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乐器行业新闻 > 正文

二胡制作到底谁说了算?

5月25日,由中国演艺设备技术协会、中国民管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科技系主办的二胡演奏家与制作家对话论坛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举行。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委员会会长丰元凯,二胡演奏家邓建栋、高扬,二胡制作家任建一等参加论坛,就“从第一届全国二胡制作交流大会看二胡制作现状”、“从当代中国二胡演奏艺术发展看二胡制作未来趋势”、“什么是好音色,演奏者应如何鉴别手中的二胡”等问题探讨二胡制作艺术。

让不讲理变成合理

“几十年来,随着二胡作品创作飞速发展、演奏技法越来越丰富,对二胡制作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高扬举例,以前,二胡第一把位比较柔美、通透就可以了;现在,要求从上到下音色、音量统一,而不是到了第三把、第四把音量就不够了。演奏家拿到一把二胡,首先感觉它的空弦音是否松、宽、厚、透;之后范弦音测试灵敏度以及下把位音量的控制。“我们总是对制作家们提要求,‘音量在大一点、厚一点、透一点……’就在这一点一点中,二胡慢慢就提高了。”  

“演奏家很不讲道理。有些东西也许违反制作规律,但演奏家就有这样的要求。”邓建栋前几日去杭州演出,“南北方气候变化对二胡产生影响,从北京带过去的二胡,多多少少都有变化,影响演奏。气候跟制作家有什么关系,但演奏家就是有这样要求,不论到什么地方,乐器不要有太大变化。此外,还有传统作品、现代作品、南方作品、北方作品,一把琴都可以演奏;下把位音量通透、结实,能扛上演奏力度等等要求。演奏家的不讲理,为制作家提出很多新课题,如何提升二胡制作工艺,让不讲理变成合理,是二胡制造界需要解决的。”“把二胡制造界、演奏界相结合,有助于产品的提高。”任建一说。  

共性还是个性    

“上世纪90年代以前,二胡制作有苏州、上海、北京三大流派。演奏家要在音量、音色上找平衡、做取舍,要音量就只能舍弃音色,要音色就没有音量。南方北方很多二胡相关用语也不一样,经常一起开会统一叫法。”丰元凯观察,近几年音色倾向于无锡、苏州的二胡,从三足鼎立的局面逐渐发展成一面倒的趋势;第一届全国二胡制作交流展示大会上,57把二胡参加比赛,获奖二胡大部分是无锡琴。“这不是偶然现象。无锡二胡市场占有率高,当地政府建设产业园、二胡纪念馆等,对民族传统文化非常重视。现在,无锡演奏家、制作家都比较多。”  

“南方琴水灵通透、声音柔美,北方琴音量大,声音结实,尤其下把位,不会像南方琴使不上劲。”邓建栋提出,希望将南北方优势融合,一把琴可以完成各种作品。“北方琴响,大、亮、噪,苏州琴圆润、柔美。制作上把各家优势融合了,将来二胡制作完全有可能寻求共性发展。”任建一说。 

二胡演奏家高扬认为,再好的东西应该有他的特性,讲究个性突出,绝大多数学院演奏员手上至少有三把琴——经常演奏的琴、备用琴以及可以演奏特殊技巧的琴,每个琴的特点不能完全一致。  

缺乏高峰琴  

“我们很缺乏具有高峰意义的琴。”第一届全国二胡制作交流展示大会上,参赛的57把琴中,邓建栋只给4把琴打到90分以上,“中国乐器制作过分依赖作坊式、经验式的制作模式。未来,应在制作过程中加入现代科技的因素,提高音质、制琴工艺。”  

“台湾有一批乐器制作专家。台湾台南艺术大学专门开设乐器制作课,包括演奏专业在内的所有专业的学生,都要去做一把琴。可以选择中阮、古琴、二胡等。这样的教学理念值得借鉴。今天,来到二胡论坛的诸位朋友年纪大的比较多,大学生人才太少了,这么好的学习、交流机会,应该让年轻人参与进来。此外,演奏家也要对乐器制作、乐器改革有所研究,这样才能在演奏上有更高要求,更懂得琴了,才能把琴拉好。”高扬说。  

“二胡制作是二胡艺术产业链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缺少频繁的、成系列的乐器制作比赛。二胡制作师很多是乐器厂工人、二胡爱好者等,和演奏者的配合非常少。做好二胡,制作者不仅要懂得制作,还要懂得二胡历史、演奏等方方面面。在外国,很多乐器制作家既懂演奏、了解乐器文化,又懂物理、化学等科学知识。二胡制作不仅是手艺活,更是艺术,制作者用相关的知识武装自己才能做出好二胡。不要低头关门做二胡,和二胡演奏家、教育家,所有使用二胡的人紧密结合,不断总结摸索。”丰元凯表示,二胡制作是有规律可循的,要进一步提高制作水平,让“中国的二胡成为一件世界性的乐器”成为现实。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