运,不仅方便省心,也避免了出国演出在出入境海关时,携琴过安检被机场安检人员要求开包检查带来的尴尬盘问与麻烦。王玉透露,琵琶、中阮等演奏家在看过他的可组装拆卸式三弦后,也都期待能运用到自己的乐器上,目前他们也都联系乐器厂在尝试进行改造。

今年王玉已经确定的个人演出已有40多场,除了少数几场在北京外,大部分时间的演出他都需要携带三弦飞往各地。王玉表示,现在演出他都尽可能使用组装三弦,这样可以在各个演出环境中不断实践,如发现问题后就能及时让师傅修改,虽然没有用专业的仪器具体测过这款可组装拆卸三弦对乐器发音频率是否有影响,但经过几次实践下来,他认为和传统三弦的音色并无明显区别。同时,可组装拆卸式三弦从外观看起来非常时尚、前卫,没准还能够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关注并学习三弦这种民族乐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