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乐器行业新闻 > 正文

一场关于二胡的改革

阮仕春出身于香港建筑设计世家,曾攻读土木工程,1974年加入香港中乐团为创团乐师,担任柳琴首席。1993年被聘为文化部“乐器改革专家组”成员及科技进步奖评审委员,2003年起出任“乐器研究改革室主任”。同年获香港艺术及发展局颁授“艺术成就奖(音乐)”。

日本某机场入境处,一个玻璃箱中罩着一把蟒皮二胡,标着海关违禁品。香港中乐团乐器研究改革主任阮仕春每次看到都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日本老先生、老太太很喜欢中国乐器的音色,但是日本禁止蒙着蟒皮的二胡入境。”传统民族拉弦乐器的制作依赖蟒蛇皮,而蟒蛇皮制品进出很多国家的海关都受到限制。  

为突破此限制及强化乐器功能,2005年香港中乐团成立乐器研究室,成功研发以PET可再生的聚酯纤维皮取代蟒蛇皮作为主振膜的环保胡琴,包括高胡、二胡、中胡、革胡、低音革胡等五种民族乐团常规拉弦乐器。2009年,香港中乐团拉弦声部全面使用由乐团研发的环保胡琴,2014年升级为第二代环保胡琴,使乐队的高、中、低音音量增大。  

改革旨在优化而非颠覆    “大提琴、低音提琴是伟大的乐器,但同时也是板振弦乐器,与膜振乐器‘水火不容’的,西洋乐的做法是把膜振清除掉,全部使用板振乐器。”阮仕春表示,膜振、板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振动方式。膜振弦乐器如二胡、高胡等,以皮膜为主振膜振动发声,板振弦乐器如西洋提琴系列,以板面振动发声。膜振和板振的乐器分属两个系统,音色各异。两者结合时,音色难以融合而激发起更大的共鸣。中国民族管弦乐团的拉弦乐以膜振的二胡音色为中心,西洋管弦乐团定拉弦乐以板振的小提琴音色为中心,分别形成两种音色不同的整体音响。   

虽然与西洋乐音色不同,但民族乐器要求具备相同的声音音响功能。香港中乐团筛选出最理想的主振膜材料,重新设计乐器共鸣箱。创新制作工具,改进制作工艺,使制作规范化、标准化。大幅度提高改进乐器的物理性能。每一件乐器都经过仪器测试、人耳现场监听,并听取演奏者意见,以求客观理性。可分解的PET聚酯薄膜取代蟒蛇皮做胡琴主振膜,使环保高胡二胡、中胡、革胡、低音革胡创造出统一和谐、醇厚宽宏、优美亮丽的弦乐音色,音色获得前所未有的优化,大大加强民族管弦乐队主声部拉弦部的表现力。  

“改革旨在优化而非颠覆。”阮仕春定下一个目标——优化传统胡琴音色,分两步迈进。第一步,优化高胡、二胡、中胡的音色及物理性能,保持传统基本音色、乐器外观、演奏法不变。第二步,创造革胡及低音革胡,衔接第一部分胡琴的音色,在音域上向低音区拓展,使五种乐器在同一音色下由高至低和谐连贯。民族拉弦乐器整体音响组合的和谐度、柔顺度、平衡度为之大幅提升,音色更优美,音量提升三分之一以上。演奏者使用新琴无须另作训练。“我们是中国人,民族乐器改造不能把传统的东西推翻掉。”阮仕春认为,“无论怎么改,乐器的基本音色不能改,演奏技法不能改,基本形制不能改,如京剧大师梅兰芳所说‘移步不换形’。”     

改变对蟒蛇皮的依赖   如今,环保是全球性的要求,蟒皮已经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受到限制。中国的环保意识日渐提高,政府逐步限制蟒蛇皮供应。厂家获取蟒皮的成本和风险都在上升。此外,蟒蛇皮对环境适应能力差。“蟒皮二胡从北方到南方,温度、湿度升高,吸水变软,出不来声音;从南方到寒冷的北方,蟒皮绷得紧,本来是‘男中音’音色,变了‘女高音’。”阮仕春说。   

环保乐器改变民族拉弦乐器千年来对蟒蛇皮的依赖,适应保护珍稀动物的世界潮流,突破很多国家海关对胡琴的限制。PET聚酯薄膜的成本远低于蟒蛇皮,大幅降低胡琴制作成本,利于振兴民族音乐。环保胡琴系列由2005年中开始,在2009年9月完成第一阶段研制,历时四年半,乐器在不同场地经受过温度、湿度考验。陆续在世界各地音乐会登场使用逾500多场。2009年9月,在比利时克拉勒国际艺术节首次亮相,继而参加2009年10月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的古今回响艺术节、2011年2月挪威北极光音乐节等的演出。   

“研发第一代环保胡琴时我们没有资金、没有设备,甚至连研究室都没有。”阮仕春在家里做乐器做了五年。当时生产能力有限,研制出一件新乐器就替换下一件旧乐器,新旧乐器混在一起使用,香港中乐团逐步适应环保胡琴。这过程中,积累了很多经验也积攒了很多问题。2008年以后慢慢有厂家赞助,把第一代不完善的产品逐渐替换掉。2012年6月,环保胡琴系列研发与应用获得第四届文化部创新奖。2014年,香港中乐团升级第二代环保胡琴,比2009年研发第一代时顺畅很多。   

“发展一件乐器并不是那么简单,总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时间。乐器做出来了,并非评价好就是好,而是要慢慢铺开,如果没有量产,就始终达不到足够的影响力。”阮仕春说,如何实现量产、如何降低成本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香港中乐团的环保乐器也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目前第三代环保胡琴正在研发中。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