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乐器行业新闻 > 正文

吴汉军:无悔今生造好琴

他出身建筑世家,曾经对音乐、乐器一窍不通,后来却造出了惊艳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高音扬琴,将优美典雅的中国民族音乐呈现给全世界;他精心修复,使湖北随州曾侯乙墓的瑟仿制品发声,完美再现两千多年前的战国古韵;他创办的粤升乐器,成为“中国扬琴技术研发中心南方基地”。

很难想象,一双与钢筋、水泥和石子打了几十年交道的大手,如何造出能弹奏《渔舟唱晚》、《金蛇狂舞》等天外籁音的扬琴?“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这位为求得最好琴声,不惜耗时10余年、“豪掷”600万元“学费”的“琴痴”叫吴汉军,粤升乐器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创始人。

640

10年“掷”下600万“学费” ·

内行人皆知,民族乐器大多靠手工制作,难以大批量生产。其中。扬琴因为琴弦多,拉力太大,尤其难做。但在民间器乐合奏和民族乐队中,扬琴又必不可少,经常充当“钢琴伴奏”的角色。充满挑战与魅力的扬琴深深吸引了吴汉军。2000年,吴汉军注册了粤升乐器,开始制作素有“民乐钢琴”之称的扬琴。

640-2

转行之前,吴汉军以建筑为业,并赚得第一桶金。开启“扬琴梦”之后,探索路上多少日夜食不甘味、夜不成寐,吴汉军不堪回首。当年,在研制低音大扬琴时,没标准可参考,需要自己配制琴弦,140多根弦,每一根的粗细不一,每一根都要调试!他天天早上四点多起床,经常一调试就直到凌晨两三点,累了困了,在工作坊里就地和衣躺下,迷糊一会起身继续调试。

前十年间,吴汉军累计生产了几百台不合格的扬琴,大部分都当燃料烧掉了,包括研发经费在内,大概亏了600万元。

640-3

经过十年的历练,吴汉军的制琴技术日臻成熟,崭露头角。他相继发明了不易变形的榫卯结构,嵌入式的共鸣箱,带止音器的扬琴,高音、低音扬琴,有效解决了传统扬琴一直存在的框架、面板容易变形开裂,使用寿命短;弦松跑音,音准稳定度不够;余音过长,影响整体音效等三大关键缺陷,令业界同行刮目相看。

· 一把高音扬琴“艳”惊全世界 ·

640-4

让吴汉军名声鹊起的,是粤升扬琴亮相2008北京奥运开幕式。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在现场演奏《五洲同乐》曲目时,使用了粤升制造的新型高八度扬琴。自此,在众多大型的中国音乐演奏会上,粤升的新型扬琴都是指定乐器,各地的专业演奏家、爱好者纷纷慕名求购。

“跟在别人后头,永远没出路!”入行以后,吴汉军专做别人没有的、不敢做的。目前,粤升乐器在音质、音准和结构稳定性等方面一枝独秀,已获得国家2项发明专利和30项实用新型专利,扬琴从低音到高音都有,可以进行扬琴五重奏,满足一个扬琴乐团对琴的需求。10个产品是国内首创,树立了行业新标杆,远销东南亚、欧美。

实践加创新让吴汉军练就一手绝技。湖北随州战国曾侯乙墓出土了瑟和编钟,中国音乐学院承担了乐器复原制作的课题。其中的瑟由武汉博物馆人员制作,后来在演奏试音时,复制件的钉板和山口出现断裂,2012年8月,中国音乐学院把这个重任交给粤升乐器。吴汉军立刻指导技术人员攻关,改造、加固原有结构,更换钉板和山口,不到2个月,在外观不变的情况下,瑟的复制件终于发出美妙的古音。有了这次修复的经历,在2014年8月,中国音乐学院又把制作“四胡”、“琵琶”、“三弦”、“筝”四件仿清乐器的重任交给了粤升乐器,最终吴汉军带领技术团队圆满完成任务。

2012年6月28日,“中国扬琴技术研发中心南方基地”、“中国音乐学院中外民族乐器研发基地”和“中国音乐学院筝瑟与古乐器研发制造基地”在汕揭牌。“中国扬琴技术研发中心”由中国音乐学院、中国乐器工业协会主管,全国仅有一北一南两个基地。一个如此“高大上”、令业内人士艳羡不已的项目,最终花落“偏于一隅”的粤升乐器,奠定了粤升的“江湖地位”。

· 木头即使烧成灰也有灵性 ·

“木头有灵性,即使烧成灰也一样,只是换了一种存在方式而已。人是可以与木头沟通的。你对它好,做出的乐器才会性能优良,乐器也有感情。”这是吴汉军从业十多年的独特领悟。

640-5

640-6

吴汉军所指的“好”,指的是从选材、制作,到最后的调音,每个工序都要很到位,制作过程要足够细致耐心,不能怠慢。在粤升,一台扬琴的制作,共需经过14道工序,包括开大料、取小料,开槽、框架拼接、装音梁,装弦、调音、包装等。放入仓库前要调音3次,发货前调音1次。

选材是制琴的第一道工序。“要读懂木材习性,仔细琢磨哪种木材适合做乐器的哪个部位,有时还要根据演奏者对演奏曲目的要求,采用不同木材来制作。”这是吴汉军的“独家必杀技”。每年冬季,吴汉军都会亲自去东北采购。

“每个部件都要精雕细刻。”吴汉军要求,框架卯榫接合处必须纹丝合缝,多一张纸少一张纸的间隙都不行。粤升很多配件的加工尺寸,都是用游标卡尺来测量的,精确到0.01毫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汉军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