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乐器行业新闻 > 正文

如何保留乐器的味道

何谓乐器味道

乐器本用来听的,跟味道不搭界。但受人类“食为天”本能驱使,与味道相关的词汇几乎应用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乐器自然也不例外。譬如,一提到双簧管,人们就会联想到其音色的“甜美”,一说到古琴,就会联想到其声音的“醇厚”。我们也常用“清淡”来形容竹箫的空灵,用“火辣”来形容唢呐的激越……   其实描述声音的词汇也不少,诸如“响亮”、“微弱”、“悦耳”、“刺耳”等,但总感觉不如味道形容乐器来的真切,这到底为什么呢?我以为这可能跟味道能展示食材特质有关,乐器的味道也能够体现出乐器材料本身的性质。例如,同样是笛子,中国竹质的笛与欧洲木质的笛——长笛的前身听起来味道迥然不同:前者可以用“清脆”来描绘,听其发声便有置身竹林的感觉;后者可以用“绵柔”来形容,听到后仿佛能感受到木质的温暖。   美食的味道不单来自食材本身,还跟刀工和烹饪方法密切相关。乐器也一样,材料只决定声音的基调,形制和制作工艺才决定乐器味道的全部内涵。譬如同样都是木质的拨弦乐器,中国的琵琶与欧洲的琉特琴味道截然不同:前者淡雅滑脆,后者厚重圆柔,其原因就是二者的形制和制作工艺大相径庭。即便形制和工作工艺完全一样,不同师傅制作出来的乐器味道还会有细微差异,这一点何尝不体现在各位大厨之间在同样菜品的厨艺比拼上呢?   可能有人会说,乐器的味道主要取决于演奏者而非乐器本身。对此,笔者认为乐器演奏者在呈现乐器味道上确实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这种作用仅仅体现在呈现过程中,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乐器本身的味道。还以笛子为例,对吹笛者而言,无论他或她的技艺如何高超,纵使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用长笛吹出竹笛的味道。   综上而言,所谓乐器的味道,就是人们借用味觉和嗅觉来表达对乐器声音的综合感受,其中既有对乐器材料的认知,也包含了乐器形制和制作工艺的元素。演奏者的技艺决定了乐器味道呈现的完美程度。       乐器味道南北有别   中国饮食向来有“南甜、北咸、东辣、西酸”的说法。乐器的味道是否有地域之分呢?笔者没有对所有乐器做过深入研究,但凭借初步了解的数百种常用乐器就可以感觉到,乐器味道是有地域之别的。先从我们熟悉的亚洲来说,东亚乐器的味道以清新淡雅的丝竹乐为特色;北亚乐器(以蒙古为代表)非浓郁绵长的马头琴声莫属;西亚则以浑厚、浓郁的弹拨乐著称;南亚以纤细柔滑的弦乐为代表;东南亚乐器(以甘美兰乐队为代表)充满响铜和竹制打击乐的松脆甘甜。   把目光移向欧洲,虽然欧洲弦乐器总体上都充满了云杉的香气,但仔细听辨,我们还能品味出南欧弦乐器发出的甜美与北欧弦乐器厚重之间的差异。与亚洲竹制吹管乐器相比,欧洲铜管乐器的味道更具坚硬饱满,这已成为众所周知的共识。   非洲的乐器以打击乐为特色,尤以不同种类鼓的味道著称于世:清脆的、浑厚的、单一的、混杂的,充满着原始木头与皮革的幽香。圆润的非洲木琴则充分体现出木材与陶土的味道。   笔者对大洋洲乐器的了解仅限于当地毛利人喜爱吹的管乐器“笛杰瑞度”(Didgeridoo),其原本用白蚁蛀空的桉树树干制成的,吹奏时发出的低沉而柔韧的声响,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该地域乐器味道的象征。   美洲乐器多数源自欧洲,少量来自亚洲,故其味道体现着亚欧的混杂。   必须承认,笔者对不同地域乐器味道的表述完全基于既有常识,既不深入,也无扎实的考据,故断不可视为学术之谈。之所以在此提出,只是为了引出下面的讨论:世界上何以会有不同味道的乐器?其背后的成因是什么?         乐器味道哪里来    其实通过对世界饮食文化分布的分析我们就能找到上面问题的答案:自然生态环境使然。   首先,不同生态环境造就了不同生物圈,对乐器来讲,这决定了其制造材料的来源。亚洲是竹材的发源地,也是竹材品种最丰富的地区,竹子的易生、中空、坚韧的特性使之成为制造乐器的天然材料。欧洲的自然环境利于云杉生长而不利于竹子生长,故云杉就成为其乐器的主材。表面上看,亚欧乐器味道的不同是木与竹所致,背后的根本原因却是生态环境的差异。   其二,不同生态环境对人类生活环境的影响,间接对乐器味道产生了制约作用。例如,世界上凡气候温润地区的生活空间相对紧凑、狭小,人们自然倾向接受细腻、内敛、婉转的乐器音响。在气候寒冷、地广人稀地区,居住环境普遍宽敞、开阔,乐器音响自然要求粗犷、外在、色彩鲜明。不同地区自然生态对演奏技法的影响可以在中国南、北筝曲、笛曲、琴曲中找到很多例证。   第三、生活在自然生态环境良好地区的人们,由于有充裕的时间和较好的经济条件从事乐器制作和改良,故该地区的乐器表现力普遍较为丰富、细腻。反之,生态环境较为恶劣的地区,人们所制造和使用的乐器质量普遍较差,表现力单调。       乐器要变味儿了吗   当前,随着科学技术、尤其是计算机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全球化已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主流,从而给原本地域性很强的乐器文化带来了很大的冲击。随着当今电子乐器的普及和跨界乐器组合的兴起,如何保留传统乐器的味道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由于电子乐器的生产可以完全脱离对生态环境和天然原材料的依赖,同时却可以发出几乎任何味道的声音,跨界乐器组合把演奏空间和演奏风格的差异融为一体,世界乐器制造总体水平的提高又抹杀了制约乐器味道的最后一个经济要素,我们还能够保留住乐器的原始味道吗?对我们乐器学人来说,或许惟一能够采用的方法,就是尽可能利用现代科技把现存的乐器味道——从原材料、制作工艺、演奏技法及至所有乐曲——全方位保留在多媒体数据库中,让前人留下来的乐器文化以数字方式流芳百世。    韩宝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